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9期]“粮民”的追问:中国农村会消失吗?

2010年09月16日 14:33
来源:凤凰网读书

刘济生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北京鹏飞一力出版公司)

刘济生:蔚然的善行值得引起农村基层反省

凤凰网读书:贺先生讲了很多他对农村、对农民问题的思考,也向专家抛出了疑问,刘济生老师多年研究中国改革问题,作为中国一系列问题的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对“三农”问题您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和理解,您跟我们讲一下您看这本书的感受,以及您对中国农村、农民问题的见地。

刘济生:尊敬的媒体朋友,尊敬的蔚然先生,尊敬的贺雄飞先生,大家好。今天很高兴在这个场合谈一谈《粮民》这本书。8月中旬我看到这本书,一口气读完,几次哽咽,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我后来主动写了书评,书评的名字就叫作《滴在草根下的眼泪》。这本书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去理解、去解读、去认识。

第一个层面,我们怎样认识真实的农村社会?《粮民》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范本。农村的真实社会太不好认识了,我们国家有各种调研机构,有土地局,有宣传部门,还有基层的干部,但这些渠道都很难认识最基层的农村。我给大家讲几件历史事件,1961年当我们国家出现大饥荒饿死人的时候,国家主席刘少奇到他的故乡去调研,结果那个村的党总支书记公然下令要封锁刘少奇。当刘少奇进行调研的时候,他看到一些女同志的脸是菜色的,他就问她们食堂办的怎么样?清一色地回答很好。都吃什么?吃得也非常好。当刘少奇再要问,她们起来就走了,回避国家主席。后来这个村的支部书记公然说刘少奇是刘疯子。刘少奇去调查,他们竟然敢骂国家主席!你想基层反调查的力量有多大!他们绝对不让你了解真实的基层情况。刘少奇待了两个月,把这个情况基本模透。为什么用“基本”二字?大家可以看看我们国家最严肃的出版社中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的一部书《王光美访谈录》,访谈的人是中央文献室的黄征,刘少奇组的组长,相当于厅级的大研究员。

温家宝总理今年春季写了一篇文章《再回宜兴忆耀邦》,引起了很大反响。由此看来,调查真实情况非常难。那是不是基层群众就能了解实际?也不能。来调研的人,不管是县长还是乡长,甚至包括记者,也得不到真话。这样的事情太多了,我们国家的记者有多少?写出蔚然这样的书的人却很少。蔚然之所以能了解到这些真实情况,第一,他是一个人,第二,他没有官衔,第三,他骑自行车。当时我想蔚然这么辛苦,为什么不骑摩托,那样还能轻松一点,上坡还能蹬上去。但是骑摩托也不行,他是哪偏僻就上哪去。因为他是一个人,与农民同吃同住,所以农民的心里话敢和蔚然说。他们说的是最真的话,是心里话,是对领导,包括县长、乡长、村长都不敢说的话,对媒体不敢说的话,敢对蔚然说,所以蔚然把农村最真实的情况给披露出来。要想认识农村草根阶层、最低层的真实情况,咱们要读《粮民》。这是我读这本书的第一层感悟。

第二,这本书是对农村基层政权的一种挑战、一种责备。他调查出来那么多情况,农村有村委会,有村总支,乡里还有很多机构,很多问题这些基层政权没有看到。比如,蔚然在浙江看到有大片的橘子树还没剪枝。现在县里和乡里都有科技人员,但是他们没有去剪。他还看到农民使用化肥的情况,世界34%的化肥要到中国,中国的土地不足世界的7%,可以设想化肥投入量是多大。土壤被挤占的情况超过我们的想象,如果现在突然不使用化肥,农民可能一百斤收成都达不了。这样的问题蔚然发现了。蔚然提出这些问题值得基层领导深思。

第三,蔚然先生的善心、善行、善言。善心,最近这些年来,我们国家媒体、研究工作者逐渐提出这个问题,过去不提这个,社会上没有善心这种提法,搞善心活动的人也少。自从改革开放以来,这样的人在逐渐增多,蔚然先生就是其中一位杰出的代表。我今天第一次看见到蔚然先生,一看到他我就想起善良。我们讲真实,实事求是,这是党的基本路线,我们党还要把善放在标准里。善行,走了一万多公里,访问了上千个村,我觉得这就是善行。他有两次遇险,我看到后非常紧张,直到看完我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有一天晚上蔚然走了三百公里无人烟的路,后来听到狗叫声,他便走过去,结果那个地方没有人。直到半夜,才正好来了一辆车,我想那个车就是天意,如果那个车不去,今天我们就无法见到蔚然先生了。三百里有多远?从这到石家庄以南。三百多里没有人烟,还有野兽。这是第二次遇险。第一次是他骑车掉到沟里,车子摔碎了,他从石头缝里爬出来,走了很远看到一处灯光,那是藏民在放牧,这个藏民听到狗叫才出来,看到蔚然已经奄奄一息了,好心的藏民给他很多吃的东西,把他救活。我觉得这是善行,是很了不得的。我们在座的人都很善良,但是这种善行,走出一步都很难。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但是走出这一步恐怕就是万里行。善举,一个是科技咨询,比如刚才提到的桔树剪枝。再比如他路过一个地方,觉得这里应该修路,便找到了上级单位把村里的路修了。再比如看到小孩的病几十块钱就能治好的,他就把自己的钱拿出来给孩子治病。这些善良的行为、心理、举动最后引起了社会的巨大反馈,我看他记载的那些反馈,我掉泪了,男儿有泪不轻弹。车子那回遇险摔碎了,他准备买一辆新车,卖车的老板是个回族人,这个老板挑了一辆最结实的,蔚然先生问多少钱,问了他几次都不吱声,他以为老板要宰他,问好多次都不说,可能得几百块钱。最后老板说了一句话,他说:“这几百块钱我不会要的,你都付出这么大,我们拿出这几百块钱太应该了,你要是看得起我们少数民族就收下这辆车。”这个老板又请他吃饭,又拿出啤酒,很热情地招待他。好多人把家里唯一吃的东西拿给蔚然先生。更大范围来说,这部书将来要引起广泛的社会效应,提升大家这种善良的心,引起社会这种善行、善举,这样的话蔚然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我今天参加这个读书会,很愿意讲讲我的心里话,讲完之后心里非常高兴,今天也非常高兴见到蔚然先生,我非常崇拜他。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粮民 农村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