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25期]陈冠中:一个香港文人眼中的北京

2010年11月08日 14:32
来源:凤凰网读书

蒋方舟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蒋方舟:我们一直都生活在伪经构造的世界里面

凤凰网读书:蒋方舟,你自己平时除了写小说,还写其它东西吗?

蒋方舟:就是写媒体稿,换手艺的东西,自己也知道一边写,一边就看出来。但是比较好的一点是它会强迫我去看很多内容,比如写民国的文章,我就得被迫看很多类似的书,相当于一个完善知识结构的事情。但这个是换手艺的事情,无论是精神头,还是对文字那种热情,包括像这种无意识的东西,写媒体稿的时候越来越少,越来越需要掌控。你要告诉别人,前提是你自己必须是全部知道的,所以无意识的东西越来越小,思维的预见也越来越小。

凤凰网读书:你刚才说民国,在后台的时候,你说你发现在民国时候就“被欺骗”了,我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些方面?

蒋方舟:我指的其实是范围很小的一块,比如说我吐露一下,我现在正在想写一个小说,大概是关于伪经制造的。我们都知道康有为写过《新学伪经考》,写我们现在接受的很多经书,所谓的儒家经典,还有一些神明的东西可能就是一个图书管理员自己写的。这个伪经的概念很吸引我,我们现在一直奉为神明,奉为法则的一些东西,比如说唯物主义这样的观点,往远了说达尔文法则这些东西,是不是也是一个伪经?甚至是一个读书管理员在所有的经书被烧了之后自己杜撰的?我说的是这种含义,原来可能你只是觉得现在被欺骗了,后来你就往前分化,觉得其实民国的时候,已经开始骗你了。再往前推你会发现,把西方的经典引入的一些人也在骗你;再往前推,你会发现他们还在骗你,每个人都为了各种目的捏造一套经书来骗你,我们一直都生活在一个伪经构造的世界里面。这个引起我很大的兴趣,我想描述一个一个图书管理员,他们是怎么制造伪经之类的。写这个小说的目的很单纯,想引起大家的愤怒感。大家都是生活在一种顺理成章的状态中,我不期望大家看到小说后会恍然大悟,我不奢求,但是起码会有点愤怒感,无论是被欺骗也好,或者是觉得一直生活在一个虚构的世界也好,这种虚无感,至少能够引起一点回想,至少能激起点什么。如果能完成这一点就比较好。

陈冠中:你大学三年就尝试这种很大野心、很大企图性的项目?

蒋方舟:对。

陈冠中:要写多长的?

蒋方舟:我本身只想写一个两万字的短篇,比如说就是一个存理的故事,后来发现这个格局其实很大,我不断地往前推,所以希望能够写一个长的。

陈冠中:希望可以出长的。

蒋方舟:对。

陈冠中:短篇、中篇很不好处理。

蒋方舟:刚才您说企图心很强烈我也同意。当然我们都想反应社会现实,都要反应黑暗的社会现实,但是找不到一个点,你会觉得它和社会新闻没有两样。另一方面,你可能激起大家一些常识的反应,比如大家都觉得这无所谓,社会就这样子。我想有没有写另外的一个角度去反应我们这样一个世界,应该挺好玩的。

陈冠中:我很好奇,你看了什么小说,对你有特别的启发,或者你觉得很受影响?

蒋方舟:博尔赫斯,他也是写的一个类似于伪造堂吉诃德这样一个图书管理员,这个小说应该说是激发了我。另外我看到什么康有为、梁启超,包括严复,引进“天演论”、“进化论”的时候,做了多少歪曲和扭曲,这个也是一个激发。一个是现实的,一个是小说虚构的,这两点激发了我的写作兴趣。

陈冠中:你自己看小说之前,最喜欢看哪些小说?

蒋方舟:小时候看外国文学。

陈冠中:20岁的时候。

蒋方舟:就喜欢看英美的,那个时候叫美国什么爵士时代,属于我的启蒙。他们很轻巧,什么都是很举重若轻的。现在这个年纪就不太喜欢过于轻巧的东西,现在比较喜欢前苏联,包括南非的,在那种审查制度,那样集权制度下,那样的作家写的东西。大概现在年纪变大了,心态也慢慢变了,不喜欢太轻巧的东西。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香港 文人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