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6期]朱天文北京访谈录:从废墟到花园

2010年08月24日 10:56
来源:凤凰网读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欢迎来到凤凰网读书!8月17日,第十六期读书会在单向街书店举办——邀请台湾作家朱天文,与读者分享她的写作与生活。

本次活动我们在凤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http://t.ifeng.com/ifengdushuhui)及凤凰网读书会微博小组(http://t.ifeng.com/g/1453/)进行了预告和提前交流,欢迎加入和关注。

编者按:

本期凤凰网读书会,我们约会著名的台湾作家、编剧朱天文。

朱天文自称为“山顶洞人”,不上网,不常出现公众场合,此次因为四本新书在大陆发行,才决定行走一番。很多人都对朱天文的文字有着极深的情感,不亚于张爱玲的文学痴迷者看到张爱玲作品的情分,当然,还有一部分人是因为台湾新电影,因为侯孝贤、杨德昌、陈国富等最初带来台湾新的文化思潮的人而熟悉她。

无论怎样,这都是极为难得的机会。不大的书店里,从中午就开始有人等待晚上的活动,只为有一个见面的机会。那么,这场读书会,我们也期望带给更多未能到现场的读者。

(编者:曾宪楠)

《世纪末的华丽》 朱天文著 上海译文出版社 2010年4月 出版(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凤凰网读书:谢谢大家晚上来参加单向街书店、凤凰网读书会及上海译文出版社主办的活动。朱天文老师上一次来北京已经是20年前了,对大家来说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所以我不多说了,让天文老师说。

朱天文:我像海底里的金鱼

朱天文:各位朋友,大家好,从上海书展来到这个地方,总有人问我这一趟的感觉怎么样,我觉得这一路非常的震惊,就像一个文化震撼一样,让我感觉像是一个摇滚巨星。文学是一个非常寂寞的事情,而且我又不用电脑,如果在台北的家里,我妈妈在的话,她会接电话,通常也是说谁谁出国去上海了,去大陆了,去日本了,其实我就在她的旁边,她帮我把很多的电话挡掉。为什么这样呢?好像很不近人情。不用电脑,用手写,还不接电话?因为台北是自己生活的地方,自己的朋友、所有的东西在出版界,不然就是在传媒界,如果你自己不稍微做一下区隔的话,大概就无法写作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来到上海和北京,我想十天就回去,不在这个地方生活,所以当时译文出版社的责任编辑陈飞雪说希望为这四本书来这里,我想那就去吧,好像在大陆的书目前都出完了,那就来一趟吧。既然“山顶洞人”决定走出洞,随便你们怎么办。在台湾绝对不上电子媒体,人家认识你,那么,你的生活,比如坐公车,去咖啡厅写稿子,生活上会变得很难。既然决定了来,那就随便译文出版社怎么安排。

决定是一回事,一出来以后才发现世界怎么会变成这样。“山顶洞人”有点一路被惊吓到这个地方,我们今天还不是终站,明天还有一场。可给我的感觉是,明天结束以后赶紧回到台北的“山顶洞”里。因为在场有这么多的朋友,让我觉得很像是一个海底的金鱼,我记得写《荒人手记》的时候,詹宏志讲到金鱼在唱歌。金鱼在海底唱歌频率是几千里以外的另外一只金鱼也可以听到,所以他说是金鱼在唱歌。我在写作的状态里,你发出的声音,其实你根本不知道多遥远的人会收到这个音波。我这一趟走下来非常震惊,原来有这么多的人在看你的东西,而且居然受到影响。所以你会觉得赶快结束就回去,因为我的书已经全部出版,没有新作了,我觉得应该再回到自己的状态里,再写出新的东西,才能够回报这一趟。这么多的人,人数让我非常的惊讶。

陈飞雪跟我说要有一个题目,我说“从废墟到花园”。我记得这个题目也是北京出版人田伟青的《出版人》的题目“从废墟到岐路花园的新天使”。当时我给陈飞雪定的题目就是按照这位出版朋友定的“从废墟到歧路花园的新天使”,这里有三个元素,一个是废墟,一个是歧路花园,一个是新天使。我不知道有多少朋友读过这位出版人的文章,或者在去年做了一些访问,所以如果我讲重复的话,请听过的人忍受一下,再听一次。

为什么是废墟、歧路花园跟新天使呢?废墟,现在出了四本书,尤其是《荒人手记》写完之后,我回首来看这部长篇小说,我觉得给了它一个说明,所有的说明其实都是在后面的,都是事后之明,并不是写之前就可以清楚的。你是写完之后,回头再看的时候,好像它有这么一个意思。这个意思--废墟里的新天使。什么是废墟里的新天使呢?最有名的当然就是本雅明所讲的“新天使”,是画家保罗画的一幅画《新天使》,本雅明很喜欢这幅画,在纳粹德国的时候他逃离德国,逃到法国,他带着这幅画,而且到巴黎的时候他曾经想办过一个杂志就叫做《新天使》,这幅画里,他是眼睛张开着,嘴巴张大,翅膀张开,他的脸是望向后方,他看到历史的灾难,像碎片一样落在他的前面,这个碎片越积越高,他好想把灾难的碎片变成一个整体。但是从天上刮来的风暴把他一步一步吹向他所背对的未来。这个风暴之名为“进步”。意思就是说,我们大家都是向着未来在前进,可是新天使是背对着未来,脸是望向过去,被风暴一步一步推向他所背对的未来,这是新天使的图像。我觉得这个图像说明了《荒人手记》书写者的样子,他为什么背对着他的过去呢?我觉得作为一个书写者,其实就是我记得、我记得、我记得。当所有人往前去的时候,只有他眼睛一直看着后方我记得、我记得,然后把我记得的东西书写下来,所以是一个新天使的姿态。

往期精彩内容

[读书会第15期]聂永真VS朱锷:拒绝做达人,也不要代表作

[读书会第14期]张斌“大话”体育:我只是撑场子的人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三期:“不看李海鹏,一点出息都没有”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二期:李敬泽、安妮宝贝、李洱的文学生活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一期:中法学者刘小萌、潘鸣啸共话知青一代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期:一个女生的无国界“沙发旅行”

“凤凰网读书会”第九期:蔡素芬《烛光盛宴》里的“大江大海”

“凤凰网读书会”第八期:巫昂、沈浩波与马拉多纳在此发生关系

“凤凰网读书会”第七期:“拉森现象”里的杀手规则

“凤凰网读书会”第六期:给现代社会来几坨“冷”笑话

“凤凰网读书会”第五期:漫谈安哲罗普洛斯的影像世界

“凤凰网读书会”约会科学松鼠会:生物多样性之美最基本的是“色”

“凤凰网读书会”约会舒国治:人要任性、任性、任性

“凤凰网读书会”柴静对话罗永浩:我不纯洁 巨复杂

“凤凰网读书会”约会林奕华:用戏剧为这个荒谬时代把脉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朱天文 访谈录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