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45期]熊培云VS刘瑜:我们为何失去了自由?

2011年04月12日 17:16
来源:凤凰网读书

刘瑜:越博弈,空间会越大

读者:想接着之前的话题。对于抢盐事件是怎么看的?中间有一个盲从的问题?为什么中国人这么容易盲从?是人性本来就这样的,还是中国人特殊?

熊培云:关于抢盐的问题,我刚才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大概的意思是说“抢”是我们的民族精神,没有不抢的。所谓的革命就是当时抢完地主的抢资本家,抢完资本家的就抢农民,所以也有人觉得说中国人没有耐心。另一方面,现代人,其实你连一个等绿灯的时间都不给,很着急。

另外搞建设也是一样,就是拼命的要抢工程,抢工期,我们现在所谓的GDP也不能抢什么,我们要抢的坐世界头号的大国,这也是在抢。因为这种抢的原因,我觉得把中国很多美好的生活给消蚀掉了,包括我们讲秩序,讲排队,其实是很重要,但是很多人总认为,我先买完之后,就把这个秩序的问题解决,其它的就不管。

买完之后,他也不是要去做很重要的事情,因为他可能去逛别的地方去了,但是他一定要抢,其实买盐也有这个关系,抢是一种福利,别人能抢到,我就抢不到,觉得很失败。心理上是有一些问题。

读者:两位老师好,今天真的是非常的激动,因为我知道刘瑜老师是人大毕业的,我们几个人都是来自人大的,我知道现场肯定还有很多来自人大的同学。我想问两位老师,我们应该如何在大学中,追寻到更多的自由,还想问刘瑜老师,您有没有可能在以后回到人大做一次讲座?

刘瑜:据我所知,大学里,现在对学生管制的范围好像很不好。包括最近北大出台了一个针对学生过激言论的这么一个政策法规,有学生想独立的选学校的学生会主席,遭到种种的打压,但是我觉得在学生中也还有一些清新的力量。

不知道现场有没有北师大的小朋友,比如我前一段时间接触到北师大做了一个叫农民之子的协会,他表面上叫农民之子,实际上它涵盖的内容挺多的,做很多公益的活动,做很多社会调研的活动。

还是回到我刚才讲的,还是有很多事情,你们是不能做的,但是在你们能做的事情里面,那个空间也不是那么的小,而且所谓的能做的事情,这个边界的勘定本身就是一个学生和校方互相博弈的过程,如果你不去参与这个博弈,这个空间可能就会越来越小,但是如果你不断的去探测它,不断的去拓展它,可能它这个边界反而去扩大一些。人大做讲座肯定是要去的。

凤凰网读书:好的,很感谢有这么多同学、读者来现场。感谢熊培云和刘瑜老师。今天凤凰网读书会先到这,我们下期见。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熊培云 刘瑜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