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8期] 王小峰VS黄集伟:所谓理想主义

2010年09月13日 10:44
来源:凤凰网读书

读者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互动交流

“理想主义”谈不上是一个好事还是坏事

凤凰网读书特约主持王丫米:大家好!活动的第二个环节开始了,大家可以向嘉宾提问。

读者:你们两位从事的是文字工作,这是误打误撞还是对理想的一种执着?如果是对理想的一种执着,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感觉好像误入歧途了,是不是要换一下?另外,理想主义是不是好事?虽然有点一元,这是好事吗?

黄集伟:我是一开始就想当写字的人。我报大学的时候不是很懂,报的所有志愿全是中文系,我觉得如果报外文系可能更好一点。现在有没有后悔?有一点后悔,后悔的是必须自己劳动才能换钱,让别人劳动不能换钱。现在这个岁数改行也来不及了,所以也不改了。

王小峰:我以前没有想过自己要从事文字工作,因为后来我特别不喜欢我的专业,我是学法律的,因为我觉得中国也没有什么法律吧。当年考大学的时候,文科志愿可以选择的范围非常少。其实我特别想学医,后来跟物理老师吵了一架就学文了。实际上我想从事文字工作是在大学之后,因为没有别的可选择,写字相对来说是可以在屋子里就把事情完成的。

至于说后悔不后悔,我从来不为做的任何事情后悔,只是现在对这个行业比较失望吧。因为我想象当中的媒体应该至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但是现在不是那个样子了,所以我就觉得很失望。但是我知道有些人还在这里面坚持做一个记者该做的事情。

有的时候我们判断一个东西太简单了,非此即彼,不是好事就是坏事,就没想想它是一个什么事。我觉得没有必要判断它是什么,有些东西是你实践出来的。每人对实践结果的理解都是不一样的。我觉得理想主义谈不上它是一个好事还是坏事,关键你去怎么用它。

读者:海子跟您一样是学法律的,您觉得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吗?

王小峰:海子是我们的哲学老师,我之前一直不知道他是一位诗人,直到他去世的时候,我们学校搞一个纪念海子的活动,我才知道。我比较遗憾的是他作为我的哲学老师没有上过他的一节课。后来再去读他的诗的时候,会隐约有一种感觉。我忘了是不是我在博客上是不是写过一个东西,我觉得这个年代没有诗歌是因为缺少了浪漫,浪漫又是跟理想主义捆绑在一起的。我觉得一个诗人本身就有一种理想主义的气质。后来,我也接触过很多诗人,我就想起八十年代“新诗大展”的那些诗。我不是写诗的人,但当时很喜欢看诗歌,当时有很多派系的诗人,我竭力想把他们现在的状态跟他们当年诗歌所写的状态放到一起,但那让我感觉很陌生。我觉得这是两个人做的事情。一个人总会变的,总会向命运妥协的。我相信,海子今天如果还活着的话,可能跟其他的诗人是一样妥协的。

读者:我是来自北京外国语大学的范征(音),为什么在这本书里选择这些音乐人作为载体?

另外,您做过被别人说最理想主义的事是什么?

王小峰:我先回答第二个问题吧。似乎我还没有被人说过最理想主义的事情。在90年代初,我当时编那本《欧美音乐指南》的时候,我跟他们讲我要编一本书。这本书花了7年的时间出来的。7年间这些朋友见到我老会拿我说点什么,说你不是要弄一本书吗?怎么还没看见,最后拿出来,他们相信了,我不是在跟他们讲一个故事。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把这些人当成这个故事的主人公?第一,我这么多年脑子里装的最多的就是这些人,因为一直在听他们的音乐;第二,写的时候我希望能把每个时代带有标志性的、符号化的东西写进去。这个故事想好了之后,我自己也挺激动的。如果这些人真的凑在一起到底应该什么样子?可能比小说里写得会简单一些,甚至是无趣一些,但你特别希望你喜欢的这些人凑到一起干些什么,我把这个写出来了。大家可能都会有类似的想象:宋祖德要是跟郭德纲一起说段相声会是什么样的。

读者:我也是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但我现在从事的是媒体工作,您的专业对您有什么影响吗?法学上追求的理念公平、正义、民主,其实我觉得这些也是理想主义,这些对您所追寻的理想主义、对你现在的生活有什么样的影响?

王小峰:谢谢,我上大学的时候真没有把法律学好。我毕业的时候离开学校觉得特别开心,觉得终于可以不负责任地把我学到的东西还给老师了。你刚才提到的所谓公平、正义其实是不存在的。大学虽然学了四年的法律,毕业之后基本上没有用到这些东西,但是它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记得学宪法课的时候,我始终不明白我们国家的宪法为什么那么去写,但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终于明白了,宪法是这个国家的根本大法,这让我了解了这个国家根本的实质。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王小峰 理想主义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