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27期]对话刘瑜:作为生活经验的政治

2010年11月23日 17:43
来源:凤凰网读书

 

刘瑜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刘瑜:我是一个丢掉幻想的民主主义者

读者:刘老师您好,我曾经问过很多的有一点良知的知识分子和一些为我们民族散发过一些光和热的人,我问他们对民主持一个什么样的态度。他们在那种无力感的趋势下持的是一种非常悲观无助的态度,我想请问一下你们持的一种什么样的态度?谢谢。

刘瑜:你是说对于我们民族的未来,持一个什么样的态度是吗?这个问题好大啊。我前一段接受过一个访谈,我不知道可能你们有些人,也许看我的博客就会注意到,那个访谈的标题就是《我对中国的未来持有审慎的乐观态度》。我觉得在全世界来说,比如说民主化的问题,因为我比较关心政治方面的,除了新加坡和石油国家,人均GDP,就是购买力来说,人均GDP8000以上的,已经没有非民主国家了,中国现在的购买力GDP,已经达到人均6000多。实际上我相信,就算中国由于传统文化,缺乏民主的传统,就算由于中国制度的缝隙比其他很多国家要小,也许8000这个门槛对我们来说太低,也许我们可能10000,也许可能15000,也许要20000。但实际上,中国人均GDP的购买力,可能到2025年就会到达20000,按年均7%的发展速度来说,2025年就能达到20000。所以我觉得如果是到时候中国还是现在这个样子,那我可能真的可以说所谓的中国模式可能就真的存在了。但现在说这种话还为时过早,就是因为我们的发展刚刚进入一个可能会引起政治变化的阶段,我觉得只要我们的经济不断的发展,我们的社会越来越多元,我相信它还是会往一个比较好的方向走的。

读者:刘老师,我就刚才那个问题接着问您一下,刚才说如果我们这一代人的期待值比较低,我们会感觉不悲观一点。那么如果评价我们现在对于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期待值,您是不是认为如果我们期待值比较低是一个可以接受的事情?

刘瑜:我觉得我们的期待值比较低是不得已的事情。我前一段时间看有一个人写,在国内如果你们不是做政治学研究的可能不是很清楚这个人,这个人列奥o施特劳斯。就是国内也有所谓他的热,但是我觉得国内有多人对他实际上是一个误读和误解。有一个美国的学者叫什么史密斯,他写的关于施特劳斯的一个评论,他说的有句话是我印象挺深刻的。他说他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但是他是一个丢掉幻想的自由主义者。那么我觉得对我来说,我是一个丢掉幻想的民主主义者,我说的是民主不是民族。一方面我是认同这个价值的,而且我相信只要不出什么大的意外,中国也会向这个方向走的。但是另一方面,因为我做比较政治学的研究,我看到太多民主化在很多国家存在着问题。比如说你看俄罗斯,普京几乎就像一个新的独裁者,然后你看到委内瑞拉,这个民主化的国家它在民主化的过程中,出现三权分立完全的坍塌。你看到肯尼亚,这个民主选举带来它族群的流血事件,我觉得事情只能是一步一步来,一步一步解决。

对中国来说,我觉得也有悲观的理由。我前一段看见史天健老师,也是我在清华的一个同事,他们做的一个调查。就是显示中国实际上63%的人,已经认为中国现在或多或少已经是民主了。因为中国人对民主的理解是有误差的,就是什么叫民主,就是领导跑到民间去跟大家握握手,大家就觉得这就是民主了。

所以有的时候,觉得我们作为一个掌握知识比较多的人来说,受过比较高等教育的人来说,有的时候我们可能需要等一等我们这个社会,我们需要更多的普及一下我们的思想。对我来说我的乐观实际上是建立在对所有的这些问题的认识的基础之上的。我觉得如果你认识到所有的这些问题,你不可能预期太高的,你的预期只会是比较低的。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作为生活经验 经验的政治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