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聂永真:在快乐中寻找设计的灵感

2011年09月26日 11:32
来源:新京报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最近,一本装帧奇异的《Re:没有代表作》让我们认识了台湾年轻设计师聂永真。其实,我们老早就领略过他的设计风采,张惠妹、五月天、周杰伦、孙燕姿等人的很多唱片都出自他的设计,但我们真正认识他,是从书籍设计开始的,"京极夏彦系列"和"恶童三部曲"等书让我们领略了他在书籍设计方面的才能。他也喜欢设计一些文宣品,比如林奕华的话剧海报等。这本《Re:没有代表作》收录了他近100件不是代表作的代表作,算是对聂永真从业七年的总结。

新京报:你一直在唱片设计和书装设计两种不同的设计里游走,两者会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聂永真:唱片里更多的是在运用流行图像,如果只做唱片没有书籍的话,我会觉得很boring,另外我自己也喜欢看书,文字书的设计是安静的、抽象的,训练同一时间、空间状态下的想象,两样都做可以发展平衡,证明自己也可以这样做。

新京报:设计唱片的酬劳应该比图书要好吧?

聂永真:好太多了,我觉得我花一部分时间认真地把一部分主流唱片的设计做好,得到非常好的经济回报,然后把更多时间做类似这样的东西(拿起桌上一张他为某剧团设计的海报)。我当初还是新人的时候,接案子是没有任何选择的,因为你的不安全感,各种风格、任何客户都要接,三四年后做得稳定了,也就敢拒绝了,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对自己真正喜欢的想要设计的东西,是不计报酬的。

新京报:你毕业时做过一本书,凭着这本书于是得到了阿信的邮件邀约,开始了唱片设计?

聂永真:我记得我那时候刚考上研究所,那个书也出了,有一次我下课回到房间,我收到一封E-mail,署名就叫阿信。全天下不晓得有几百万个阿信,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可是我也不好意思问他,你是不是那个阿信。所以我就假装不在意这件事,很正经八百地回他,没问题啊,其实自己心里面很激动,觉得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后来我接了一个地址去开会,到了那个地址一看就是一个民宅,我就想自己是不是被骗了,结果进去以后别有洞天,里面是个很大的录音室。那次我设计了《半成年主张》,成为了我做的第一张专辑。

新京报:你自己说"没有代表作"起这样的名字既是臭屁也是谦虚?

聂永真:作为设计师最基本的心态是不要自满,所以我常常提醒我自己,我一直都没有到制高点,我希望到那个制高点是我年纪很大的时候,在制高点之前我总是有很多空间去挖掘灵感、去做。上次金曲奖我大概只有五分钟的开心,晚上也没有庆功宴,就直接回家睡觉了,第二天就去工作室工作,我希望直接忘记这件事。以前常常拿到奖状奖杯,收到之后马上放到柜子里,永远也不会拿出来再看到它。另外,我总不能告诉大家我有代表作。这个听起来很骄傲。其实我面对没有代表作这件事,是信心满满,不会害怕别人的质疑。我就告诉你我没有代表作,但是我还是很开心地把好的作品给大家。

新京报:书里文字的部分有什么含义?

聂永真:我爸爸说,设计师要文以载道,因为很多人对设计师有很多很绮丽很梦幻的幻想,认为设计师的生活好像很美好,但是其实这件事情在华人市场不一定是真的这样发生的,因为我们其实很努力地工作,在光鲜的外表下,每个光鲜的作品跟光鲜的书籍作品下,我们是费尽心思,而且我们是用健康,用跟家人相处的时间,用跟情人相处的时间来换取这一切的。甚至它的背面是有很多负面的样子和负面情绪的,我把这样负面的情绪和这样狗屁倒灶的辛苦也写进去,让它更真实一点。

新京报:虽然有了自己的工作室,但是其实只有你和妹妹两个人,你说过自己不想当老板?

聂永真:我其实非常简单,虽然我很有企图心,但我从来没有想要再把工作室扩大,因为我不想成为一个像老板那样的人,我不想管理很多人,我想自己一个人,开心地做设计就好,然后接的案子这样刚刚好就好,因为我觉得我一旦成为一个设计公司的管理者,那我好像就是一个商人,好像很多东西就要考虑到很商业的东西很商品的东西,我觉得不是我,我也不想让我的设计成为这样的东西,我现在还是有点艺术家的个性啦。未来我只希望我能够继续开心在做设计,而且是带着快乐去做设计,我相信很多做设计的人一开始是抱着很快乐的初衷来做这件事情,但是你大概做了五年十年,你这个心就被磨掉了,你本来是很喜欢设计,最后你为工作的很多事情埋怨或者情绪把你这颗快乐的心磨掉了,但我觉得让自己快乐这件事情很重要,所以想要推掉某些设计就推掉,不想做某一个工作就辞掉,要对得起自己生命里面你想要开心心做设计的那个初衷。

[责任编辑:孙玉昆] 标签:聂永真 新京 设计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