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6期]朱天文北京访谈录:从废墟到花园

2010年08月24日 10:56
来源:凤凰网读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朱天文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外省第二代的乡愁是一个想象的乡愁

读者:天文老师,您好,第一,您觉得您这个身份在您的文学创作中起什么样的作用?您和台湾这一代的作家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第二,我们都知道胡兰成先生对您影响非常大,他对您人生观、写作最大的启发和触动是什么?第三,您大学时念英文专业,从事中文写作,在母语和外语的交流中,要怎么找一个立足点?

朱天文:“眷村”,有一句话讲“江山不幸诗家幸”,在倾城之恋里完成团圆的结局。外省第二代是占了这个“便宜”。因为外省第二代,父母亲是1949年从大陆随着国民党军队失败撤退到台湾,第二代就在台湾出生了,从小我们是听父亲讲他的老家,所有的回忆都是光辉的,都是扩大、都是美丽的,其实我们根本从来没有去过老家,父亲说你都不知道我们老家的梨多大,放在屋子一个角落里香一个月。我们小时候在饭桌上听父亲讲,那是多么的动人。所以父亲的乡愁变成是我们的乡愁。其实这个乡愁是一个想象的乡愁。这是一层。第二层就是想象的中国。父母那一代可能觉得顶多五年就回去了,但是没有想到开放探亲的时候已经40年过去了,很多老一辈人去世了。所以外省第二代成长过程,他势必是想象的中国、想象的乡愁。到台湾1970年代的时候,当时流行的美国60年代的东西,一批老师去留学,从美国回来,把60年代的民权、草根所有这些带回来,当时说民谣,我们要唱自己的歌,要做自己的歌,我们为什么要听美国音乐、听西洋音乐?我们要做自己的歌,所以大概70年代开始把眼睛移望自己。你要面临想象中国,想象中国是诗词歌赋里的中国,是你喜欢的李白、白居易诗里的中国。到70年代开始改变了,要开始看看我们自己了。

到88年开始开放探亲,蒋经国去世之前一系列的动作,一个个开放,一开放探亲我们就跟父母亲到大陆,包括我父亲自己都说,从小所讲的老家、故乡,当你真的来的时候,你发现生活习惯不同,四周的人际关系不同,你才发现原来你在台湾,你的人际关系都在那里,你的人际网络都在那里。再就是到90年代,外省第二代感觉压迫非常大,面对非常大的压力,这又是一次刻痕。总之这几次刻痕都会变成是你的一个独特的负荷跟负担,因为老是被压,被四周的空气无形的压迫你,你的位置不舒服,你就必须想很多事情,为什么会是这样子。当你想很多事情的时候,你出来的作品的深度跟复杂度远不相同,太舒服了,想不深的。这十年台湾作家往往比本土作家好,可能是有这几个因素。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朱天文 访谈录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