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萨苏:保留历史的每一种可能

2011年08月29日 14:59
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张璐 陈辉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萨苏写作的架势,有点惊心动魄。在拥挤的公共汽车上,他一手持笔记本,一手打字,用他的话说,这叫“练一指禅”。活到40岁,反而越来越接近童年时的梦想--搞历史。时间永远不够,穿梭在中日之间,一方面,他是外企高级管理人员,承担着国际项目开发管理的重任,另一方面,他是旧书摊上的发现者,在故纸堆中,寻找被遗忘、被忽略的记忆。

刚从日本淘来了一批“东北抗联”的老照片,足有127张,而此前国内相关文物只有19张,这,让萨苏没法不得意洋洋。是啊,透过发黄的画面,一段模糊的历史清晰了起来,那是一个民族苦难而悲惨的岁月,为了最后的尊严,太多普通人付出了生命,他们甚至没留下姓名。我们有权力忘掉他们吗?我们有权力说“过去的一切,就让它过去”吗?

每条未来之路,都与曾经息息相关,都是关于历史的反思与彻悟,这就决定了,不论世风怎样沉沦,世象如何浮华,都需要有人站出来,为我们保留痕迹,为我们的民族记忆而负责、而奋斗。总有一天,人们会想到萨苏的,会想到他的坚持。采访在凌晨一点结束,声音中明显有了几分疲惫,但萨苏还不能睡,他还要继续写下去。

历史是少年心中的传奇

我是北京人,父亲是计算机专家,从小在科学院宿舍长大。

我很小就喜欢历史,一是长辈中就有搞历史的,二是不到10岁时,老家亲戚来串门,讲抗战故事,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老人说,一次被日本人堵在院子里了,他们笑呵呵地说:“得,今儿就交待在这儿了。”生死关头,居然这般从容与坦然,令我震撼。

后来,他们杀出院子,正碰上三个伪军,形势万分危急,结果那三人是来投诚的,靠他们帮助,最终游击队攻占了县城。

从那时起,我对抗战史就有了浓厚的兴趣,总想搞明白,为什么条件那么艰苦,前辈们还要坚持到底。

后来我考上北京师范大学,学计算机专业,因为父亲希望我能接续他的事业。那时师范生毕业包分配,想自己找工作,必须花钱“赎身”,大概是900元,现在想来,我那时还真挺不值钱的。

买回自由找工作的权利,我去了一家饭店,拉了好几个月的大门。工资100多元,当时北京四中老师工资算高的,报纸上都夸,“居然能到两百元了”,所以我心里也没什么不平衡,闲着没事,就到附近人才市场转悠,看一个老外正发招聘表,冻得直流清鼻涕,我就填了一份,原来是招飞机修理工。

那时大家嫌机场远,没人应聘。在大学时,英语和电脑是我的长项,可那时电脑多土啊,应聘时看一名技术人员正在用Windows3。0,我见都没见过,只好瞎猜:“您这是Windows吧?”对方无比赞许地看了我一眼。

很快,我被录取了,以计算机专家的身份。

稀里糊涂成了作家

以后我换了几家外企,还去美国工作了一段时间,第一次到美国,看高速公路居然也是沥青的,而且还有坏的地方,才明白:原来国外也没传说的那么好啊。

1999年冬天,我去了日本,因为我夫人是日本人,她的母亲当时患了重病,希望能去照顾。在日本,我用半年时间就掌握了语言,并找到工作。让我自豪的是,我夫人后来学博士的费用以及养家糊口,都是我承担下来的。其实,在中国和在日本差不多,只要努力肯干,到哪儿你都能过得去。不是有这么句话吗,有野草的地方就有中国人。一次,我在美国一个很偏僻的城市逛超市,总共也没几个人,没想到,身后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这是嘛玩意儿?”

2002年的时候,开始在网上写点文章。因为长期在国外,说不了中文,感觉有点不接地气,就随便写点回忆性质的东西。都是当年中科院宿舍的事,那些人都是大学者,平时大家不怎么知道,但在我眼中,他们就是平常人。此前我也不知道网友会觉得这些事好玩,比如陈景润成名后,很多草根科学家来闯科学院,来的人太多了,没法接待,他们就在水泥路面上写满算式,或拉横幅,将他们解决了什么问题公之于众。过去我以为,全国各地的人们都这么爱科学,文章写出来后,引起轰动,我才明白,原来大家听着挺新鲜。

那时网上骂人的不多,但也有,我也不删,我发帖说:“留着,反正感到寒碜的不是我。”这样骂的人反而少了。有一个台湾网友骂了很多很难听的话,我一直留着,碰到台湾朋友批评大陆网友不礼貌时,我就把链接发给他们,说你们自己看看吧,他们也觉得挺丢人的。

[责任编辑:孙玉昆] 标签:萨苏 书商 网友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