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26期]柳红:八〇年代经济学人的光荣与梦想

2010年11月16日 17:18
来源:凤凰网读书

柳红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柳红:改革其实是历史的回归

接下来就是伟大的八十年代的最后一年,伟大的中国人民伟大行动结束的八十年代。我稍微说一点正题,刚才我们是给了大家一个印象,可能能够有点切身的对比。把八十年代放在两个历史的空间里头试着看一下,一个是放在二十世纪,二十世纪有十个十年,中国从十九世纪末一直在转型,而且转型很剧烈。每一个十年都有巨大的事儿,第一个十年,那时候还是大清,也开始加快立宪的步伐,力求改革了。到了第二个十年,辛亥革命,大清王朝没了,之后是袁世凯孙中山他们主导的,当然是以五四运动结束的,也是很大的事儿。接下来第三个十年就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了,国民党打共产党,南昌起义、秋收起义。

再接下来是九一八、七七事变,全面抗战,到了四十年代中国共产党夺取政权,中华民国到了台湾。五十、六十、七十是毛泽东时代的三十年。从八十年代开始,往后的三十年是改革毛泽东的三十年。1949年之后的六十年分两块,一块是前三十年,是毛时代计划经济公有制,封闭的经济;接下来三十年全在清算这个,否定这个,批判这个所谓的改革,试图重建。

从后六十年来看,它是一个改革,但如果我们跳出这六十年,它就不是一个改革,其实是一个历史的回归。原本中国就有市场经济,民国时代就有市场经济,原本就是个自由经济,原本就不是公有制,是一个私有制的国家。我们从八十年代开始努力做的,还费了那么大劲做的事儿,其实是回归。它很不容易,经过了三十年的管制之后重新启航,确实不容易。但是它同时又积聚了巨大的人才,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的海归曾经对八十年代的经济学家非常鄙夷,有点轻视,说八十年代没有经济学家。

有一位老先生跟我说,他们对这样的说法不以为然。其实在八十年代有很多海归比后来的海归质量高很多。想想张培刚,想想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即五道口),五道口在经济学界最重要的是它是中国人民银行的研究生部,那儿的老师都是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所的人,是在民国时代的那些银行里的,都是早年留学回来的。在民国时期,中国三四十年代的经济学金融参与宏观经济这些人才是和国际完全接轨的。中国过去是接轨的,只不过后来这个历史中断了,走了一段歧路,所以所谓的改革是我们再回归到这儿来。

我刚才说了两个概念,放到这六十年来看好像我们是在改革,但是我们再站得高一点,站得远一点,无非是回归一个人类社会应该走的路线,原来这是个歧路,不是一个正统。我在书里说了,八十年代是一个物质贫乏、精神饱满的时代,是住陋室,骑自行车这样的一个时代。那时候会议特别多,但跟现在的会议不一样。那个时候要开起会来是彻夜聊,大家抢着说,吵着说,思想风暴,彼此都在意别人说什么。现在是跑会,按着点到这个会,不听人家说,自己说了拿了钱就走,这个是非常大的区别。那个时候是自发的,因为人们要聚集起来,本来每个人可能在自己的角落,务农的或者是做工的,每个人都有一些思考,终于给了一个平台,大家走到一起来,于是各路英雄急切地想要碰撞。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年代 学人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