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三期:“不看李海鹏,一点出息都没有”

2010年07月28日 11:03
来源:凤凰网读书

李海鹏、邓科、伊险峰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文治图书)

我们也需要一些粗糙的新闻

邓科:我们在闲的时候,会来听两个争议的方向,一个是提供真正的有建设的信息,第二个,可能像王克勤那样,做彻底调查,对一个事情进行穷追猛打。回过头来,在这个时候,新闻观念的作用可能会越来越大,慢慢由信息的市场向观念的自由市场进行一个过渡,我觉得至少从内部的一些讨论来看,我跟海鹏有很多共鸣的地方。海鹏到《南方周末》来,引起大家注意,应该是进行“特稿”的探索,特稿--是这几年《南方周末》新闻探索能够结出果的新闻样式,海鹏和今天在场的关军--也是原来《南方周末》的老同事,几位同事一块儿做出一个讲究新闻文学性的一种表达技巧,在叙事上进行更多的追求。当时确实写出来了很多很多“对抗时间的写作”,新闻本身是易碎品,但《南方周末》“特稿”可以经得起时间的磨砺,这是海鹏的“特稿”。说新闻,当时印象很深的就是讲“沃伦式新闻”,海鹏表达的中心意思就是在寻找粗糙有力的新闻,精准的新闻来源于一些技巧,但是可能在中国,在这个时代,是需要一些粗糙的新闻。海鹏做了那么多新闻,我印象最深的或者说打动我的是海鹏写的《沙兰镇水灾》,海鹏那篇报道应该是四五年前。

李海鹏:2005年。

邓科:五年前,有一个水灾冲垮了学校,当时还颇有争议,不知道是不是真实的,有一个小孩手指印在墙上。

李海鹏:那个是有点争议的。

邓科:是有点问题,当时海鹏去采访,后来已经差不多结束了,要上版了,但没发出来。海鹏可能出于一种压抑不住的义愤,写了一篇手记,我们真的可以用粗糙有力来形容,“粗糙”在这里面是褒义词,可能海鹏没有精心去编织它的结构,没有说怎么样写这个,完全是一种本能。我觉得这来自于逻辑上的力量,一步一步的经济数据的分析,什么气候,救援过程,展现出当时一些漏洞。现在我还说对这个印象非常深。海鹏的这本书我大部分都看过,但是这两天拿到来看,放在一块儿,还是有一种非常不同的感觉。

凤凰网读书:浓度高了。

邓科:因为浓度高,很奇怪,所有的文章基本上都是不可思议的很统一的一种气质,我翻了一下,评得最高的一个词应该就是“自由”这个词,海鹏最后写有一句话“胡适说,争你们自己的自由,就是为国家争自由”。其实我们私下跟海鹏聊天的时候,这个观点是一以贯之的。刚才说海鹏不是写的实情,是一种文人写作,可能回过头看看,海鹏如果说一个具体观点上继承了中国文人的传统,我在想,海鹏这本书的价值,我不都感觉是“启蒙”。刚才说到“常识”,也许就是把大家平时没有觉察的东西能够点出来,而且他这种“常识”确实跟这个词有契合度的。这个时代还是有它很大的问题,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或者有没有一些感触或者感受,如果我们要说这个时代最大的一种意识形态是什么,概括一下甚至我觉得可能是唯一的意识形态真的是“实用主义”,不管是所谓的“乌托邦”,还是其它的自由派所说的“自由主义”,其实这些都是边缘化。不管是官员层面,还是民众层面,主导这个时代核心的意识形态,甚至具体到意识领域可能就是以“成功学”的标准--像口若悬河讲的那种成功学,它所塑造出来一种成功意义下的“英雄”。比如拍出的电影,永远诠释着更高意义的一种价值体现,而不是以电影的好坏来评的,类似于张艺谋,不管拍的电影怎么样,他暂时会被很多人认为是主流英雄。但在海鹏书里面,他一再警惕,一再提到这一点。我先说到这里,其它稍后再说。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李海鹏 第十三期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