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9期]“粮民”的追问:中国农村会消失吗?

2010年09月16日 14:33
来源:凤凰网读书

 

蔚然、刘济生与贺雄飞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北京鹏飞一力出版公司)

如何才能让农民的生活越来越好?

凤凰网读书:有人给我递了一张纸条,我觉得这个问题可以有补充作用,他是要提问蔚然老师。这位读者很认真地看了《粮民》,发现两处不理解,第一,为什么看到您书中提到的农民好像名字都被隐去了,难道把名字放上去有什么问题吗?第二,他不相信一个人贫穷到那种程度,还会对社会没有抱怨吗?您在书中提到无怨无悔,他觉得很不理解。

蔚然:有些名字隐去了是为了保护当事人,比如说到农民婚姻问题,像这样的事情就要尽量把当事人隐去,但是要找那个当事人很容易,在村里面跟蔚然接触的农民、农户都有,能数得过来的。第二,凡是接触到的农民,都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对国家和对党没有抱怨,他们认为父母亲上辈或者他们生长在这个地方,只有是自己能力不够或者哪方面没做好。

凤凰网读书:现在很多在城市的朋友生活条件已经很不错了,他们还有很多抱怨,所以我们不理解农民为什么没有抱怨?

蔚然:我说个题外话来回答这个问题。在“5·12”地震之后,我5月14日到四川,先做搜救救援,之后转入到深山的一个乡镇,很小的一个乡镇,非常遥远。大家都听过“5·12”地震的时候有一个青川县,在青川县有一个乡,这个乡地震过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当地老百姓对余震次数减少都感觉有点不适应,有人甚至很幽默地说:“今天怎么少了一次?”可是几乎各种媒体都在报导说灾区人民受了灾难,老百姓需要大量的心理疏导和心理辅导。其实这些专家学者的呼吁,实际上是他们自己心理有病。这些灾民的自我疗法,突然遇到自然灾难死了,哭过、伤心过,上坟头烧过纸,之后该什么样还什么样。当玉树地震的时候,媒体又说玉树需要大量的心理疏导。

凤凰网读书:也就是说他们面对困难的承受能力远远大于专家们以为他们能够承受的能力?

蔚然:是这样的。而且他们自我的修复能力和疗伤能力远远超过受过高等教育或者长期生活在城镇里面的这些人,他们的心理更健康。所以他们的自我疗伤能力很强,他们对灾难的认知,对苦难已经不会看得很重。而且老百姓嘴里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想办法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就行。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粮民 农村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