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27期]对话刘瑜:作为生活经验的政治

2010年11月23日 17:43
来源:凤凰网读书

刘瑜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刘瑜:我们常常受到层层伪现实的屏蔽

刘瑜:所以我们要回到事实本身来讨论政治是怎么回事。如果我们观察政治的方式是回到生活本身,回到事实本身,那听起来是不是很容易呢,是不是我了解政治的方式,就是我东张西望一下,就了解了政治呢?

其实没有那么容易,我们观察政治,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回到生活本身,回到事实本身是非常困难的,有非常多的障碍,因为我们受到层层的伪现实的屏蔽。这种伪现实的屏蔽是什么意思呢?比如说第一层就是权力的屏蔽。

我前一段时间在网上看那个贾樟柯的一个访谈。我对其中一个片断,印象非常深刻。他讲为什么他会拍像小武,站台这样的电影,他说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发现他看到的电影,关于中国的电影和他的现实生活毫无关系。他发现,比如说吃早饭,在他看来吃早饭,他所经历的看到中国人吃早饭,比如说你推开一个黑糊糊的厨房,然后桌上摆着剩菜,然后你把它热一下,可能也不太好吃,就糊弄过去了。可是你在电视上、电影上,他看到的早饭是什么样的?是一个窗明寂静的餐厅,左边一杯橘子汁,右边一个煎鸡蛋,有人推开一扇门说,我昨天晚上刚从巴黎回来,这是他看到的,我们的电影是怎么回事,是这么回事。

但是总的来说,比如说在中国2006年的数据,中国群体性事件每年是9万起。那就是说相当于平均每一天几乎有300起,两三百起。我们在电视里看得到吗?我们在电影里看得到吗?我们看不到。还有另外一个例子是什么呢?就是比如说2008年的时候,美国大选嘛,我当时在国外,但是我也会看新华网或者是新浪网,它们的报道,然后就可以看到,中国对这方面的报道就铺天盖地,有时候就具体到,就是说不但是它们的政策,候选人的背景在讨论,就是具体到希拉里那颗眼泪是不是真的,或者是麦坦恩的老婆是干什么的。但另一方面就是让你觉得特别滑稽的是,在你自己的祖国,你是不可能看到大家在讨论我们的领导人是怎么产生的。

我们是不知道的,所以这是一个很滑稽的场面。就是说权力的屏蔽就导致我们生活在一个哈哈镜的世界里面。有些很重要的东西被无限的缩小,有些其实很不重要的东西被无限的放大。生活在一个哈哈镜的世界里面,我们看不到我们真实的生活和事实是什么,这是一个权力的屏蔽。

还有第二个屏蔽是什么,价值的扭曲或者缺失。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有些事情我们看到了,但我们不觉得它是一件事。为什么我们不觉得它是一件事呢?因为我们的价值体系不支撑我们把它看成一件事。我举个例子,比如说美国的关塔那摩监狱在美国是个非常重大的事件了,就美国政府未经审讯关押了几百个恐怖分子嫌疑人。这件事在美国是非常大的事,风起云涌的抗议,从公民团体到律师团体,到新闻媒体,非常非常多的就是抗议,甚至很多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也会针对这件事情来说美国政府。

但另一方面你看到了什么,就在我们自己的国家,未经审讯的关押了何止几百个,但是我们会把它当成一件事吗?我们有多少人把它当成一件事来看待的呢?权力的屏蔽,最多是导致你敢怒不敢言。但是我们有多少人会感到愤怒呢?价值的扭曲或者缺失,会导致我们对事情的判断力,对事情的观察是有选择性的,就是说,我们可能会Look at something,但是不会真正see it,就是我们看到一些事情,我们不会真的看见那些事情。

但是非常有趣的一个对比是,在其他的一些国家是事情的,我们不把它当做事情。但是在其他一些国家不是事情的,在我们这里可能就成为事情。就举个例子,前两天我看电视,有点被雷到了。当时的那个节目是讨论什么呢,在讨论中学学校的校方有没有权利管理女生的发型,在讨论这么一个事情。前一段时间有一个女孩子不是给逼死了,好像她可能烫过头发,然后就是三番五次的学校说你的发型不合格,因为小孩子精神比较脆弱,就跳楼自杀了,这是一个很大的悲剧。

对我这种人来说,我觉得有这种讨论,都是对人的羞辱,因为谁有权利来支配我的身体,我怎么使用我的身体?但是在中国,不但有这种讨论,而且现场的很多嘉宾、观众,非常理直气壮地说,我们就是有权力管理,我们就是有权力管理你剃什么发型。所以你看这个国家,我们的价值体系支撑什么样的问题意识。一方面,我们觉得女孩子剪什么发型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另一方面,成千上百的妇女被抓去强制堕胎,这不是问题,这不会引起我们的愤怒。在我看来是一种价值的扭曲和缺失,它会扭曲我们看到的现实是什么,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什么东西会屏蔽我们对现实的观察?这个东西它未必是和政治体制相关的,很大程度上我想也是跟人性的局限性有关系的,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井底之蛙,我们看到的现实都是有限的,我们肉眼能观察到的、能听到的东西都是有限的。

这种有限性,有时候就会把我们看到的这个局部的东西当做全部的现实。比如说我们现在在北京,据我观察,我在国外生活的很多年,我的朋友圈子的生活水准和我在国外的朋友的生活水准是差不多的,甚至可能更高。但是如果我们把这个现实当成全部的现实,当做中国的全部现实,我们对现实的诊断和问题的解决方案的提出,可能都是有偏差的。

就在我们说话的此时此刻,可能还有人关在像类似于那种黑监狱里面,可能还有就是人在黑窑里工作。可能还有很多像那种富士康的小孩,他们一天工作12个小时,不许说话,他住在一个不太好的生活条件里面。所以我觉得我们要时时刻刻提醒我们自己,我们所看到的现实并不是全部的现实。

时间上的距离也是一样的,因为我们自己的生活,是一个碎片,我们是巨大链条当中的一个,一个环节。我前一段看德国的纳粹史,德国很多看似很正常的人,为什么他们会成为纳粹罪行的一个很重要的参与者?他讲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每个人他在这个体系里面,他可能仅仅都是一个螺丝钉。比如说我仅仅是把犹太人推上火车的人,我跟这个事没什么关系,这事不归我管。或者我仅仅是把这个犹太人登记在册的人,这个事情也不是由我负责。或者像朗读者里面那个女的讲,我仅仅是看守,这件事情我也不负责。他们所有的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链条组合起来,成了一个巨大的悲剧和罪行。

所以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也是一样的,有的时候,可能我们的沉默,恰恰是一个巨大悲剧的链条里面最重要的一个环节,不仅仅是环节之一。所以我觉得有的时候,我们要提醒自己,把我们自己从井底之蛙那个井底给拔出来,俯瞰我们生活更大的一个时空,我们才能看到事实和生活本身。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虽然我们可能东张西望,但是我们看不到现实,我们需要去发现现实,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哈哈镜里面,因为我们的价值观是有问题的,因为我们是井底之蛙,所以我们看到的东西是有限的。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作为生活经验 经验的政治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