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20期]陈远对话摩罗:需要自审的一代

2010年09月26日 14:09
来源:凤凰网读书

读者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互动交流

知识分子需要自审什么?

凤凰网读书:读者朋友们可以提问,我刚才看到那位女士就想问问题。

读者:摩罗老师,您好,您一直在跟主持人谈论五四,还有它后来的一些影响,您觉得五四时期也是有批判的东西,还有后来八十年代的那种酱缸文化,这些和您《耻辱者手记》里所得到的耻辱感是一脉相承的,都是对国民文化的一种反思。您一直在说我国现在应该摒弃其它文化的入侵,应该加强自己的文化建设,您如何看待我国现在知识分子对文化的反思,对于自我心理反思的这层责任呢?

摩罗:谢谢,我觉得任何文化,任何个人,都应该有足够的明慧来反思自己的缺陷,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反思自己的缺陷,一定要从自己的主体出发,而不是把自己纳入到别人所设定的一个权利框架中来进行。

比如文革的时候,如果是被别人揪着写反思,那不是真的反思,那是被迫的。而自己扪心自问的反思才是真的反思,五四时候的反思和八十年代的反思,那恰好是别人逼着写检讨的,因为那是在特殊的背景之下做的反思,所以我否定那种反思,我不是否定反思精神,而是要否定那种在别人权利框架中的反思和自我否定。

我觉得当下中国的知识界,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要意识到当下的语境既不是五四时代,也不是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离那个时代已经很远了。但是我们知识分子的基本知识结构,还跟五四时代、跟八十年代一样的,这个时候就不够用了。现在中国这个社会跟这个世界的强势社会(例如美国、欧洲、澳大利亚、日本),跟这些强势社会有如此紧密的联系,我们经济的每一个领域都跟它们产生关联,甚至是严重的受制于它们,在政治上,在外交上,在军事上很大程度都要受制于它们。

例如,中国的航空母舰问题既没有说存在,也没有开出一辆到那个太平洋上去,全世界的舆论都在天天谈论中国航空母舰的问题。为什么?这说明中国已经深深卷入了这个世界的整个框架。在这么一个背景下,中国的知识分子,如果还像三千年前一样,关起来门来研究九州的问题,或者还像五四那时候,只关注自己民族是亡还是不亡的问题,那么这个视野就太狭窄了,不够我们去讨论中国当下发生的问题,也不够我们去讨论当下国际社会发生的问题。

再例如钓鱼岛事件,日本人为什么要把我们的船长抓过去,用它国内的法律判刑,中国的知识分子有几个有能力讨论这个问题?巴以和谈是什么背景下举行的?跟我们有没有关系?结局将会怎么样?中国的知识分子,有没有能力讨论这样的问题?还有像沈阳刚刚建立了美国人在中国的第五个粮食市场,这个粮食市场,跟中国的命运、跟中国的民生、跟中国经济上的命脉,究竟有什么关联?我们有没有能力来讨论这样的问题?如果所有这些问题我们中国的知识分子都没有能力讨论,那么我们中国的知识分子就应该反思一个问题,在当下的中国和世界之中,我们的知识够用吗?如果不够用那怎么办?我觉得这是当下知识分子必须考虑的问题。谢谢。

凤凰网读书:今天的对话非常精彩,谢谢大家今天能够参加凤凰网读书会。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摩罗 读书会 需要自审的一代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