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26期]柳红:八〇年代经济学人的光荣与梦想

2010年11月16日 17:18
来源:凤凰网读书

柳红:80后的教育很糟糕

读者: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是谈教育问题。

柳红:又是大问题。

读者:阿忆老师,在您上学的时候60分都认为是满足,如果你刚刚及格没得高分,您的父母会打您吗?

阿忆:他们不会。

读者:那您是怎么来教育您的儿子,您的儿子不及格或者是学习不好,您是怎么样来教育他的?这是第一个问题。

阿忆:我先把这第一个问题回答了。第一,我的父母打不过我;第二他们从来不问我成绩;第三,他们就是问我成绩,我也不会说真话,他们查无证据。那时候当年最难的是高考,过了高中就没难的事了,挺舒服的。那个时候我们班是53个人,上进的属于前十几个人,它不是分数体现的,是开任何座谈会的时候一定有女孩和你多谈几句。我为了女孩能跟我多谈几句,我就多看点儿书,没有按分数去衡量的。还有一些人永远在会上没话说,只能记录别人笔记的,那就没有女孩跟你聊天了。

柳红:这是一个读书的目的,刚才不是问读书的目的吗?

阿忆:我读书的目的就是为了取悦女人,真的。我从小一讲惊恐故事就有好多的女孩尖叫,我已经受不了没有女孩尖叫了,就一直读书。我儿子呢?我得解释一下,他6岁之前不归我管理,因为他不是我生的,是太太和别人生的,后来我接管了我太太,就把他一起接管了。

从6岁以后,他只得了一年的双百,之后成绩一直很差。我现在一直认为我对他的宽容是造成他学习不好的重要原因。所以我很后悔,我后来又生了一个自己的女儿,在北大四小上学,她也不用管,有时候孩子和孩子是不一样的。比如说我带着我儿子坐在立交桥上,一晚上就背不下一首诗,回到家第一句就忘了,“春眠不觉晓”他说记不住。但我这个女儿特别的奇怪,听别人说过一句话,她就能复述好几遍。教育人有的时候要看例子,我差的太远了,但我不会难为他的,多差的成绩都无所谓,子尤也不用管吧?

柳红:他有点儿费劲吧。

阿忆:他还费劲?

柳红:他就是自己爱读书,自己玩儿,我们也是敞开了,我也是不要求成绩的人,但上中学以后,我就觉得他有点吃力,但是我们也不要求,语文的要求就把这个字给认下来,其他的就不要求了。

阿忆:难道他认字很困难吗?

柳红:没困难,因为他总是马虎,老师常常向我告状,说他答得不好。他的暑假作业我就不想让他做,他胆小说怕老师批评。这样我就给他撕了,然后我就给老师写信就说他的作业被我撕了。

阿忆:会不会班主任老师的黑名单有你?

柳红:我觉得可能。

阿忆:我也在黑名单里面。我经过判断认为老师是错的,我就直接告诉老师,我不会当着孩子说,所以我肯定会被列入黑名单里。

从小学我就认为我们的老师不会思维,他说我们家孩子上课老爱搭茬,我说我儿子现在怎么变成闷葫芦了呢,被迫害的根本就在于不敢搭茬,这哪行。我跟老师说我从幼儿园上学的时候就没有不搭过茬,任何一个老师讲课,我不搭茬不痛快,老师必须学会跟我这样的人配合。

读者:我觉得我们需要您这样的家长,更需要这样的好老师。

阿忆:我现在就号召你们插嘴啊、你们闹啊、吃东西什么都没事,就是不能开手机,不能打哈气,其它的你们爱怎样就怎样,他们都特别老实,是被迫害的。

读者:第二个问题是这样的,刘老师这本书主要讲了活跃于80年代、成长于80年代的中国的经济学人。我想问柳红老师,生于80后的这一代,你有一个什么样的印象和评价?

柳红:我觉得他们挺棒的,80后、90后都挺棒,因为我儿子是90年出生的,因为他,我了解与他年龄相仿的人,我从来没有歧视过,没有以一个家长的眼光去数落他们,我觉得他们都很好。

读者:如果给80后用一个词来定义,您会怎么样来表示呢?

柳红:这怎么像电视里面节目一样?我太不擅长这个了。

我觉得80后的教育很糟糕,我们从小组织纪律性就特别强,他们可能没有。有一次学校让我儿子写鉴定,他就不懂什么是鉴定,他其实懂的挺多,但是他不会写鉴定,我就告诉他鉴定就是评自己,我们从小就写鉴定,每年写好多次。我还真没想出什么关键词来。

阿忆:我的言语当中就没有什么80后、90后,为什么要这样谈论问题呢?很奇怪,就是1989年和1981年的人也差得很远呢。反正我这个年龄如果听到一个人是20年代的人就特别羡慕,他经历过战争,我一直想为我们国家,为我们党牺牲,但找不到机会了。

听到50年代出生的他们上山下乡过,听到60年代出生的造过反,我就开始羡慕70年代的学生,70年代的学生特别有意思,我上学的时候发现八零级以前的师哥师姐都是成年人,个子也高。但是到我们突然为什么驼背了呢?我一看大家都这么矮,所以我就变成驼背了,变成未成年人了。我特别想如果我早生几年,就跟成年人在一起生活了。1983年入学的时候我是个成年人,照顾比我小、比我矮的人,感觉人家比我小,其实人家比我大,就觉得挺怪的。突然有一天,我听别人说他们开始羡慕我们80年代的学生,我觉得挺离奇的。

柳红:被人崇拜了。

阿忆:我们在80年代读书,羡慕以前的人,怎么现在有人开始羡慕我们了?其实想一下90年代,感觉自己确实有可被羡慕的地方。但是把这些年代打通,我又觉得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是我们夸大了80后、90后那种区别。

在80年代那些不争气的人、不上进的人、没有道德的人,在90年代也能找到,不因为90年代比原来的物质生活发达了以后,他们全副武装,不是那个样子。有人问我,现在是不是一到放假的时候,好多宝马奔驰在门口等着女学生,把她们接走,不知道去哪里了。我说你们这是纯粹胡扯,每次放假的时候到学校门口看一看,只是捷达,里面是父母模样的人,把自己孩子接走了,跟你描述的完全相反。

当年老师描述我们和你们是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我儿子不会这么认为,因为他在一个差的学校,所以我觉得,假如我在北大教书,当年老师教我,和我教你们,没有太大的区别。为什么会有人觉得你们变了,以80后、90后来讨论问题?

它的研究对象是有问题的,它可能拿那个年代的北大和现在的北京民办大学比,根本没有可比性,造成一个特别错误的结论。

凤凰网读书:我们再提最后一个问题。

读者:柳红老师,你好。我们这些年轻人很多有一种悲观的思想,认为中国的经济走不下去了。而在80年代末的时候,我们也知道当时出现了很严重的通货膨胀,跟现在多少有一些相似。您能不能谈一谈当时你们在面临这种通货膨胀时有没有我们现在的这种悲观?还有当时的中国所面临的经济或者是政治上的问题与现在中国面临问题有什么区别?

柳红:区别太大,首先当时的通货膨胀,1988年的时候有一个价格闯关,那个时候没有你们想象得那么厉害。关于这一段历史,将来我可能会写,现在有的一些东西,说的可能是不对的。当时只是说出要价格闯关,把这个消息发出去了,邓小平说长痛不如短痛,可能要价格闯关,怎么从双轨制到单轨过去了,但是事实上没有实行。

那个时候高层还没有那么多关于市场的宏观管理经验,按理说这样的消息是不宜事先放出来的,因为人们有个心理预期,这个预期是能够推动事情进展的。但当时因为没有经验就把这个事情说出来了,于是把这个心理预期上来了,价格也就上来了,于是马上就开始调整,开始保值储蓄,告诉我们要保障人民的利益,所以政策很快调整。

事实上并没有出台政策。通货膨胀有,但是它是什么性质的?有两种不同的观点。有一种认为,通货膨胀这个时候已经很厉害了;另外一种认为,这个其实就是从旱田到水田的自然变化。所谓旱田到水田,过去是计划经济经济,它的货币量非常少。现在开始搞市场了,要多浇水,这个货币量也就大了,在转型过程中这是一个自然现象。

它是属于这样一个特殊时期的,现在的经济的情况跟那个时候不一样。90年代以后就是经济的狂增长,什么都不顾地增长,现在这个恶果已经体现了,出现大家一切追求钱的这种心理失衡。

虽然每个人钱都多,但大家都不平衡,钱多少都不平衡,包括道德上的。这样的社会问题80年代是完全没有的。你说的政治问题更是完全没有,那时候如果有一个贪官被揪出来是全国的一件大事。现在贪官斩不尽杀不绝,大家习以为常。

风雨无阻,致死方休,其实在80年代好多已经都提过了,所以历史非常遗憾,一次一次中断,后人不断在重新说前人说的话,但起点还要低,再费好多劲说,把前人都忘掉了。

这才是了解历史和学习历史的价值所在,历史是一面镜子,是一个参照系,因为参照,你不能到前面去参照,过去前面是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理想,那是一个乌托邦,高悬在前面,大家去追赶,但是现在已经幻灭了。文化大革命以后,大家再也不从前面,而是回过头来找参照系,研究80年代,希望人们关注80年代,我们才能对现在有一个判断。

凤凰网读书:非常感谢两位老师给我们讲述,和我们一些分享了对70年代、和80年代的看法,今天晚上的凤凰网读书会到此结束,让我们再次用热烈的掌声感谢两位老师。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年代 学人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