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三期:“不看李海鹏,一点出息都没有”

2010年07月28日 11:03
来源:凤凰网读书

时代的好坏,媒体担负很大的责任

读者:我问一下邓科老师。我是新闻院校毕业的,现在从事新闻工作刚两年。刚开始的时候,我想向《南方周末》学习,去揭露社会的不满,但是我发现,我们会批判一些地方政府拿一些文化的东西作为自己发展经济的手段,但当我们真正深入那个地方的时候会发现那些地方的确没有更好的方式来提高自己的经济能力,没有经济条件,老百姓就不可能提高生活水平。面对这样的情况,我觉得自己作为记者,非常无力。因为你没有办法解决每个地方老百姓实际生存问题,然后你还对他们的情况指指点点。之后,即使写完这篇文章,自己都觉得没有说服力。在《南方周末》可能更多也是一些批评性的文章,那么,你们的落脚点会在什么样的地方?

邓科:你说的其实我们也是经常遇到,最典型的是《南方周末》前几年做了仇和的报道,当时他还在宿迁市委书记,其实他的那一系列的做法,某种意义是反人权、反现代文明的,但是现实中我们会看到他确实在一个非常短的时间内积蓄财富,利用公权进行生活现状的改变,包括城市建设改装。我们怎么去看这样的问题?如何去反映这个矛盾?《南方周末》也在反思。我们已经到了21世纪,应该放弃原来的一种“二元论”,二元论就是“非黑即白”,非好即坏这么一个简单的分析方式,要去看这个存在最后的原因是什么。有时候,一个小官员或者一个地方官员的“恶”建立整个大体制“恶”之下的,有时候“善”是相对的,可能在当地是“善”的,但是你放在整个大背景下,就有“恶”的一面,我觉得面对这样的话题,更多的去展现它的复杂性,它背后真正的根源是什么,这更引起人的思考。但同时也要警惕另外一个现象,我跟我同事也说,现在《南方周末》也越来越缺乏立场了,就像否定与肯定这样的,其实是需要一个融合的,刚开始《南方周末》非常鲜明地说,你这个观点不好,你这个观点是“恶”的,90年代末的时候就鄙弃这种判断方式了,更加注重社会的复杂性,展现它背后整个小环境、大环境的关系,但是到了后来,我觉得除了展现这种关系之外,某种意义上还是要给出一个立场和判断,所以现在转型期的媒体不光是一个记录者,同时也是一个参与者、塑造者。这个时代往哪个方向走,有可能好,有可能坏,其实媒体担负很大的责任。

读者:我个人关心的问题比较小一点。我非常关心那本小说的事情,想请海鹏老师能否透露一点,它会是哪方面的内容?如果不可以的话,能不能告诉我,你想把24万字删到20万字,这是出于小说本身精炼的需要,还是出于出版的需要。如果是出于小说本身,你觉得这个故事能够更加简洁的来描述一个事情,我作为读者,毫无意见,如果你觉得现在读者可能读24万字是一个很痛苦的事情,那么我想他读20万字也是一样的痛苦,您就没有必要把它删得那么短了。

李海鹏:谢谢,百分之百是为了想写得更好,所以给删掉4万字。我有种体会,写一个东西放在word文档里边,你用鼠标从上面往下一拉,你看不到头,这个挺可怕的,而且包括《南方周末》写的报道里面,基本都有这样的规律,如果是5000字,都可以删到4000字,是没有问题的,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删掉,谢谢。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李海鹏 第十三期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