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27期]对话刘瑜:作为生活经验的政治

2010年11月23日 17:43
来源:凤凰网读书

 

读者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刘瑜:没有自由的民主非常可怕

读者:刘老师您好,刚才您提到我们可以通过民意调查来引证政府的有效决策是否符合民意,是否能够得到民主的支持。但是我想在表达自己民意的时候,其实是需要一个全面的事实作为基础的。但这又需要我们的新闻媒体有一个健全的制度去保证,所以您觉得这是不是蛋生鸡,鸡生蛋的问题?

刘瑜:我同意你的看法,如果政策的出台和民意能够对上,这是民主的一个表现,但是另一方面如果这个民意本身是被操纵的呢。所以我觉得这个民意本身,一个真正的民意一定要在一个比较多元的信息来源基础上才能形成,否则的话,比如说在中国的1966年9月份你去做一个民意调查,你就会发现就是说可能所有人都支持打倒走资派,暴力的去打破四旧等等这些东西。所以,在我看来没有自由的民主是非常非常可怕的,就是说民主制度一定要和自由的媒体、信息的制度相结合才是一个健康的制度。

读者:这种状况会随着我们的民主制度不断的完善而有所改变吗?而我们言论的发表应该交给比如说凤凰台那样的比较中立的媒体去完成?

刘瑜:我觉得在中国现在媒体的独立性的确是比较欠缺,但是另一方面,说实话我觉得这几年我也看到越来越有更独立的媒体的声音在出来,尤其是纸媒方面。相对来说,南方的报业系统,还包括财经、新世纪,我觉得有越来越多独立的媒体出来,更不用说网络。现在很多消息都是先从网络上出现,然后其他的传统媒体再去追,这个是一个比较好的现象。

但是,至于能发展到什么程度,我想这个还要看政府管制的程度。说实话我听一些媒体界的说,这几年的形势也不容乐观。

读者:刘老师我有一个问题,因为我是学新闻的,我们有个老师跟我们说,我们肩负着对外宣传的重任,要让世界认识真正的中国。星期三王惠林老师告诉我们各种黑暗的方面,我们在网上也会看。我们同学分成两派,有一派认为我们要维稳,现在这种状况只能慢慢改变;其他的同学就会认为如果我们现在不把这种黑暗揭出来的话,可能以后越堆越多,会导致人心的失望,媒体要客观真实。我就有一种不知道怎么取舍的感觉。从这个方面去报道也是正确的,从那个方面去报道也正确的。但引导思考的方向就会不一样。我想问一下刘老师,您是怎么取舍这个问题的?

刘瑜:昨天其实我也在和一个朋友讨论这个问题,就是所谓的维稳问题,要不要去报道它。我觉得我们不能讨论要不要稳定,我们要讨论是什么样的稳定和谁的稳定,这是很重要的。如果这个国家每年有9万起群体性事件的话,如果你发展到用安元鼎的黑监狱把那些访民给赶回老家去这种方式维持稳定,你觉得是一种正义的稳定吗?所以我觉得要把稳定的概念给拆开来看。

读者:改革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这种稳定是在一定条件下的稳定,我们不能一窝蜂把那个问题完全挑开。富士康的人给我们学校做报告的时候也说,你们媒体一窝蜂地来报道我们,把我们富士康的形象给扭曲了。有时候我也会觉得他说的也有他正确的一面,所以这两个方面是矛盾的。

刘瑜:我也同意你说,比如说循序渐进,但是我觉得循序渐进最重要的一个词是进而不是退。新闻媒体报道方面,实际上没有循序渐进甚至可能是循序渐退。还有一点就是说市场的力量,包括媒体的力量也是一种市场的力量。我觉得它一般来说是多元的,它会有一个自我的平衡。并不是说让大家去报道这个,比如说你说的这个富士康的事情,所有人都说富士康的坏话。比如说我刚才提到其实有一帮自由派,他就会说这是一个很自然的东西,其实富士康并不像人们说得那么妖魔鬼怪。所以我觉得市场的力量会带来多元的声音,它自我内部有一个平衡,未必是要你政府去来强制放大某一种声音缩小某一种声音,有一些担心其实是多余的,没必要的。

刘军宁:我想请问一下刚才这位同学说的一窝蜂,如果出现了一个重大新闻事件,记者该不该一窝蜂地去采访?如果不一窝蜂的话怎么办,中宣部今天派几个明天派几个,哪个报纸被愿意排到后天去采访今天的新闻。所以一窝蜂是一个不存在的事情,因为你要办报纸,每一份报纸无论大小,都有报道当下发生事件的权利,为什么这些人每个报纸都派记者去采访同一件事情叫一窝蜂呢。所以一窝蜂显然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分配者的角度来看的,而我认为这样的分配者是不应该存在的。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作为生活经验 经验的政治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