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46期]杨葵VS老六、柴静:凡人《百家姓》

2011年04月19日 19:00
来源:凤凰网读书

杨葵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怎样的书值得十年后重读?

张立宪:如果以后只剩下中国出版物,拿一本《百家姓》一看,中国人都特好。这里面对一些人的毛病,或者对人性稍微阴暗的东西写得很少,写的多是温情、有趣的一面。

杨葵:不少人批评了我这一点,说我写得过分温情,显得有点假。我呢,写的时候并没有在意一定要写温暖的一面,或者一定要躲避阴暗面。我只是偶尔想起一个人,让自己的思绪散漫开去,在散漫中多待一会儿,那一会儿中,我想到的就都是那些美好的事,所以写出来就这样了。所以,是隐性的自动选择吧。

张立宪:其中“张小花”这一篇,不知道在座的看了之后(有什么感觉),假如你是小花,你会接受一个人这么写自己吗?我读了以后觉得写得挺好,很生动,很有趣,也抓住了这个人的点。但是听说小花姑娘看了之后非常生气,恨不得跟你绝交。你怎么理解这种?

杨葵:我也不知道,据说她认为我是在损她,靠写别人的缺点哗众取宠。我觉得没有啊,我想到她,就想到了这些,我不觉得这些内容是损她。不过我在写的时候,常会提醒自己一点--不要写太多八卦,尤其是一些女孩的八卦。这是自觉的。但并没有说,一定不要写阴暗面。思绪散漫时,可能也会有缺点啊什么的跑出来,但比起那些温暖、美好的记忆,它们太微弱了。

张立宪:有的时候写之前心态已经变过来,没有那么多怨气。

杨葵:对,没想起那么多怨的事,我又不是天蝎座,哈哈,老六他们天蝎座爱记仇。

张立宪:你写的很多不是只一面之缘的人,有很多是几十年的朋友,相识几十年的人,你往往会写岁月的开始,然后突然切换到这个人若干年后什么样,中间的过程就没有了,时间的大蒙太奇。你给解释解释为什么?

杨葵:最早是专栏嘛,篇幅限制,每个人就写一千五百字以内,不能写得太长,选取一头一尾,是比较容易的一个选择。有的也不是一头一尾,可能是中间的某一段。总之是我先瞎想着,想到差不多,再用一千五百字这个框给框起来。

张立宪:这种大的蒙太奇出来之后,把一个人岁月的开端写得很细,收尾也很细,但是中间忽略了,有点像电影中小孩的脸忽然变成老太太一样。我看到的评价截然相反,有人说淡的好。

杨葵:嗯,评价截然相反,有人觉得特别淡,舒服。有的人说特别淡,没劲。《过得去》也是,有人说前三篇好,后两篇特烂。有人说后两篇特棒,前三篇一般。有人说《过得去》比《百家姓》好,有人说《百家姓》比《过得去》好。我自己觉得都一样,因为都是自己写的。这两本书非常像,因为写作的时间、心态都差不多。可能下一本书会跟这个差别大一些。《过得去》十年以前,我出过一本随笔集《在黑夜抽筋成长》,现在看,跟这两本差别巨大,那个书就是一股戾气。

读者:这个书我还没有看。我觉得读书这个事儿,有一点挺有意思:这个书经不经看,这本看完扔到家里,十年以后再拿出来还可以看,比如王朔的《看上去很美》,我初中的时候看过一遍,大学的时候又看,觉得还能看。你觉得你这本书经看吗?假如我现在买一本,扔到宿舍某个角落,大学毕业以后还可以拿出来看吗?你十年后会看自己的书么?我觉得现在出版物太多,容易出现泛滥的现象。

杨葵:你问我,我当然说这书十年后可以再看啦。至于我自己看不看,大概二十年前,我对自己写的东西都如数家珍,我能想到每一篇怎么写的,每一篇即使不能说从头到尾背下来,但是记得很清楚中间怎么写下来的。为什么呢?就是因为经常拿出来看看。现在写过的东西我真的记不住,也证明我不看了。写完的东西,我现在不怎么看,我关注点在下面写什么,而不是写过什么。

张立宪:现在很多人写文章没有那种讲究劲儿,写得很不干净,从写作的角度,我认为杨大婶这本书值得看。原来我们经常说一篇文章或者一本书“文笔洗练”,现在很少有这种词了。现在写博客,你想写多少就写多少,没有任何篇幅和其他方面的限制,所以反而导致更加没有节制的东西。从这个角度来说,不能说它是范本,但至少是一个标本,让你知道文字的组合还能做得更简化一点,更优化一点。

读者:我觉得这本书很值得看,我是4月8日买的,这本书一出来就知道,但是我一直没买,因为我觉得这不是畅销书,应该是常销书,我早晚会买,买完当天就看了,觉得特值得看。再谈一下对这本书的想法,我看这本书写的这些人,小张、小王、小李,写到卖纸的小罗,说小罗是“年轻老派讲究人”,这句话形容特别到位,这本书里好多人都是年轻老派讲究人。

读者:我个人对杨老师的文字一直挺喜欢的,现在写作这个事变得很容易了,但是从杨葵的文字里面至少感到一点,他对文字这个事很在乎很敬畏,现在很多人写东西没有敬畏之心,不再去讲究遣词造句这方面的东西。

读者:刚才说到小花,我不知道你跟小花后来的交往怎么样?

杨葵:现在交往不多,我现在老跟这几个男的在一起,女性朋友都不见了。

读者:我不太敢评价自己身边的人物,您写作时候的心境是什么样?

杨葵:不敢评价是因为怕别人指责你、怪罪你吧?我一般对指责、怪罪选择忽视,你爱指责就指责,不跟我来往也没关系,还清净了呢,是好事儿。当然喽,我敢这么说是因为从小就不缺朋友,有资格挥霍,绝交就绝交。哈。

张立宪:如果我见到小花姑娘,我会让她想一下,写这篇文章的作者是出于善意还是出于恶意,就像我们经常判断这个人是属于有毛病的好人还是有优点的坏人,如果是有优点的坏人,就离他远点,如果是有毛病的好人,就可以接受他的毛病。但是我见到的是杨大婶,对这种误解也不会感到委屈,不会解释,因为所有的解释在文章里已经有了,为此失去一个朋友可能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可能年轻的时候会对这种失去很在乎或者很痛心。

杨葵:知就知,不知就不知吧,没必要更多地去解释。人与人的交流,经常是特别热烈地聊半天,其实聊的实质内容风马牛不相及。我对这个事挺绝望的,所谓的一生朋友不太好找的。绝大部分是凑合。

那就少聊,跟一般的朋友少聊。从前有大德说过要三少:心里少事,嘴上少话,第三条我做得最差--少吃。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百家姓 杨葵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