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西渡:诗歌是灵魂的倾心告白

2011年08月23日 13:51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陆勇平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西渡这个人我早就知道,但一直没见过。总以为他是一个脑子不灵便的家伙,让人看不惯。有个朋友说,其实西渡长得挺靓的,没你们想像的那么恐怖。我想,可能就是因为他叫陈国平,让人觉得他呆板,没有诗意。

其实人长得诗意不诗意倒不重要,关键还是要看诗歌。西渡的诗,给人以美好、纯净、精致、朴素的感觉。这一点我非常喜欢,纯净的东西总能让人觉得放心,心情也会变得明朗。

有人说,西渡的诗歌有很强的技术性,喜欢修修补补。但我想,不管如何修补,只要能写出好诗,都是值得肯定的。其实,学习技艺的所有目的,就在于如何更好地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正如他自己所说的,对技艺的要求本质上是来自灵魂对真诚、完美、精确的要求。

这位北大诗人,在短命诗人海子、戈麦倒下之后,依然在现实世界写下他最美好的诗歌,留给大地最美好的祝愿。


    大约十年前,西渡便将他对诗歌的热爱确定为探索并展示一种“词语的谦卑”。也就是说,对于我们能用语言触摸的世界,怀着一种敬畏的态度。我以为,正是这种内在的精神姿态使西渡的诗歌有别于其他的当代诗歌。另一个方面,这种敬畏的态度还让西渡找到了他自己的诗歌方式:像语言的工匠那样工作,在朴素中抵达一种可能的完美。--臧棣

在我看来,西渡是一位拥有综合写作能力的诗人,一位矛盾交锋中的两栖诗人。西渡追求的“两栖的欢乐”接近史蒂文斯所说的“和谐与秩序的欣悦”,当然得经过长时间的混乱、曲折、冲突、磨砺,才能抵达。--沈苇

乡村经验

这个季节暴雨的来临有山鹰的

速度,它拍动灰色而巨大的翅膀

像闪电,劈开了泡桐潮湿的躯干

暴露出它出身岩石的秘密:随即

夏天的嘴中散发出苦杏仁的气味

你的村庄缩成一团,像狩猎者枪口下

惊惶的山鸡;山葡萄一样巨大的雨点

敲打着它被山风翻动的羽毛和轻轻漂浮

的瓦片。但是,“农妇的智能胜过山鹰”

她挥舞扫帚,把它从麦田驱赶──雨过天晴

怯懦的村庄把它的喙从石缝中挪开,而山洪

的大嗓门把童年的欢乐送进每一扇敞开的柴扉

噢,我在这些山中生活了

十八年,长于我已经活过的寿命的一半

而我多么渴望能够重新开始生活,使我可以

回到你树顶的巢中,做一枚卑微的山鹰之卵

[责任编辑:孙玉昆] 标签:西渡 诗歌 灵魂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