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60期]萨苏对话李政亮:读日本,解中国

2011年08月31日 11:14
来源:凤凰网读书

萨苏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上帝不是专门对中国人不好

萨苏:(放映幻灯片)下面我一张张地给大家讲讲日本当初的现实,这张是日本当时的北郊,这些人是从外地到东京工作的,穿着很土气,因为当时日本在经济大发展时期需要很多人;这一张是大老板低头向小姑娘鞠躬,就是说“你可终于到我们公司来工作了,太谢谢”,因为当时闹人才荒,其实北京当年也出现过这种事。我记得1992年去机场公司工作时,那时候让我做计算机专家,因为我好歹懂点计算机,面试官当时说“你是应聘计算机工程师,还是计算机专家”,因为当时好几台计算机摆在那,我问了一句“这个东西就叫‘windows’吧”,我就变成计算机专家了,所以当年的北京也是这样。

这张图1971年拍摄的,大家可能疑问,这么多日本人在做什么?他们在挖红薯,当时他们可以喘一口气了,不用天天在公司里拼命地工作,这样才有可能去挖红薯,所谓“农家乐旅游”。这张图是日本的拆迁,他们当初拆迁也经历过矛盾激烈的时候。看这张图,他是白领(日本的中坚力量)在吃中午饭,急急忙忙吃,吃完还要去上班,所以说日本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并不是靠美国的施舍,而是这些人的努力,同样,中国的发展希望在哪?就是现在地铁里每天回家最疲惫的他们,这是我对中国充满信心的地方。

这些照片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主要是三个问题,这也是我写这本书时心里一直想的问题,第一,上帝不是专门对中国人不好,比如毒奶粉,我们会觉得很不象话,中国才有这种利益熏心的人,其实不对,日本也有这种毒奶粉事件,日本的森永奶粉比它还狠呢,毒死了108个小孩。所以在一个国家的大发展时代,人是最脆弱的,也是最容易出问题的,这种事情在其他国家的大发展时代也经历过,我们不要把这个事情看作是上帝对中国人的不公,我们要有这个信心。第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国家要想发展好,必须得过许多坎,我们只有把这些坎找出来,然后努力克服,这样我们就会对自己看得比较清楚。第三,在一些事件发生后,我们不能理解为什么会这样?我举一个日本案件的例子,详细的剖析一下它,你们就会明白怎么回事。日本有一个18岁左右的男青年,有一天溜到一个公寓房里,把这家的妈妈杀害了,然后奸尸,然后又把这家的小孩摔死了,后来被警察抓走以后,对于要不要判他死刑,在日本引起了极大的争论,日本有22个大律师联手保护他,就是不想判他死刑,而当时社会上的老百姓都觉得这个人非死不可,这些大律师说“我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废除死刑,因为我们刑法的目的不是报复,而是为了防止犯罪,所以我们不应该判他死刑,这是我们基点,所以我们才为他辩护”。老百姓就很难接受了,受害者家属特别不能接受。

一个18岁的杀人犯,一点背景都没有,为什么这么多大律师免费主动替他辩护,为什么呢?因为大律师们早就料到这个案子不能判死刑,因为日本法律规定18岁以上的人犯了这样的罪行是要判死刑的,但是从来没判过18岁到20岁之间的人死刑,所以律师辩护与不辩护,结果都是一样的,但如果辩护的话,他就会因此成名。最后大家看明白了,什么样的法庭最可怕?一,没有律师的法庭最可怕;二,法庭的判决不是根据个人的罪行,而是根据律师和法律界人士的解释。在这种情况下,老百姓的利益是不能保障的,于是全民都在反对,连黑帮都给他们的律师寄子弹,最后终于判了这个人,判了死刑后怎么样?到现在还没执行,所以大家看看日本的案子就能理解我们中国发生的很多事情,这就是我给大家读日本解中国的比较。

[责任编辑:孙玉昆] 标签:读书会 李政亮 萨苏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