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三期:“不看李海鹏,一点出息都没有”

2010年07月28日 11:03
来源:凤凰网读书

伊险峰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很少有人能做到海鹏的认真

伊险峰:前天,我问了对单向街很熟悉的一个人,他说,那地方很小,几十人就挤得水泄不通了,我今天数了一下,至少有一百多人,海鹏的号召力还是蛮大的。一般都是从什么时候认识开始说起,是吧?我认识海鹏比邓科早,比关军晚,因为关军和海鹏是大学同学,我是1994年世界杯的时候才认识海鹏。认识那会儿,跟现在差不多,不像其他人,岁月都写在脸上,或者肚子上,不知道他写在哪儿了。我第一次碰见海鹏的时候,不是很喜欢他,人很瘦,很白,好像很牛的样子。可能同事之间有不同的理解,每个人不一样。后来熟悉起来是欧洲杯的时候。写序的时候,我确实不知道写什么好,那天我还在想,我这个人生起点太高,尤其给人家写序,一下就给汉语言文学的巅峰之作写,以后我不可能给别人写序了。我看出海鹏的智力很超群,别的我还真看不出来,小说我基本上不怎么看,很早以前,他也写了文章,我估计他现在自己也不爱看,那就是一种智力。这种智力可能体现在很早以前,他写一本杂志,当时看这个杂志,不管是从结构,还是从文章的处理,我觉得写得很好。

后来到北京之后,我们也都没想到海鹏会成为中国最牛的“特稿”记者,应该是2004年、2005年左右才开始有这种声名鹊起。记得当时“复旦大学”搞海鹏作品研讨会,我当时大学同学都是很嫉妒的,说“海鹏要搞作品研讨会?这不是给死人搞得嘛?”他当时也不看报,也不好好学习,也不知道海鹏的价值。海鹏最好一点,我觉得是始终有一种疏理感,有的时候海鹏也会有一点自负或装的情况,但是这种疏理感可以保证他是一个能看到自己的人--一个人就怕看不到自己了,看哪儿都是事,觉得自己牛得不了。

海鹏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就是平常总会审视一下自己,我觉得这个东西属于很可怕的优秀的素质。海鹏在《南方周末》写的特稿,有时候会表达雕虫小技,写专栏时。他一直在表达这个东西,因为我一直在找他写专栏,他经常表示不屑,但是我估计今天来的很多人,可能比我还了解海鹏,看的东西比较多。我经常问他的“豆瓣”粉丝,会看粉丝们如数家珍的一些评论,今天来的大多数人可能都对海鹏的作品相当熟悉。我不知道大家是出于什么原因?好比说有一半的人是出于我也想写或者说我要写出来这么好的文字,我该多快乐,肯定很多人都有这种想法。我也想海鹏为什么能写的那么好?我作为一个编辑,试图去总结一下。见识是第一位,智力和见识肯定是属于很基础的东西,再有一个,看的东西很多,可能又淘汰了一批学海鹏的粉丝。可能还有一个,淘汰绝大多数人一个东西--海鹏写东西是极其认真的,你不能看人家写的挥洒自如,你就觉得人家写起来不用心,我相信海鹏一定很用心,因为我自己的杂志社开会的时候,我一直强调说,你写东西,你给读者看,你是卖一个产品给读者,不管是写一篇文章,还是写一本杂志。有些记者就觉得,我按照我的思路去写,不用管读者怎么样,海鹏按他的思路去写,但是他能把读者的东西给调动起来,这个可能是很多人做不到的,这就是认真吧。

现在大多数人都不看书,不学习,不认真,但得看李海鹏,不看李海鹏的话,一点出息都没有了。你站在李海鹏的角度,去学李海鹏,也能学,但是有很多东西实际上是他能想出来的,不是我能想出来的,这个东西是建立在很多的前提之上。我觉得大多数人今天来都是冲着海鹏,希望海鹏多讲点东西,我好像也没什么太多的东西可讲,八卦也讲过了,写的东西主要也是写八卦,有人批评我,我对自己一个借口就是--他写得那么好,我还在他前面写序,我又写不过他,我就只好写八卦了,所以一会儿你们要想问八卦,关军知道的是最多的,他可以介绍,我不像邓科能讲出来那么多有价值的东西。《南方周末》的责任感很强,我也不能说《第一财经周刊》没有责任感,《第一财经周刊》的责任感也很强,只是你们现在看不出来,为什么它会有一个李海鹏的专栏呢?那就是因为它的责任感,当然,其它一些文章也很有责任感,这是一种表达方式和一种介入的方式。我记得以前何力在《第一财经周刊》的时候说过一句话,他也是在看海鹏专栏的时候说,“所有的文章单拿出来都没什么事,但是放在一起的感觉,味道就不对,你们是‘反动’”,何老师说“反动”是指找到了一个共识。我说一个八卦啊,大概是2008年创刊,海鹏就开始给我们写专栏,每两周写一次,中间加了一篇文章,“汶川地震”的时候写了一篇长一点的文章给我们,后来又加了一篇关于读书的文章,是我唯一毙掉的一篇稿子,讲“知更鸟”的那一篇。稿子发过来的时候,我改了一遍,这个是我的一个价值观,我混了这么多年,有很多很圆滑的东西,这个圆滑的东西就是我知道领导怎么想,我知道我怎么保证一本杂志的安全,但是我又表达我自己的东西,就像海鹏发明30种“常识”的替代品一样,我会通过一种选题,通过一个方式把这个东西接过去。但是在2009年的时候,受众想什么我是知道的,我还能区别的把我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我发现我没办法去弄那篇文章。我不知道下面有多少是做媒体的,然后有多少是既市场化又有国有背景的媒体,实际上所有人都在看稿子,我也不能直接发上去,因为领导会看,很大的领导要求看,领导处理方式很简单,这个稿子拿下来不就行了吗?所以也不用我改了。其实我们做媒体,写一些文章的时候,你说有多少是出于愤怒或者是因为愤怒产生很多复杂的东西?我相信《南方周末》会有更多的感觉,就是说已经麻木了。我们说每一个人,包括邓科也好,海鹏也好,包括我们做一个比较轻松的《第一财经周刊》也好,其实都在试图去把更好的思考奉献给大家,也就是说,像海鹏的这种文章,我们多说什么都没有太多价值,书摆在那儿,你们已经知道了海鹏,你们去看他的文字,你们蹦到里面去,不用说太多的东西。我就说这么多吧。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李海鹏 第十三期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