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45期]熊培云VS刘瑜:我们为何失去了自由?

2011年04月12日 17:16
来源:凤凰网读书

熊培云、刘瑜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为何我们这个世界充满暴力?

熊培云:我在深圳谈的是暴力,我们这个世界的确充满了暴力,连孩子都会直接说“很黄,很暴力”,回想我们20世纪就是一个充满了暴力的世纪,非常非常多的暴力,比如说战争,再往前到太平天国运动,实际上那个从金田村又一直开始往北杀,杀到我们老家九江的鄱阳湖,我们的祖先都有记忆,然后再杀到南京去,成立所谓的天国。

但在那个过程中中国损失了将近1亿人口,但我们嫌打得还不过瘾,所以20世纪就继续打,20世纪辛亥革命其实本身没死多少人,之后那种军阀混战死的人非常非常多,军阀混战打完了以后又北伐,北伐完了又是围剿与反围剿,就是共产党要推翻国民党的政权,又是在我们老家,死了很多人,最后共产党撤了,但是日本人后来又来了,国民党说我们要搞疆土抗战,所以打的过程中也一样有暴力,我们自己也烧掉很多房子。

日本人退了以后,我们还继续打,我们全面内战,原来开始是疆土抗战,后面一打就死几十万人,甚至上百万人。马英九去年这么说,“我们炎黄子孙真的不能这样再搞内战了,当年的内战就把我们国家打成什么?”有一个中国人到国外说过一个词,美国人不知道的一个词叫hotland,没有这个词,就是热土,我们年年打仗,最后把我们的土地打成一片热土了,所以现在国内要求投资的时候就说,你快到我们这来,我们这全是“热土”。

我们现在的足球赛也是那时候学来的,我们从不搞联赛,但是我们永远主场作战,我们只在本国的领土上打,不到外国打,也打不出去,就是人家说的叫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在整个的20世纪,不光是纯粹的打仗,也包括了斗地主,斗资产阶级,斗知识分子,反正各行各业都在斗,像毛泽东也说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最不济的还是与人斗,其乐无穷,的确斗得非常厉害。

这有一个数据,在二战的时候全世界死了6000万人,中国死了1800万,因为不断的搞运动,最后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死了3600万人,后来还有一个数据包括文革内乱,中国非正常死亡的人数是5725万,这个能赶上全世界二战的人数了,所以说我们充满了暴力。

有一句话我特别喜欢的是阿马蒂亚•森在《身份与暴力》的一句话:无知的军队在黑暗中混战。我觉得我们整个20世纪就是这样子,是一个流血的世纪,是一个充满暴力的世纪,是一个不断革命的世纪,死了很多人。为什么我喜欢这句话呢?因为有一个词叫“无知”,这个“无知”不是骂人的话,是客观的存在,我们因为观念上的原因,因为有太多不好的观念,最后形成一个特别恶劣的关系。

整个来说,在一个人命不是很值钱的世界,一个国家,一个时代,我们所谓的公民实际上用前几年猪肉涨价的时候叫国家储备肉,每个人实际上本来是一个很鲜活的个体,只是被调来调去的肉,需要用的时候就要用,我想这个对于现在这个时代本身观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原来就是都弄权力,现在基本上只要读过书的,都知道有一句话叫“风能进,雨能进,国王的卫兵不能进”。就是讲大家的私产观念,比如说原来前几年酒仙桥那边有一个民主投票,小区里的人投票说是不是可以拆迁,如果多数人认同的话,那就可以拆了,可我们讲这不是民主,这个也是多数人的暴政,就是这种群众说可以把什么东西给摧毁就能摧毁。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熊培云 刘瑜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