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48期] 梁鸿VS阎连科:村庄是一个民族的子宫

2011年05月20日 14:58
来源:凤凰网读书

以自己的方式去关心乡村

读者:梁老师,刚才您讲到一个事情让我挺有感触的,就是那个五岁的小孩跟他奶奶说:奶奶你别说了,再说我跳坑了。可他奶奶就没有把这件事情当做一个很大的东西去分析。其实这种事情我也经常经历过,比如说跟出租车司机聊天,他们每天都非常辛苦,平时劳动非常多,都觉得报酬很少,但是似乎对自己的生活状态很满意,没有什么可高兴的,自己生活水平提高很多,一方面来说,他们是很积极的,不会怨天尤人,对自己薪酬很满意。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也许他们没有发现这个问题本身。所以我想问您的就是,到底应该以一个怎么样的心态去面对我们的生活?

梁鸿:好,谢谢,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重要。我刚谈到那个例子的时候特别卑鄙,我在交谈的时候,我心里面特别震惊,我非常意外一个五岁的孩子居然这么说,我在问她的过程中充满羞耻感,我觉得自己特别不像话。本来她感觉不是很清晰,但是你让她清晰化,你让她意识到这种悲痛,我觉得我是不负责任的,因为我是一个观察者,我是一个外来者,我没有在生活之中。她完全没有意识到问题吗?也许问题一天天就存在,她自然而然压抑下去了。

所以那几天我没事儿经常会到她家,观察这个芝婶跟她孙子的关系,你觉得她的怜爱,根本不亚于城里人对自己孩子的爱。当她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她心里不会没有动的,她听起来会很难过,但是她可以马上划过去,为什么呢?因为对她来说这是一种日常状态,她必须像昙花一样把它压到最底层。经常说留守儿童怎么样,她不是完全不知道她的孙子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但是我觉得由于她生活在其中,那样一个痛苦的或者是自然的状态之中,她把它压抑下去,而我们作为一个外来者,你不能把这种东西忽略,如果我们也是这样,我们不是一个合格的观察者。

刚才这个同学说的话非常有意思,我们不能满埋怨什么,我们应该以更多的爱,更多的情感,去重新审视我们的乡村。现在有很多满意的心态是要不得,政府也做了很多很多措施,免税是最大的,还有水利设施,修建图书馆等,农村有很多官方图书馆,但是我在调查的时候发现图书馆是什么样子呢?很多书都是盗版,挤压的,把门关起来,钥匙在会计的裤带上别着呢,我去找他的时候,会计在镇上卖麦子,两个小时才到,书是尘封着的,一打开,书上灰尘扬起。

所以现在不能说政府做了很多事情就非常好了,你怎么样做是非常重要的。我一月份做了一个知识分子调查,有一拨年轻的知识分子的确是想像梁漱溟时代的一种身体力行的进入乡村。我在《天南》杂志写了一个长篇报告,题目叫“大地”。写这一拨知识分子怎么样进入乡村,怎么样身体力行的跟农民沟通,去改善农民的文化结构,去进行合作社的建设等等,我觉得做得非常好。我一方面充满了希望,另一方面也非常悲观,悲观在于他们的事业有一点点萎缩,他们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文化中心建不下去了,因为资助者被抓。重建的乡村近代学院也被关了,他们进行了很多新的实验,培训农民,进行生态农业建设,做得非常多。但是目前关得关、没钱的没钱,各种困难都有,这个东西真的是像阎老师说的,如果没有政策方面的支持和改变,真的是很难有这样的公共空间,所谓的图书馆可能也会流于形式。

我觉得可能我还是有一点希望,因为有那么一批人真的还在坚持,我不愿意把他们看作一群悲剧人物。我特别希望能够有人,也是以自己的方式去关心乡村,把目光投向乡村,能做什么?只要你心里面存着,总会有一点会自然实行的,谢谢。

读者:两位老师好,今天上午在中国现代文学馆我也听了一场讲座,讲老舍,当然我没有听到我想听到的内容。我的感觉是从一场讲座到另外一场讲座,从一本书到另外一本书,从这一群人到另外一群人其实大家谈的问题非常类似,而且说到最后的时候,症结好像也都是那些事儿。一般都是我们讨论比较开放的话题开始,以虚空结束,你心里头空荡荡的。我有时候安慰自己说,怎么办呢?每个人可能只能从自己开始做起,我自己到底能做点什么,比如说我今天出门,再看见一个非常拜金或者说对权利有极度迷狂的人可能绕着走,但是非常有限,今天谈的很多问题就是每个人好像都是无力的状态。

我也是从农村出来的,在城市已经生活了十几年的时间了。我想请两位老师谈一谈你们心中的理想国,谢谢。

阎连科:我觉得你不要那么激愤,也不要那么虚空,国家是靠问题推动向前发展的,靠矛盾向前推动的。所以我们每一次讨论你别虚空,只要我们把这个问题讨论清楚了,比如说三农问题,那就解决了一些,如果没有那么多人说,三农问题永远解决不了,所以恰恰问题是我们不知道出现了什么问题,如果我们知道,所有人都知道,社会早就进步了。

梁鸿:我觉得阎老师已经把我想说的说了。其实激愤和空虚可能是我们大家非常正常的一个状态。刚才主持人也在说,因为灰色的对立面肯定是你有理想了,如果没有理想的话就没有所谓的灰色。比如说四、五十年代我们欢欣鼓舞,会豪爽的大干,都是天天向上没有任何个人的想法,充满了欢乐理想的那种无限的光明所在。今天我们能够在这里讨论问题,我们甚至是空虚的、无力的、软绵绵的,但是我想问题在一点点清晰。另外我觉得不是说讨论完了之后就有一个具体的行动,这种想法其实是不可能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大家是在一个公共空间来相互的对话,等到我们回到各自的生活中,还是各是各的生活。就像我,我写《中国在梁庄》,你来看,然后你有体会,而我自己通过写《中国在梁庄》,也慢慢行使我自己的权利,我在一点点走进乡村,在试图发觉问题的存在,我想对我本人来说是一种行动,不管这个行动有多么有力或者多么无力,如果你看了,也是一点点行动,你今天来听了,就已经在行动了,所以我觉得每个人都在做。在问题中前进,在矛盾中前进,这是我们国家一个希望所在吧,谢谢。

凤凰网读书:今天非常感谢梁鸿老师和阎连科老师,也谢谢大家来到这里,如果大家还继续有问题、或者想要分享的,或者是觉得没听清楚的,可以到凤凰网的读书频道首页的读书会去阅读专题,内容会刊登在上面,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乡村 阎连科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