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48期] 梁鸿VS阎连科:村庄是一个民族的子宫

2011年05月20日 14:58
来源:凤凰网读书

阎连科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阎连科:我们每个人本来都很低

读者:梁老师,您好,我刚刚听了您的讲座,您说要在精神层面上关心人,然后说不能只有城市人才有精神追求,农村人也应该有。但是我觉得精神层面追求满足的话,都是个人的问题,只有自己才能够实现,国家和社会当然只能从现实层面上,从物质层面上来关心你,帮助你,我觉得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农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这个事情不能够被否定和被忽略,我只是表达自己的观点。另外,阎老师说“我们每一个人吃的每粒饭都是充满革命的,我们每个人都是在为机器工作,而不是在为自己工作”,这个我不能同意你,因为从我自己的体验来说,我觉得我的工作学习都是为我自己。

阎连科:我说的是一个人意识到我们是为一个机器工作反而好一些,没有意识到,更悲惨。

读者:阎老师,您觉得您现在的工作是在为机器工作的吗?

阎连科:我每天都为机器在生活,我每时每刻都想逃离。

读者:那么您觉得您跟你的家庭的生活,跟您妻子的生活也是为了机器吗?

阎连科:如果是计划生育,那就是,你明白这个道理吗?每个人都逃脱不了一个国家对你的约束。

读者:我能理解阎老师的意思,但是我觉得您这样把我们每个人都贬低了,我觉得我们不是工具。

阎连科:我们每个人本来都很低。

凤凰网读书: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梁鸿:我觉得这里面其实是一个现实的问题和理念的问题,从具体的物质生活来说,我们每个人,比如说我有我儿子,我有我的丈夫,我有我的家庭生活,但是每个人的背后一定是个广阔的背景在里边,而这个广阔的背景是什么这是需要我们考察,比如说最日常的层面,我们每天要吃饱饭,挣钱吃饭这是最基本的,但是我们一定要考察到我们怎么样挣钱,我们挣钱的方式是什么,我们思维的方式受到哪一些制约,这是我们一定需要考察的。比如说今天你要考托福,考托福背后有什么东西在支持你?考托福背后的意识形态是什么?这个是需要你要考察的。

那么,你认为美国的教育可能要好于中国,这就是属于意识形态的支配。不是说在中国没有个体生活,可能在每一个国家一定是个体和集体一个共同状态,只不过中国的集体更为鲜明,更为积极的渗透在每个人的生活里边,我觉得这个可能就是阎老师的意思。一定是每个人都很低。

刚才你说到改革开放,我一直在强调的是我们不能否认的是农民有饭吃了。我们要有天大的感激,但是我想这种感恩的心态是不应该的,如果我们是这个国家的主人公的话,一定要考察一下,我是怎么吃的饭,我是以一个欢快的心情咽下这口饭,还是我是在一个暴晒之下,在一个工地旁边,在一个肮脏的灰尘乱飞的工棚里吃着萝卜熬白菜,旁边吃着灰尘,那个肮脏的东西就滴到我的饭碗里面,这是我们需要考察的。农民生活水平提高,这的确是不能忽略的事实,但是另外不能忽略的事实是,农民经济提高的方式是靠千百万上亿的农民背井离乡,忍受着巨大的各个层面的痛苦所得来的,这也是一个不能忽略的事实,谢谢。

凤凰网读书:不好意思,我也要多嘴说一句话,就是刚才阎老师说我们每个人都很低,的确是我们每个人特别弱小,与国家对应的是由个人组成的社会,就像一本书的书名那样《重新发现社会》。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乡村 阎连科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