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季承:怜悯母亲同情父亲

2011年08月12日 11:59
来源:每日新报 作者:仇宇浩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在季承笔下,季羡林是一个“有国无家的浪人,一个孤独、寂寞、吝啬、无情的文人”,一个对外人慷慨热情却对家人无比冷漠吝啬的怪人。此书一出,立即引起了极大的争议,有人骂季承不孝,不懂得为尊者、亲者讳;有人觉得他自曝“家丑”居心叵测意在遗产;也有人佩服他的勇气和真实。就此,记者通过出版方采访了已经年过古稀的季承。

不为父隐绝无恶意

记者:中国自古“为尊者讳、为亲者讳”,“子为父隐”谁都能理解,您为什么采取这种无遮拦的写法?

季承:我觉得我这样写没有什么不妥,因为从我懂事开始,我们家就是这样的,我们家的人就是这样的,我们家就是这样一天天过来的。有什么要避讳的呢?有什么不能说的呢?父亲是有成就的学者,他的人格高尚,一生勤奋,受人敬仰,但他也是普通的人,也会有普通人的七情六欲,也有普通人的三长两短。他是人,不是神。首先,为尊者讳,不是正确的做法。其次,我所写的都是实情,我所写的这些应该不属于“避讳”之例。如果连这些事情都不能写,那世界上就没有真实可言,一个隐讳真实的世界是很可怕的。由于某些原因,过去大家对我父亲的了解有一些局限性,我想,现在有一个较为完整、较为真实的季羡林呈现在大家面前,大家会更了解和理解他,会更尊敬和喜欢他。

记者:但是通读全书,还是能看出您对父亲的怨气,尤其是后面。

季承:你的感觉是准确的,我确有怨气。但我对父亲是善意的抱怨,绝没有恶意,希望大家一定不要误解,我讲这些故事,绝不是为了诋毁父亲,绝没有复仇的动机。至于这样写,是不是不孝,请你们判断、批评。大家之前心目中的季羡林先生过于高大,我的讲述撕碎了大家心目中的偶像,大家对这种感觉还比较生疏。

记者:有很多人质疑您这样写的目的,是为名利、想争遗产……

季承:这恐怕是这样说话的人自己的想法。我这个年龄,早就淡泊名利了,70多岁了这点事情还看不开吗?说我是为了抢夺遗产才和父亲重归于好,要和北大打官司,因而是不孝等,都是一种臆测。因为,遗产是用不着抢的,法律规定归属自明,官司打不打要看需要,打官司并不是见不得人的事。

记者:对于出书后引发的争论和招致的骂名,您怎么看?

季承:真正熟悉季羡林的人,他的亲属、他的学生都是支持我这样做的。对那些臆测和极为偏激的批评甚至谩骂,我不计较,但也不会接受。“不孝”的指责,对我是没有任何压力的。“不孝”的指责,其实是一种误解。因为我和姐姐都是十分孝顺的,我们恪尽子女的义务,凡是了解情况的人都知道,不是我吹嘘。我们在对待家庭上没有一点遗憾和抱愧。作为儿子,我是最好的儿子,父母有像我和姐姐这样的儿女,是最大的幸运,也可以说是最大的成功,最大的安慰,根本谈不上什么失败。我相信时间会证明一切。

[责任编辑:孙玉昆] 标签:父亲 季承 母亲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