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8期] 王小峰VS黄集伟:所谓理想主义

2010年09月13日 10:44
来源:凤凰网读书

对于理想的缺失和迷失

读者:我是一名刚出道的小编辑,想问一下咱们谈了很多理想本身的东西,如什么是理想主义、理想主义的代表人物等等。我想问的是,在追寻理想的过程中,一种是坚持下去,一种是迷失,对于理想的追求咱们赞美的已经够多了。请问二位老师,对于理想的缺失和迷失,两位有什么见解?

跟王小峰老师交流一下,我觉得这个社会还是公平的,法律还是有的,最不公平的可能还是在人心,社会对理想主义还是特别公平的。

王小峰:我觉得首先理想主义确实不是在一个迷失的前提下形成的。如果你一开始就很迷失了,那时候再去找所谓的理想或者理想主义,肯定是找不到的。中国在80年代初期的时候,像你们这么大的人甚至比你们更大的一些人,那个时候确实是有一种迷失感,因为那个时候国家的变化,是一个突然开放的状态。现在不是,现在有些东西只是一个累加的结果。所以那个时候的人的状态我觉得是非常糟糕的,但是很快能有一种调整,我觉得这是因为大家心里头还是有一种信念的东西在。现在我觉得大家都可能没有了。那时候,我们傻傻地信仰共产主义,那种信仰至少可以算作为某种东西吊着你,现在没有东西吊着你了。我想现在的孩子从小就面临这样的有规则的环境,长大之后会变成什么样。他觉得我爸我妈有什么样的社会背景和社会关系,我一定会比别的同学变得更好,之后,就会用物化的东西去比较,我比你多一辆什么好车,多一个什么样好的包等等,这样,你精神世界的东西可能就会变得非常枯竭了。一个人物质上都具备了,但精神上什么都没有了,挺可怕的。一个人精神上有很多东西,物质上什么都没有,这个人活着还很好,但一旦倒过来,我觉得就挺可怕的。

黄集伟:迷失在90后的年轻人中更是普遍存在。有一次,跟好朋友谈论90后。因为我家小朋友是90后,如果他们以后都有一套房子、两辆车,我不知道在那种状态下是不是还要寻找理想。所以,迷失可能对今天很多一出生看到北京是这个样子的人发生的概率会高一点。我个人判断是这样的。如果一个人的物质条件特别优越,他寻找的东西会比较低,因为他会觉得一切都唾手可得,但这个论调不是说钱多了就更好。

读者:两位老师好,二位老师说,当记者、出书都不是你们想实现的理想,那么在你们年轻的时候、刚踏入这个社会的时候,最初的理想是什么?

王老师,您出的《欧美流行音乐指南》我看过,都是99年以前的,到现在已经10几年过去了,您还计划编新的吗?

王小峰:2008年的时候,《欧美流行音乐指南》这本书出过增补版。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我其实有两个理想:一个是当一家杂志的主编,另一个是办一家唱片公司。但这两个理想我都没有实现。我觉得现在媒体都跟妓女一样,论价收费,已经违背了一个媒体的初衷了。我想象中的媒体不应该是那样的。另外,我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做出来会对不住别人,对不住自己,干脆就别去碰这个东西。

黄集伟:当初最开始的理想是当一个老师,后来就当了一个老师,当了6年,我又想当一个专栏作家,我花了两年的时间当了一个专栏作家。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王小峰 理想主义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