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会第21期]对话张铁志:时代需要“噪音”音乐
2010年10月12日 10:35 凤凰网读书 】 【打印共有评论0

崔永元开玩笑,怎么避免我们说瞎话?

老六:大概两周前吧,我们和崔永元在上海举行了一个活动,那天阳光明媚,鸟儿高飞,小崔上来第一句话就是感谢大家冒雨前来,让大家都很吃惊。小崔的大概意思是,如果说以后那次活动的记录,只有小崔这句话的话,可能后代的人都会相信那一天下着雨,大家冒着雨来看,来参加这种活动。怎么来避免这种情况呢?就是尽量多的人来记录更多的细节,大家看得多了就知道那天是晴朗的,有一个人在说瞎话,为了造成这种意境来说的。

关于周云蓬我们做过一个很深入的采访,还促成了周云蓬的爱情。但是事实上这方面做的太少了,首先是他们保留这些记忆,这些细节方面的不自觉。谁值得一写呢?可能作为乐评人,作为作者、作为记者、作为媒体、作为出版人来判断谁值得一写,更主要的是这些歌手自己有没有把自己更丰富的那种创作过程、演出过程,甚至他每次演出之后,拿到的演出费之后开的白条留下来。那个肯定很有意思,但是我没有见到有一个歌手这么做。他们大概唱完一首歌以后,就全部失去记忆了,我没有看到这方面特别多的素材。

张晓舟:他们写博客写得很欢,但是拿了钱之后把那个条留下来,太自恋了。

张铁志:铁桥的问题还是很好,我先讲另外的一个故事,大家都知道东欧的宇宙塑料人吧,其实宇宙塑料人被简单的视为是捷克八十年代的民主运动丝绒革命很重要的一团火。可重要的是宇宙塑料人它从来不是一个政治运动,并不是一个抗议乐队,就是批评政治,他们只是想要玩自己的摇滚乐,留起长发。而玩摇滚乐是被当时的官方所不容的,不能在官方开辟另外一种反叛的文化。

再回到刚才铁桥那个问题,要写当然不会只有崔健,在这个体制下各种抵抗的一些音乐行为都很重要,不管是美好药店还是铁桥。铁桥当年跟我谈过一次,那个观念非常好,对音乐的态度完全是在追求某种自由。在这个体制下谈这个问题都非常高,如果是我来写这个书的话,当然我理解的还是很有限。怎么去从这些故事当中去阅读出更多的可能性,我觉得这个是重要的事情。

老六:周云蓬有一段访谈提到《不会说话的爱情》,记下了他的一段失恋,但是我不能说为了写一首歌,自己就去失恋,那样的话,我宁肯不去写这首歌也要享受这段爱情。就跟一个抗议歌手一样,他不会是为了抗议再去写歌,而是大家写着写着不自觉的成为一个事件的一部分。说的再残酷一点,就像最近的钟如九,如果他们知道最后会导致这么大的一个事情,付出这么大的代价,那真的就是有点太残酷了。可事实上他们就造成了这么一种效果,用他们家人的生命造成这种效果。所谓的抗议,所有写进历史成为传奇的事,对于当事人来说不会有这种主观意愿,如果有主观意愿反倒做不好。

凤凰网读书:好,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今天非常感谢大家参加单向街和凤凰网读书会,也非常感谢三位嘉宾,谢谢。

<<上一页 1 2 ... 8 9 10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马培杰
奖品:iPod nano 16G(3部),若干明星签名CD海报等你拿!
参与方式:
点击左侧图片,下载您喜欢的歌曲,即有机会参与抽奖活动,奖品月月更新,赶快参与吧!
上期获奖用户
  • 139****2511(北京),
  • 136****9768(陕西),
  • 135****5144(福建),
  • 135****7225(广东),
  • 138****2213(江西),
  • 136****2260(吉林),

分类图书榜

  • 文史榜
  • 社科榜
  • 文艺榜
  • 财经榜
  • 生活榜

连载点击榜

  • 本日点击
  • 本周点击
  • 本月点击
凤凰网读书
读图:美色读图:奇观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