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46期]杨葵VS老六、柴静:凡人《百家姓》

2011年04月19日 19:00
来源:凤凰网读书

欢迎来到凤凰网读书!2011年4月10日,第四十六期读书会在北京钱粮美树馆举行——邀请嘉宾是作家、出版人杨葵、张立宪(老六),以及著名记者、主持人柴静,他们围绕着杨葵新作《百家姓》,在读书与写作心得方面进行了对谈。

本次活动我们在凤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http://t.ifeng.com/ifengdushuhui)及凤凰网读书频道官方微博(http://t.sina.com.cn/ifeng001)进行了预告和提前交流,欢迎加入和关注。

编者按:

本期凤凰网读书会邀请的嘉宾是作家、出版人杨葵、张立宪(老六),以及著名记者、主持人柴静,他们围绕着杨葵新作《百家姓》,在读书与写作心得方面进行了对谈。

杨葵此前也出过一本“小”书《过得去》,也是写身边的人与事。同样是干净、简单的书帧,这次却在更加具体的身边人方面写出个性,不长的文字中流露出鲜活的人物形象和有血有肉的故事,小文章装载大气度。这个往往是很多长篇大论的书中所缺憾的--就是要有那种和文字周旋的愉悦感,较着劲。读得不累,也安心。

张立宪(老六)和柴静都是杨葵的好友,常常一起交流,所以他们也算是彼此的知己。无论是读书、写作,还是价值观上,他们在不同方向上通融又互补。柴静会乐意坐在一旁当读者,然后按耐不住的提出自己的想法,再分享自己的心得。这种方式可能就是读书会的全部意义了。

来,让我们读读《百家姓》,联想一下我们身边的人与事。(编者:曾宪楠)

杨葵 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1年1月 出版(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杨葵:我关心这些普通人的琐事

张立宪:欢迎大家来到凤凰网读书会。杨葵经常出现在我的博客里,是我们老男人群体中经常谈论的对象,也是这群人中做出版时间最长的一位,当他已经从出版业退出的时候,我才刚刚加入。关于他职业生涯中编的书,很多人已经分享过,至少如今很多考上大学的人据说曾受到《哈佛女孩刘亦婷》的启发。他编的其他文学、文艺方面的书更多了,陪伴了很多人的读书生涯。但是他写的书很少,最近的两本,一个是去年的《过得去》,一个是今年的《百家姓》。我拿到《百家姓》之后,把它放在我们《读库》的淘宝店销售,卖得很快。我觉得太没天理了,这么薄一本书,卖二十块钱,找谁讲理呢?

按照中国传统说法,书分为经史子集,最近几十年,对于“集”的出版是非常不在乎的事,我可能就想出一本小书,比如记述在钱粮胡同的一个下午,这在民国都是很常有的事,但是现在这样小巧的书越来越少。《百家姓》这本小书,有的人拿到的可能已经是加印的了。这本书的销售貌似没有天理,但还是有一定的道理。《过得去》和《百家姓》都是杨静武担任的责编,我建议先请他来介绍编辑出版的过程。

杨静武:刚开始的时候没有想做成这样的一本小书,我还是常规的想法,希望杨葵在我们出版社的两本书,开本一样大,这样往书架上好摆,看着比较规整。但是,这本书的内容跟感觉和《过得去》并不完全一样,做成像目前这样一个小书的话,跟文字的内容会更贴切一些,另外,《百家姓》是老的三十二开,是最基本的开本,但是现在这种开本的书反而少了,所以我们反其道而行之,把它做得规规矩矩,做小了之后,在书店或读者那里反而容易凸显出来。这是一个基本的考虑。

这本书的内容分为四辑,有的读者可能不知道分辑的道理在哪儿。另外,每篇文章的名字也有一些考虑,现在都是很简单的,比如小张、小王、老罗这样,当时也想过要不要加形容词,因为看目录都是小张、小王的话,感觉可能有点别扭,但是后来把这个想法也去掉了,还是保持最简单的样貌。分成四辑的基本考虑,是希望调节一下阅读的节奏。另外还是有一些标准在里面,但并不是整齐划一的,因为整个文章风格比较统一,没有那么硬性一定要怎么划分,只不过大概地调了一下。

在编辑过程中杨葵会提一些意见,因为他也做了很多年编辑,有自己的一些想法,不过跟有些作者不同的是,杨葵的意见比较专业。有一些作者比较麻烦的是,他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样的感觉或者模样,所以我们不断给他方案,作者就否定,你问他要什么样的,他又说不上来。所以我们并不怕作者提很多意见,但是如果他给不出明确意见的话,就会有些麻烦。

杨葵:在出版过程中,我一直提醒自己别意见太多,因为作者过多干涉出版过程挺招人讨厌的。可还是没忍住说了一些建议,比如标题到底是前面加一个定语,还是按照最简单的小张、小王这样,哪样更好。我和静武商量问题很融洽,最后意见很一致。

张立宪:这本书的写作过程你给念叨念叨,因为也写了好多年了。

杨葵:我在“自序”里说了一些。最早的一个缘起是理发店的小张。特别巧的是,这本书上市之后,大概在3月中下旬,我有一天下楼遛弯,看到一个人抱着个小孩冲我打招呼。我看了一眼没认出是谁。又往前走了两步,他又叫,我再看,认出来了,是小张。小张在我家楼下租房子,开了一间自己的造型设计室。我现在这个脑袋,就是前天去小张那儿剪的。小张说,已经忘了当年给我剪的什么发型,我说我也忘了。他一边给我剪头发一边说,儿子现在三年级,现在租的房子很贵,十万块钱一年,在北京生活很不容易……他说的这些,我听着挺入耳,听完之后高高兴兴地(说)再见回家。生活就是这样--下楼遛弯碰到一个故人,俩人聊聊家常,我也跟他说说我在这住了五年没有搬家……挺好的。这本书的写作最早是从小张开始,书出了,来做这活动,之前又碰到小张,我觉得,这是一个很美好的“小圆圈”。

我对生活当中这些琐事、这些普通人感兴趣,大多数人不屑于写这些。

这一两年,所谓“民国范儿”流行,假如我们想了解了解“民国范儿”,看看民国的书,看什么呢?林语堂《大荒集》这一类么?里边的文章跟当下很多精英知识分子写的文章是一样的,关注的点也一样--社会为什么不公平,政治为什么腐败,人际关系为什么丑恶……我对这些书不太感兴趣。我想了解那时候的人怎么生活,想看看写这些内容的书。我最近在读《北平生活费之分析》,陶孟和三十年代写的,从中读到那个时候的人都在干嘛,买了多少煤,一天用了多少油……我关心这些普通人的琐事,这些东西吸引我。

有人批评我写这些太琐碎,可我喜欢呀,我也是个中年人了,就想干点想干的事,写点想写的东西,我觉得可以。

张立宪:去年《过得去》出版时,还有罗永浩的《我的奋斗》。我跟杨大婶议论说,老罗的书说的是“娜拉出走”,你的书说的是“娜拉出走之后怎么办”。出走之后,生活在继续。杨葵的书,记录的就是打发掉时间、打发掉日子的状态。

杨葵:刚才说到林语堂的《大荒集》,表达了很多对人生的不平、对社会的不平,我相信林语堂到晚年会认为《大荒集》写得不好。人人都在观察,在表达,随着年龄不断增长,会越来越希望观察和表达更深入一些,不要流于表面。

我写这些很琐碎的事,貌似很温和,大家都说我脾气很好,可我自己知道,其实这里边也有一些不平。确实也有人看出来了--说隐藏着很深的不平。这些不平我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表达。

张立宪:在座应该都看过这本书了吧?大家最短是用多长时间读完?我看有人说三个半小时读完的。针对这么一本小书,写一千字的书评可能都很困难。有一千字的书评吗?

读者:网上有一些读者说,杨葵这本书有一种不易察觉的居高临下的优越感。我倒没有这种感觉。后来我琢磨了一下,能读出所谓优越感的读书人,我认为他们心态是不一样的。这本书里本身写的就是普通人,如果写一个大人物,也是以很平常的角度,甚至是拉开一段距离的旁观者的眼光去写这个人。我感到杨葵是这样一个写法。另外,杨葵的这种不平之气用文字宣泄,我觉得他是借着文字对自己进行鞭策修为。

张立宪:我和杨大婶在写作观念、编辑观念上有很多一样。你不能用不平来表达不平。昨天晚上我们吃饭,一个女孩说到和她男朋友的矛盾,女孩母亲问你们家是哪儿的,男孩说紫竹院。她妈说,哦,是二环外的?男孩一下很冲动,说你们家不就是通县的吗?我们家不住二环里,就丢人吗?这么敏感的人,确实没办法。

杨葵:我也有一个段子。石康最近去美国了,这是他人生四十多年头一次迈出国门,所以特别兴奋,每天写微博说美国怎么好。另外一个朋友在微博上回复说,你个土鳖,乡下人进城,太兴奋了吧。石康反过来开玩笑说,我再土炮也是宣武区的,你一个石景山的还说三道四。当然这些都是朋友之间开玩笑,没有恶意的。

张立宪:我前阵子见到一个老画家,他感慨说好多年不画画,因为他一画画就想我画这幅画值三万,画那幅画能值五万,别人求他的画也是这么计算好的,成本核算的这种习惯深入骨髓,看任何一个事都想多少钱,值不值。

杨葵:我做编辑做惯了,会自己不断想选题。我自己写东西的时候一直摆不正位置,经常会篡位到一个编辑角度考虑问题。我经常在网上搜索《百家姓》的各种反馈,其实这是又把它当成自己编辑的一本书了,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作者啊,就有种丢人的感觉。

可我确实很关心各种意见反馈,从中能得出不少结论。

写完这本书,我又会篡位到编辑角度想,下一本写什么呢?很多人劝,多写几篇“百家姓”,再出增订本。可是我又想出了新的选题,此时此刻正在写,跟前面几本完全不一样的一本书。我不缺选题,值得写的东西太多了。

往期精彩内容

[读书会第42期] 沈旭晖VS陈冠中:国际政治梦工厂

[读书会第41期] 闾丘露薇VS胡泳、金玉米:拒绝“偏见”报道

[读书会第40期] 胡赳赳VS陈丹青、李健、叶蓓:北京的腔调

[读书会第39期] 易立竞VS张亦霆:明星访谈“有问题”

[读书会第38期] 李长声VS止庵:解读太宰治自杀之谜

[读书会第37期] 对话黄梅:人人都是奥斯汀

[读书会第36期] 周云蓬VS柴静、罗永浩:从诗歌回到现实

[读书会第35期] 对话李敖之子李戡:我信仰家族的根

[读书会第34期] 叶锦添VS乔晓光:追问东方的文化

[读书会第33期] 韩松落VS吴虹飞:为了报仇看电影

[读书会第32期] 苏伟贞VS骆以军:《时光队伍》里的“盗梦空间”  

[读书会第31期] 金错刀VS吴声:微小创新如何能颠覆世界

[读书会第30期] 马世芳:一个台湾人的两岸流行文化经

[读书会第29期] 彭浩翔:爱的地下教育 寻找人生G点

[读书会第28期] 比尔波特VS叶南:背包客与旅行家

[读书会第27期] 刘瑜VS许知远VS刘军宁:作为生活经验的政治

[读书会第26期] 柳红VS阿忆:八零年代经济学人的光荣与梦想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百家姓 杨葵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