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26期]柳红:八〇年代经济学人的光荣与梦想

2010年11月16日 17:18
来源:凤凰网读书

柳红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柳红:重视一个人,主要在于其思想价值

读者:柳老师,您觉得顾准是不是应该在这本书里?

柳红:我讨论的改革的经济学家,顾准因为没有活到改革年代,所以我在这里面就没有写他,他是属于第一代的。

读者:重视一个人的话,他们的价值在哪儿?

柳红:我觉得主要是思想价值,因为曾有人说过,将来外国人会笑话你们中国的知识分子,在那样一个黑暗年代居然没有知识分子能够站起来说一句话。他说不,我们有顾准。这是拆下肋骨当火把的顾准。经济所的很多人都受益于顾准,经济所的人特别多,像你们知道的刘国光、吴敬琏、赵仁伟、黄范章、张卓元、桂世镛、当时孙冶方,有八大金刚,这些都是经济所的,他们好多人包括晚一辈的四零年的张曙光都是在干校,顾准教他们英文。

读者:柳红老师、阿忆老师你们好,我是来自北京理工大学的研究生,五道口那边我经常沿路过去,对我来说是一个圣地。

柳红:现在可能就不了。

阿忆:是语言学院是吧?

读者:对。

柳红:他说的五道口是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吧?

读者:我想问一个关于留学方面的问题,您刚才也谈到八十年代非常多的留学生素质非常高,为中国的改革做出了很多的贡献,相比较现在的留学生来说,我们留学生渠道更多,也更容易留学了,但是人才却从大学流向了国外。特别是许多顶尖的人才,通过各种渠道流向了国外,然后回到国内,您是怎么看待这个的?

柳红:我刚才说的八十年代的优秀人才,说的是老的海归,是49年前后的,民国时代的海归,他们到了八十年代,被尘封了几十年之后,到八十年代重新发挥作用。后来的人没法比,当时那些人是什么底子,什么家学,什么国学,多么纯正。

阿忆:鲁迅那一辈“老海龟”非常了不起

读者:我想说的是,八十年代有这么多的留学研究生,包括文革之后的一些人,他们出去以后的环境也非常艰苦,但即便在那样的情况下,他们也是回到了国内。而现在中国经济的发展更加迅速,反而现在人开始不满了,不回来了。

阿忆:他们是不是还没有到能回的时候啊,比如说没拿到学位,拿到学位以后应该在华尔街再干五年,然后拿着钱顶着光环再回来,没到时候。

柳红:可能。

阿忆:说点题外话,我完全不懂经济,上个世纪初的那些留日的海归,我认为他们非常了不起,特别是最近这十年,网络上、微博上、博客上愤青反日越来越厉害的时候,我的感想就更加浓烈。鲁迅、章士钊、李大钊、陈独秀这些人去日本的时候,甲午战争的失败是记忆犹新的,日本是我们的敌人,但这些人去那边以后不是像我们愤青那样去思想,而是真的去学他的先进性回来。

他们也会跟日本有种种抵触,但这并没有弥漫过它的边界,造成说杀一个日本人那活该,没有这样的思维。我一下联想到八十年代初,那个时候我们政府的目的真的是要跟日本友好,所以北京现在还有一个中日友好医院,所有的设备和地方建筑物都是他们留下的,作为一种友好,或者是以前的赔偿。

那个时候我记得非常清楚,有明星叫山口百惠和三浦友和,你们听说过这两个明星吗?

读者:听说过。

阿忆:当年为什么他能深深的影响我们这代人?他穿高领衫,我们全中国的青年都穿高领衫,当年貌似真是要摒弃前嫌,按照周总理的指示,要世世代代的友好下去。我们有一千多人去交流,《铁臂阿童木》就是八零年在央视播的。

阿童木发音有点像山西话,当时的央视只有一个频道,到十点以后就是一个屏幕,上面是一个钟表。大家这么短短的时段里就看这么一个频道。那时候一个傻子上了电视以后马上就能成为全国家喻户晓的名人。现在不可能了。

当年真是有一段时间中日关系非常融洽,都希望忘记以前的那种东西,放眼未来,这个现在越做越差,本来这两个民族做中日邦交史和战争史都做得很差,当然我们做得更差。他们是让后代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我们是让后代曲解这件事。大家基本上都是看着抗日电影过来的,认为日本人全是那样,罗圈腿,说话都是那样,那都不真实。也没有一个中国学者写一本研究侵略的书,包括疆界的侵略、空间的侵略,文化侵略,这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题材。当我们用传播的方式描绘一个侵略者的时候,他一定不是个好东西,没干过任何好事儿,是奸淫掳掠,但事实上这不是真的。

当我们研究侵略者时,不会研究他侵略的初衷是什么,总之他后来的行为是欺负了我们,伤害了我们,而且是深深地伤害。但你如果要让这两个国家友好,你就一定要研究一下它的初衷是什么,这个非常重要,相对来说要有一部分会原谅他。有的时候我想,台湾人和日本的关系与内地人跟日本的关系是不一样的,因为他更多的知道一些真事儿,我们很少知道日本为什么要打我们,为什么抢我们的铜矿和山西的煤,抢我们的花姑娘,这个解释得通吗?但你问一个研究日本史的专家,或者是研究宪法、法律的,他们都能告诉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我们中国的青年是不知道的。你会从头到尾憎恨这个强盗,所以这个东西有时候要重新研究一下。

当年那些老海归,真的非常直,非常伟大,甚至难以理解,至少我做不到,甲午战争我们刚被打败以后就去日本去留学。再客观也很难做到,至少要考虑人生安全吧,但是鲁迅他们就跑那儿留学去了,真的非常了不起。

抗日战争时,那么多学者在那个年代回来了,包括像钱钟书这样突出的学者,我看《围城》一直认为赵辛楣就是他本人,方鸿渐是他另外一个本人。

柳红:对。

阿忆:这两个读书人在对话,“你是个好人但全无用处”,他的旁白处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也是抗战后回来的,这个挺了不起。现在的留学生还不如八十年代的留学生呢,八十年代的留学生跟那一代的留学生又不一样。八十年代的留学生至少出去以后还自己打工,我们这代人养的孩子这一两年出去留学,在校园里剪过草吗,刷过碗吗?没有。这个钱哪儿来的?靠父母呗,只能是这样了,这样的留学生别说对民族和国家,对未来的家庭都是有害的。反正我不相信一个留学的时候没有打过工的人将来是有巨大贡献的,至少他不了解市场。

我逼着儿子说你别把自己当成贵族,放假的时候一定要去麦当劳做一个可能被人欺负的人,可能被顾客欺负,可能被你们老板欺负,你将来才可能做个小老板,或者是做得比较不错。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年代 学人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