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会第21期]对话张铁志:时代需要“噪音”音乐
2010年10月12日 10:35 凤凰网读书 】 【打印共有评论0

 

张铁志与读者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从崔健到左小祖咒的抗议之声

张晓舟:其实就是给这个歌手一个历史定位,在这个历史时空里,他的位置在哪儿,铁志是在做这个定位的工作,同时告诉你他背后的历史时空是什么。

铁志经常讲台湾的抗议歌曲,台湾的音乐,他以前也写过这样的文章,写台湾的音乐史跟社会运动的关系。我看这个书会经常想台湾与大陆的关系,可能这种关系现在看来还是过于薄弱的,在梁文道的书里,我也很吃惊最后有一段话,要为出版社没有删掉它而鼓掌。他也谈到香港的罢工,大家都唱歌,为什么大陆的大家就这样干喊,就没有歌,这就是一个问题。他这一段问题提得非常好,工作者跟工人基本上没有音乐渗透到,哪怕你是为他们歌唱的,但是工人他们也不知道,也不会喜欢,是这个问题。

从BobDylan到U2的抗议之声,是否以后会有比如说从崔健到左小祖咒的抗议之声,还不一定。我看铁志这本书的时候,想到另外一个问题,有时候你不单单是在抗议这个歌本身,在特定的时空里,它本来是抗拒,但是似乎并不是那么明确的政治表达,它是一个美学独立的作品。但是在某一个事情里,某一个情景里,它就散发出来它社会抗议的那个力量。

张晓舟:在摇滚乐的舞台上,仅仅说爱与和平都是陈词滥调,可以做很多其他事情,哪怕在战争期间买一个广告牌。比如说小野洋子在伊拉克战争打响的第二天,在《纽约时报》买了一个整版的广告,这也是一个行动,但是如果歌曲里塞满了爱、反战、和平、环保、低碳这些东西,我觉得实在是烦透了。

第一,他没有智慧含量。第二,他实在是太容易了。第三,他没有跟美学有什么结合。我不能说这个美好的愿望有什么不好,但如果这个美好的愿望变成一个空洞的东西,又跟小清新有什么区别呢?

大家可能有的时候会很困惑,看到左小祖咒似乎很媚俗,好像在讨好小清新一代,但是我觉得是老奸巨滑。我再举一个八十年代末的例子,崔健出第一张唱片的时候谁都在唱,但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歌根本不是在K歌房里头,也不是在摇滚演唱会,我是在街头发生某个事件的时候,在某个广场看到他在唱这首歌。

最有意思的是,中国摇滚乐的起点,我认为是街头,他其实本来就是一个在特定的社会政治时空里发生和产生它的作用的。说到特定的时空,前不久有一个长城音乐节,左小祖咒老是跟台下的80后、90后说,给你们伴奏,你们赶快去“野合”啊。弄得多么浪漫,月亮又很圆,大家都很高兴,场面特别的小清新,他唱得歌也是“小丽呀”之类的,但他最后一首歌就是刚才这首《苦鬼》。

他毁掉了一个温馨夜晚,一开始还说我给你们伴奏,你们去“野合”什么的。后来就来这个,特别狠,一个艺术家非常清楚在什么场合我要干什么。(不想)有没有得罪你们,有没有侮辱你们,有没有让你们感到不爽,如果你不想看到,当然可以走开没有问题,但是在我这个舞台上我有这个自由。我可以帮你们野合伴奏,但是我也要让你们看到发生了这么一个事儿。等于说左小祖咒他是把他微博上的东西,直接搬到舞台上。他们在青年一代做的很多事情很厉害,只不过他的那个意义有时候会被另外一些乍看非常媚俗的东西掩盖掉了,这是他们知道中国的语境是什么之后做的事。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马培杰
奖品:iPod nano 16G(3部),若干明星签名CD海报等你拿!
参与方式:
点击左侧图片,下载您喜欢的歌曲,即有机会参与抽奖活动,奖品月月更新,赶快参与吧!
上期获奖用户
  • 139****2511(北京),
  • 136****9768(陕西),
  • 135****5144(福建),
  • 135****7225(广东),
  • 138****2213(江西),
  • 136****2260(吉林),

分类图书榜

  • 文史榜
  • 社科榜
  • 文艺榜
  • 财经榜
  • 生活榜

连载点击榜

  • 本日点击
  • 本周点击
  • 本月点击
凤凰网读书
读图:美色读图:奇观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