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26期]柳红:八〇年代经济学人的光荣与梦想

2010年11月16日 17:18
来源:凤凰网读书

欢迎来到凤凰网读书!10月21日,第二十六期读书会在北京大学举行——邀请北大教授、著名主持人阿忆及独立学者、经济学研究者柳红老师,一起共忆八〇年代的人与事

本次活动我们在凤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http://t.ifeng.com/ifengdushuhui)及凤凰网读书会微博小组(http://t.ifeng.com/g/1453/)进行了预告和提前交流,欢迎加入和关注。

编者按:

本期凤凰网读书会邀请到北大教授、著名主持人阿忆及独立学者、经济学研究者柳红老师,一起共忆八〇年代的人与事。

八〇年代对现在很多人来说既陌生又熟悉,似乎那个年代是单纯、热情、执着、有理想的,对比我们当下,柳红老师说,“真没什么可以说的”。大概这只是一时气话。

阿忆说过一个特别直观的感受。“听到50年代出生的他们上山下乡过,听到60年代出生的造过反,我就开始羡慕70年代的学生。70年代的学生特别有意思,我上学的时候发现八零级以前的师哥师姐都是成年人,个子也高。但是到我们突然为什么驼背了呢?我一看大家都这么矮,所以我就变成驼背了,变成未成年人了。”这恰恰说明每个年代都有那么些人在反思中不断对比与追求。

我常常也听到很多人羡慕70年代,而埋怨现在的社会浮躁感。或许此次的对话,你可以平心静气的对待90年代应该有的时代路径。

 《八零年代:中国经济学人的光荣与梦想》柳红著(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阿忆:我更愿意从历史的眼光来回顾八十年代

凤凰网读书:凤凰网读书会现在开始,我们请柳红和阿忆来分享一下80年代的一些想法。

阿忆:我先说十分钟,这个活动本来是昨天的,但昨天是子尤的忌日,柳红老师是子尤的妈妈。如果你们是90年左右出生的话,子尤应该是你们一部分人的英雄,所以昨天不宜做这个活动。我的本科时代是在北大中文系渡过,明天是中文系的一百年纪念日,我要去参加一些活动,所以只能在今天来运行这个活动了。

因为是中文系毕业,我会更多地用文字去回顾八十年代,其实渡过八十年代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一种思维方式。我研究生读的是法律,但后来我对法制史感兴趣,在法律和历史中形成了一个交集,我的兴趣就在清末法制史。我更愿意从历史的眼光来回顾八十年代,因为学过法律,我也会从司法的角度来讲一下八十年代的种种事情。我一直有一个空白,就是八十年代的经济,我从那个时代渡过,也骑过自行车、穿过军大衣、吃过食堂,还穿着当时那种特殊的衣服谈过恋爱,当时中国内地的男孩都以此为荣。

我对我所渡过的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比较感兴趣,我也写了一本到现在为止没有办法出版的书,是五卷本的共和国日记,我更多的是从文化角度和司法角度来记录每天发生的重大事情,小到一分钱官司,大到文化大革命。但对于八十年代的改革史和经济史我完全空白,柳红老师这本书正好填补了我这些空白。看这本书,我发现好多巨大事件背后的细节。在我已经写成的《共和国日记》里面,我没有从这个角度来记录,没有关心它,所以我在不剽窃的情况下可能能帮你填补一些改革史和经济史的故事和细节。

柳红:我还可以给你补充呢,因为写出来得太少了。

阿忆:如果补充太多我就变成剽窃了。

柳红:没有,我可以告诉你。

阿忆:好,那以后再切磋。我讲一个我做律师的时候在某市遭遇过的案子,那时我还是实习生,在实习的两三个月时间里,我们解救了不少人。84年有一个严打,要高效率地处理所有的司法案件。在严打的过程中,很多程序都取消了,其中有一个卷宗是一个男青年和女青年谈恋爱,谈恋爱当中达到了高潮,他们不轨以后被抓获,这个男孩承认他强奸了那个女孩,要把他枪毙。最残酷的是发现这个女孩穿着透明的的确良,他打牌的时候发现另外一位女孩也穿着这样的衣服,就伸手摸了一下她,就被揭发,被枪毙,这是非常残忍的。

在陪着提审员去提审的时候发现他们对这样的事情格外感兴趣。他们为什么这么不专业呢?因为在司法系统、公检法系统里读过大学的人不到0。01%,他们这些复员的军人就像是一个医生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就上手术台,可以想象出他如果给女人看病的话,他感兴趣的是什么?这是非常离奇的一件事,所以这个卷宗很厚,我们耐心地把这个卷宗翻了以后,发现里面有一个重大的细节。

这个男孩在强奸女孩之前,这个女孩说把花盆移到两个窗帘缝隙处,这样就可以挡住别人视线,这还是强奸吗?显然不是,可是这么多人提审,还都是有经验的老司法,他们都看不见有问题,要把这个人枪毙。一帮实习的学生说不对,显然他们有意志方面共同的一种承认。再重新审这个案子,发现这个女孩在抓他们的人破门而入之前,紧急地跟这个男孩说:“你爱我吗?你要是爱我的话你就承认你是强奸我,这样我的名声好听。”

通过这个案子你可以知道,如果当年出现这样的事儿是多么严重。女孩必须让爱他的男朋友承担罪责,这个男朋友承担了这个罪责,但他并不知道罪责有多大,他没有把这件事和当年在严打形势结合在一起。当他翻供时已经没人听了,既然已经主动交代了是强奸,女朋友也这么说,那么他只能死了。我就举这么一个例子,你们应该可以知道当年司法状况是什么样子,从法律这个角度记忆当年就是这样的一个社会。

如果一会儿大家在互动的交流当中还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我现在一时想不起来。你们现在谁有问题可以给我提一个问题,我不知道你们关心什么。

往期精彩内容

[读书会第25期] 陈冠中:一个香港文人眼中的北京

[读书会第24期] 许知远vs李海鹏:我们时代的荒诞传奇

[读书会第23期] 林奕华:其实你不懂港剧

[读书会第22期] 李长声VS胡洪侠:纸质书向何处去?

[读书会第21期] 对话张铁志:时代需要“噪音”音乐

[读书会第20期] 陈远对话摩罗:需要自审的一代

[读书会第19期]“粮民”的追问:中国农村会消失吗?

[读书会第18期] 王小峰VS黄集伟:所谓理想主义

[读书会第17期] 从《藏獒》到《伏藏》:杨志军破解西藏密码

[读书会第16期]朱天文北京访谈录:从废墟到花园

[读书会第15期]聂永真VS朱锷:拒绝做达人,也不要代表作

[读书会第14期]张斌“大话”体育:我只是撑场子的人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三期:“不看李海鹏,一点出息都没有”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二期:李敬泽、安妮宝贝、李洱的文学生活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一期:中法学者刘小萌、潘鸣啸共话知青一代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期:一个女生的无国界“沙发旅行”

“凤凰网读书会”第九期:蔡素芬《烛光盛宴》里的“大江大海”

“凤凰网读书会”第八期:巫昂、沈浩波与马拉多纳在此发生关系

“凤凰网读书会”第七期:“拉森现象”里的杀手规则

“凤凰网读书会”第六期:给现代社会来几坨“冷”笑话

“凤凰网读书会”第五期:漫谈安哲罗普洛斯的影像世界

“凤凰网读书会”约会科学松鼠会:生物多样性之美最基本的是“色”

“凤凰网读书会”约会舒国治:人要任性、任性、任性

“凤凰网读书会”柴静对话罗永浩:我不纯洁 巨复杂

“凤凰网读书会”约会林奕华:用戏剧为这个荒谬时代把脉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年代 学人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