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马世芳:一个“认真乐迷”的聆听史

2011年09月27日 10:17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李昶伟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罗大佑开启的音乐启蒙

1982年4月,一个叫罗大佑的医院放射科医生,出了他的第一张专辑《之乎者也》。马世芳说,这张专辑从此改变了他聆听中文歌曲的方式。“高二那年一个失眠的晚上,躺在床上,蓦然想起罗大佑的《亚细亚的孤儿》。刹那间我想通了,这首歌唱的从来不是那障眼的副标‘致中南半岛难民’,而是我们自己的历史。这桩发现狠狠震撼了我,实际上这早已是许多资深乐迷心领神会的秘密。”马世芳恍然发现自己似乎错过了许多饶富深义的歌诗,它们埋藏着重重的线索,每一条都与自己的集体记忆血肉相连。

1982到1985是罗大佑的“黑潮时期”,那个一头卷发、黑衣墨镜的孤傲身影勾引了所有自命早熟的青年。“罗大佑作品里面的伤逝、压抑与世故,正好是我们想象中的大人世界最完美的主题曲。”多年后,在为《罗大佑自选辑》写的文案中,马世芳感慨“大佑的歌,不只是我,也是一整代人的青春启蒙”。

马世芳生平第一次自己掏钱买的国语专辑是1988年罗大佑的《爱人同志》,那是罗大佑“出走”赴美三年后复出之作。“我还记得是在信义路复兴南路口‘水晶大厦’一楼的小唱片行拿零用钱买下了这卷卡带,后来又陆续补齐了罗大佑的其他作品。”听完后一发不可收,于是接着温习李寿全的《八又二分之一》、红蚂蚁第一张专辑《红蚂蚁》、李宗盛《生命中的精灵》、黄韵玲《忧伤男孩》……“它们离当时的我不过两三年光景,却是我来不及在第一时间参与的青春期,那原只属于长我一两代的前辈。”

马世芳在书里面记下了很多个聆听音乐的记忆,裹挟着记忆而来的是彼时喷薄而出的社会发声。《抓狂歌》是台湾第一张福佬话(闽语)发音、深具政治社会意识的摇滚专辑,巡回校园演出时,在台大福利社前的院子里,同学们端着便当凝神倾听林玮哲唱《民主阿草》:

透早出门天清清,归阵散步来到西门町

看到归路的警察和宪兵,全身武装又搁向头前

害阮感觉一阵心头冰

咱来借问矣警察先生:今嘛已经民国七十八年

是不是欲来反攻大陆准备战争?

“我是从《抓狂歌》才开始学福佬话的。”马世芳告诉南都记者。这张专辑问世后遇上解严后首次大选,没想到全部歌曲被新闻局通令禁播,注定只能成为小众经典。

1991年,当时还是以本名吴俊霖演出的伍佰在罗斯福路和平东路口地下室的“息壤”驻唱,马世芳也记了一笔。伍佰用快板重摇滚唱一首哀婉的台语老歌《秋风夜雨》:风雨声音扰乱秋夜静,时常听见蚯蚓哮悲情。

[责任编辑:孙玉昆] 标签:马世芳 台湾流行音乐 DJ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