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45期]熊培云VS刘瑜:我们为何失去了自由?

2011年04月12日 17:16
来源:凤凰网读书

欢迎来到凤凰网读书!2011年3月26日,第四十五期读书会在北京单向街书店举行——邀请嘉宾是南开大学副教授、《自由在高处》的作者熊培云,以及清华大学人文社科学院政治系副教授、《民主的细节》的作者刘瑜

本次活动我们在凤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http://t.ifeng.com/ifengdushuhui)及凤凰网读书频道官方微博(http://t.sina.com.cn/ifeng001)进行了预告和提前交流,欢迎加入和关注。

编者按:

本期凤凰网读书会邀请的嘉宾是南开大学副教授、《自由在高处》的作者熊培云,以及清华大学人文社科学院政治系副教授、《民主的细节》的作者刘瑜。

刘瑜曾经也做客过凤凰网读书会,作为一位大家喜爱的女性公共知识分子,她的很多观点以及文字都被大家积极转载。而熊培云老师在出版《重新发现社会》后,其文字也迅速得到读者们的认同。活动前,我曾对刘瑜说:网上有人回应这次嘉宾的安排-——真是梦中出现过的场景啊。因为此前刘瑜老师专门写书评推荐过熊培云老师的书,文章受到读者的欢迎,所以很多读者都期盼这两位同为老乡,又在公共话题领域惺惺相惜的知识分子能有一次对话机会。这次活动也特别考虑到这一点。

刘瑜曾在书评里这样写道:一个理想的国家和社会关系,莫过于“我挑水来你浇园”。但如果这句歌词改成了“我挑水来我浇园,或者“只许我挑水,不许你浇园”,结果不但往往是空头支票下的无所作为,而且是民众在被长期剥夺公共事务参与权之后公共意识的萎缩。我们常常听到人们指责国人冷漠。其实,一个长期被禁锢在轮椅上的人,我们很难指责他肌肉不够发达。现在,我们已经发展到这样一个时代,你不能以关爱的名义把一个人禁锢在轮椅上,因为轮椅上的人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双腿,他要站起来。

其实,或许我们从来也没有失去过自由,你即你自由。

 

熊培云 著 新星出版社 2011年1月 出版(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房龙与希特勒“奋斗”之不同

凤凰网读书:谢谢大家来到单向街沙龙和凤凰网读书会,今天是单向街十分拥挤的一次,刚才费了很大的工夫挤进来,心里很感动。这么多的朋友都有这么大的热情,主要是因为我们今天的两位嘉宾比较特殊,一位是《重新发现社会》、《自由在高处》两本书的作者熊培云,一位是《民主的细节》和《送你一颗子弹》的作者刘瑜,都是当下影响最大的公共知识分子,所以我想大家一定也是非常珍惜这个机会,能跟两位嘉宾面对面,和他们交流。

熊培云:其实我首先想说非常抱歉,因为我赶过来的时候,大概是1点钟,已经没有座位了,大家提前2个多小时来占座,真的是非常辛苦,地方其实也不小,因为我们人比较多。还有一个原因是刘瑜老师来了,刚才挤进来的时候,学生比较多,他们小声的说“就是她,就是她”。刚才我在外面看到有人跟她合影,所以你们占着座,其实也挺吃亏的,羡慕嫉妒恨。

我跟刘瑜老师实际上有好多渊源,我们是从小在一个湖边长大的,湖比较大,鄱阳湖,她在鄱阳湖的东北,我在鄱阳湖的西南,然后我们一起上的大学,后来我们都出了国,又在《南风窗》一起做同事,她是驻美国的记者,我是驻欧洲的记者,在今年1月份我们一起去领了证--关于书,一个媒体给《重新发现社会》发了一个年度的证书,刘瑜老师的《送你一颗子弹》也拿了一个奖项,姜文的《让子弹飞》就是根据她的书拍的,好多人都这么说。(全场大笑)

其实今天带了两本书,一本是《老罗的奋斗》——《我的奋斗》的一部分,希特勒写的《我的奋斗》你们都知道,我另外带了一本叫《我们的奋斗》,房龙的,非常有意思。1937年,希特勒自己出版了一本书,房龙是荷兰人,后来在美国出了这本书,书有个副题--对阿道夫•希特勒《我的奋斗》的回答,为什么把这个书拿出来?我想说的是什么?就是在我们的社会,我们的世界存在着一种观念的冲突,希特勒认为他做的事是正当的,而房龙说你那样做非常的危险。

1939年房龙的老家荷兰,就被德军占领了,然后到1940年的时候,房龙写过一本书叫《宽容》,25年后再版,原来出版社就跟房龙说,你把原来那种乐观的东西删掉吧,再加点其它的东西,《宽容》再版的书里面就有那么一个后记,后记的名字叫《但是我们这个世界并不幸福》。就好像在修正他原来的一个乐观的态度,因为在1940年的确全世界都水深火热,非常糟糕。在这个情况下,他觉得是不是要重新反思他的一些东西。

另一方面,他也想说《我们的奋斗》还是一直在继续,他这个《奋斗》就是英文combat,就是战争的意思。我们刚才说在我们世界上一直存在着一个观念上的冲突,我今年自己是有一个简单的想法,想做一系列的讲座。

“这个世界会好吗”和房龙说的“但是我们的世界并不幸福”,可能有一些东西是一样的,他们也是在判断,但是我自己是这么想,“这个世界会好吗”本身在表达我们自己的一些意思,比如说我们关心这个世界,我们也疑虑这个世界,我觉得有很多事情值得我们担忧,另外我们对这个世界有期许,希望将来能够更好一点,另外一个,我们来谈这个事情的时候,实际上还有第四点,就是我们带着自己的主张,带着自己的见解来了,希望是不是能够通过我们的交流,促进观念、关系的变化。

我一直在说,其实我们写作者和演说的人不是什么敌人,如果有敌人的话,有需要改变的东西的话,无外乎是两个,一个是观念,一个是关系,通常关系比较难改,我们就一点一滴的先改变观念,让观念有所改变,我今天其实还准备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长的一个讲稿,但我不会讲这么多,我每次做所谓的讲座之前都会做很细的准备。

往期精彩内容

[读书会第42期] 沈旭晖VS陈冠中:国际政治梦工厂

[读书会第41期] 闾丘露薇VS胡泳、金玉米:拒绝“偏见”报道

[读书会第40期] 胡赳赳VS陈丹青、李健、叶蓓:北京的腔调

[读书会第39期] 易立竞VS张亦霆:明星访谈“有问题”

[读书会第38期] 李长声VS止庵:解读太宰治自杀之谜

[读书会第37期] 对话黄梅:人人都是奥斯汀

[读书会第36期] 周云蓬VS柴静、罗永浩:从诗歌回到现实

[读书会第35期] 对话李敖之子李戡:我信仰家族的根

[读书会第34期] 叶锦添VS乔晓光:追问东方的文化

[读书会第33期] 韩松落VS吴虹飞:为了报仇看电影

[读书会第32期] 苏伟贞VS骆以军:《时光队伍》里的“盗梦空间”  

[读书会第31期] 金错刀VS吴声:微小创新如何能颠覆世界

[读书会第30期] 马世芳:一个台湾人的两岸流行文化经

[读书会第29期] 彭浩翔:爱的地下教育 寻找人生G点

[读书会第28期] 比尔波特VS叶南:背包客与旅行家

[读书会第27期] 刘瑜VS许知远VS刘军宁:作为生活经验的政治

[读书会第26期] 柳红VS阿忆:八零年代经济学人的光荣与梦想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熊培云 刘瑜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