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26期]柳红:八〇年代经济学人的光荣与梦想

2010年11月16日 17:18
来源:凤凰网读书

柳红与阿忆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八十年代的学术氛围

读者:八十年代学什么东西?

阿忆:我想到哪儿就回答到哪,比如说你现在讨论一个学术问题时,一定会发现会场当中至少30%的人代表集团利益,或者有两个人代表政治势力。八十年代在政治控制那么严的情况下,大家却是基本代表学术自己,也没有经济势力。这完全是知识分子独立于社会来做的判断。我调回北大来以后有一些不良的感想,经常发发牢骚,终于知道了什么叫研究项目,我还积极配合申请了两处研究项目,后来我发现这是狗屁事件,就再也不参与了。

举个例子,我要把中国58年到08年,这漫长的电视史写成一本书,如果作为一个研究报告写成一本书的话,十万经费可以解决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在这个行业我会怎么办?我拿来郭镇之老师的电视史,再拿来其他老师的研究,把它们都合在一起,再剥削一下我的研究生,我可以花六七万,还剩两万存在自己的帐号上变成了自己的私产,就是这样一种研究方式。但是我不想这样做,台湾应该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的电视发展也应该在中国电视的发展史当中,其实在中国电视的发展史上,中中央电视台并不是第一家电视台,而是香港的“丽的呼声”。当我们把内地等同于中国的时候,就把香港这个地方给去掉了。我们也应该到香港调查一下,邵逸夫的TVB,它的坊间历史是怎么回事,这都需要调查经费,至少是要路费。但这点钱是不足以让我们这样做的,写成一个史记是不可能的,它需要你相当长的时间,需要更多的经费,但这点经费只能让我们去造假。我不清楚工科是怎么做的,但是文科就是这样,用一个很少的经费去做一个巨大的研究,那怎么办呢?在办公室里,在会议桌上就把这个事儿给办了吧。

我们调查了二十个人,18个人这样认为,1。5个人那样认为,然后把数据给公布出去,其他的学者说你看人家北大某某研究所已经做出这样的数据了,我们就采用吧,就这样以讹传讹流散出去了。所以到现在为止,在我从事电视广播的一线实践当中,从来不相信科学院和大学提供的这些数字,我知道它是假的,这种现状真的使我不得开心颜。你还会发现在桌子上讨论的时候,有的人说的话完全不是学术语言,比如说我们研究访谈节目时,有一种话叫“说给组织的话”,在我控制的节目中,(像《鲁豫有约》、《夫妻剧场》等)我们都特意把嘉宾说给组织的话在后期剪辑时候通通删掉。

比如说陈鲁豫最近又录了一期蔡国庆的节目,我带着我的研究生去看一下,看看这个六年不见这个节目实际录像怎么样,蔡国庆大概用了三十分钟在讲他对总政的感情,他其他部分都表现得非常棒,但这部分是非常难听的一段。照以前的规矩,应该把这段全剪掉,你只要看看现场听众的状况就知道没人爱听这段,但是他为什么要说这个话呢?这就类似于我上了访谈节目就说北大对我太好了,我们北大是第一的,离世界一流已经不远了,我得这么说。这是假话,哪一天我调到清华去,就变成清华是被我表扬的学校,而北大被我糟蹋了。

八十年代的学术会没有这么频繁,也没有这么多。现在一个老师为什么上课会迟到,会经常调课,或者提着旅行箱来上课,还特意要告诉你,他马上要开会,刚才刚从一个会场来。这都表示这位老师实践活动多,在这个行业很有辈分。这种会议我参加了一两次之后就决定以后不参加了,非常没意思。但是八十年代的学术会就不一样了,我作为学生没有发言权,旁听一下都觉得受了很大的振动,非常有意思。学术上八十年代跟现在有这么大的差别,我还是不喜欢现在,总觉得哪天我一醒来,旧秩序恢复了,这是我对八十年代的记忆。下面把这个时间交给柳红老师。我谈得很感性。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年代 学人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