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9期]“粮民”的追问:中国农村会消失吗?

2010年09月16日 14:33
来源:凤凰网读书

爱新觉罗·蔚然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北京鹏飞一力出版公司)

关注农村问题,不仅仅是知识分子的问题

凤凰网读书:之前我和蔚然老师沟通的时候,他本不愿意面对公众去做这样一个所谓的发布会,在我们的再三说服下蔚然老师同意了,但是他反复告诉我们他只是一个记录者。大家看这本书也会发现,他没有太多的观点。如果能够看到他的身影,往往是他在做事或者倾听。先让蔚然老师休息一下,我们今天还请来了两位专家,一位是中国改革问题研究专家刘济生教授;还有一位是《粮民》这本书的策划者,也是中国著名的民营出版家贺雄飞先生。我想请问贺雄飞先生,蔚然老师说原先没有想过出书,他就是按照他的路继续骑着自行车下乡,继续从事他的慈善事业,您是基于怎么样的一个机缘发现这本书,发现蔚然老师,您当时是以怎么样的判断来使这本书呈现出来?

贺雄飞:很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能跟媒体朋友,包括在座各位读者交流这本书的出版过程和理念、想法。我是一个农村人,我出生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当时内蒙古的鄂尔多斯是中国比较偏远落后的地方,但是一夜之间我们这个地方挖出煤来,成为全中国最富裕的地方之一,GDP现在号称超过香港,扬眉吐气,我们这的亿万富翁号称是全中国最多的。富裕到什么程度呢?我有两个亲戚都是搞煤炭、房地产的,晚上约好在东盛大酒店吃饭,结果这五六个人一聚之后发现在这吃饭没有意思,就决定去北京吃饭,他们便马上坐飞机去北京吃饭,吃完再坐飞机回来。有一家六口人,有六辆汽车,但是这六口人没有一个人有驾照,他们是先把车买了放着,慢慢再学。还有更多的人,就是类似于蔚然写的这样一批人,很热情也很纯朴。我们村里就有这样的人,叫四板头,跟我是远亲,叫我舅舅,到现在还没有结婚。我每次回去他都很热情,但是他屋子里满是灰尘,据说20年没有打扫,而且他自己从来不洗脸,但人很朴实,很热情。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作为农民的儿子,几代一直跟农村没有割断,我的内心对农村父老乡亲有很深的感情。我每年至少回两趟家,一是夏天回去避暑,内蒙比较凉快;二是冬天要回去过年。虽然农村有变化,但是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我后来写一本书《信仰与危机》,当时提出中国社会现在面临的四大危机,一是严重的贫富两极分化,二是环境的污染和资源的破坏,三是国学热阻挡不了中国的信仰危机和道德沦丧,四是愈演愈劣的腐败问题。所以当某一天我的朋友黄鹤跟我介绍说他有一个叫蔚然的朋友,一直在做帮扶。我原来以为蔚然是一个亿万富翁,以为他肯定很有钱。后来见面聊天之后才发现他很朴素,朴素得像个农民一样。看到他的日记我特别感动,我感觉到中国改革开放最大的问题是两极分化太严重,一方面我们缔造了成千上万的亿万富翁,邓小平先生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但另外一方面更多的是几乎没有变化,甚至可能这种贫穷比以前更加厉害了。

2000年到2003年,我一直在新疆、甘肃、青海、宁夏最艰苦的地方,我当时是搞西部民革的采风,但是在采风的过程中我才真正认识到中国农村。当时出了《黄河边上的中国》这本书,还有《中国农民调查》,后来也编了两本书,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出来,一本是《贫困的原因在哪里》,另外一本是《如何让农民出头》,一直出不来。前几年我们一方面从国家政策方面感觉到“三农”问题很受关注,但另一方面在出版领域还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出版社不敢出。二是好多人认为农村问题是知识分子问题,谁会来关注?有钱的人不会买你这本书,没钱的人更不会买,就是少量还有点良知的知识分子在买。所以我把书一拿到出版社,很多人都不感兴趣,所以书现在还压着。

但是我看到蔚然这本书以后特别感动。第一,我觉得它有一种真实性,他在日记中所写的真实性,尤其是照片跟我想象的差不多。第二,它有一个巨大的现实意义,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有那么多农民弱势群体连温饱问题都没有解决。第三,中国媒体一直对中国农村问题有点不敢正视,尤其是文艺节目,比如赵本山,我在序言里批判赵本山,我说这是一本让赵本山汗颜的书。前几个月赵本山在发布会上让大家给他拍的东北电视剧提意见,曾子墨的爸爸提了两句话,赵本山立刻恼羞成怒。其实赵本山每年的农村节目,好象是为八亿或者十亿农民说话,代表他们发言,因为有农民喜欢看的节目。但实际上那里面既没有悲悯,也没有真实,没有眼泪,也没有尊严。所以我很愤怒,我说赵本山你演那么多小品,你无非是丑化我们的老百姓,丑化我们的农民,弄个《卖拐》忽悠。

有一次在中山大学做演讲的时候,我说我要向当代的中国作家和知识分子提三个问题,如果谁能回答我这三个问题,我相信他的作品一定有分量。第一,我们的历史是什么样的历史,我们的现实是什么样的现实,是什么的问题一定要回答清楚,也就是在真善美的存在判断。第二,在这样一个时代之中,我们每个个体,包括我们作品中的主人公,究竟如何体现自己的价值,有没有价值,有没有个体的理想,有没有他的使命感。第三,面对这个时代的黑暗、苦难以及弱势群体,我们究竟持什么样的态度。一个作家如果在他的作品里既没有回答历史是什么,也没有回答现实是什么,也不体现个人的主体价值,面对苦难和弱势群体既没有悲悯,也没有态度的话,我们为什么要看这本书呢?看这本书有何意义呢?写这本书又有何意义呢?所以当我看到蔚然这本书的时候非常激动,我觉得他回答了我心中对农民的这份感情,替他们说了话。他也回答了我向中国知识界提的这三个问题,所以我特别感动,把他推荐到复旦大学出版社,并说服他们出版。因为当时他的日记没有名字,就是对一万个村庄调查的手记。我觉得这个问题归纳起来有一个问题让我们思考,应该集中到一个问题:“中国的农村会消失吗?”我们改革开放30年,是以牺牲农民的利益为代价的,也就是我们的剪刀差。一瓶矿泉水的价格跟农民一瓶油价格差不多。我们现在改革开放了,有人回眸30年,感觉这三十年的发展是靠盖房子、靠挖煤、靠泡沫起来的,靠农民工的牺牲、靠土地转让盖一大批房子起来的。我们把农村土地剥夺了,剥夺农村土地的时候是几千块钱一亩,最后盖成房子以后变成几万块钱一平米。这样农民怎么能发财?

中国的城镇化一方面剥夺了农民的利益,另外一方面改变了我们中国五千年的生活方式。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中国人往上数三代都是农民,现在好多城镇,城镇不像城镇,农村不像农村。说农村,修了公路像城镇。说是城镇,很脏,什么都没有,各种建筑都没有。现在很多地方都是这样的。北京、上海这种大城市是少数的,发展速度很快。城镇的发展速度就很慢。所以我给我们每个有点良知的、有点农民情节的、有点对底层弱势群体有思考的一些人提出一个难题,这样下去中国的农村会不会消失?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但是这个问题应该像《蜗居》或者《蚁族》一样贴标签,中国农民太善良、太纯朴了,尤其蔚然书中讲的很多农民,吃不上、喝不上,生活那么艰难,但是他们对党和政府仍然充满着感激,他们总说这辈子过不上好日子,下辈子一定能,根本没有埋怨。这就是良民。中国的老百姓太善良,真是良民。但是如果这本书用《良民》,可能有人会问这是什么意思?挑动造反?所以我用《粮民》,这些人是种粮的农民,但现在他们没有土地,也不种粮,我们去哪吃粮?我们的粮食当然要涨价。有人说这是美国的阴谋,当一个社会全部走向机械化以后,人家垄断了市场当然要涨价,这是市场的基本规律。现在这种农民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格局改变以后,种粮食的多元化格局已经没了,所以粮价肯定要上涨。原来都是纯天然的农民肥,现在用的都是化肥,因为机械化生产要提高产量。原来农村一亩地小麦产量二三百斤,现在一亩地七八百斤,农民用的都是除草剂、杀虫剂。你想杀虫剂和上农民肥的小麦玉米感觉能一样吗?前几天我们去农村吃西红柿,跟城里的西红柿感觉完全不一样。

在此基础上我更多的是忧虑、是焦虑、是一种责任、是一种使命,但又是一种孤独无助。看到蔚然,我觉得非常难能可贵,不说他帮助多少人,让多少人脱贫致富,或者他帮助农民走向所谓的幸福轨道,就是能够有这么一个人向农民问寒问暖,这对农民也是一种巨大的关爱和抚爱。现在处于这样一种状态,中国农村也在往前走,我们每个人都要去关注思考一下。因为这些问题不解决,将来中国的城市化也会出问题。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能够把蔚然的《粮民》一书推出来,而且受到社会的关注,现在盗版也有了,成为大众的畅销读物,我觉得还是很欣慰的。今天又有这么多媒体来,我也很感激你们,谢谢。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粮民 农村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