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63期]聂永真对话马世芳:台湾“七零后”的青春咏叹调

2011年09月27日 14:58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聂永真 马世芳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聂永真和马世芳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聂永真:我们是深受《岛屿边缘》影响的一代

聂永真:你讲得我好紧张啊,我自己没有觉得有那么厉害。今天这个主题是我定的,当时我在想我们两个人要聊什么,因为马芳在音乐上很强,所以我不可能跟他聊音乐,他的文字也很强,如果我们聊文学的话也显得我很糟,所以我想聊一些共通的话题,我们年纪也不小了,那就聊一些我们的一些过去。

从我大学毕业后认识马芳(注:马芳即马世芳),一直到现在,其实已经十年多了,我觉得这段期间我们彼此在事业生涯上都有一些改变。其实我在大学时代第一次知道马芳,是因为《在台北生存的100个理由》这本书,我那时候看到书里共有四位作者,其中之一就是他,我觉得每位作者的文笔都非常厉害,因为我当时是个文青,会有很多很美好的想象,所以我看到那本书觉得好美,其实也给了我一点点影响跟改变,我就想,我要写出的文字必须诚实,因为我觉得你们写的东西很可口,又很诚实,那是我第一次知道马世芳这个名字。

大学毕业后,我记得我第一次和陈珊妮的合作是陈珊妮和林小乙要合作陈柏霖的写真书,找我做设计。之后再做珊妮的东西时,她已经要在马芳的543音乐站出专辑了。

马世芳:现场实况的专辑。

聂永真:我那时候还没有正式做马芳的人,陈珊妮本身是个很龟毛的人,美感非常非常好,所以在跟他们合作时,我只有绷紧神经千万不可以让他们的完美注重的程度超越过我,那时候我也有在做其他唱片公司的案子,我发现主流唱片公司其实不太在乎这些细节,有一些东西漏掉了也不在乎,反而遇到这一批人,我觉得可以学习到很多。

马世芳:其实,我跟永真年纪应该也就差几岁的样子,你是哪一年出生的?

聂永真:1977。

马世芳:我是1971,所以我们都算70后,但是有一个决定性的差别在哪里呢?就是我大四那年才开始接触电脑排版,才开始试着用电脑做图。

聂永真:那一年我读高一。

马世芳:我高中编校刊时,用很大张的铜版纸,上面用亮银的绿色,然后上面蒙一层图纸,铅字的文章打出来是薄薄的一张,然后剪下来,对着那个小格子一格一格地贴。第一次碰到电脑排版应该是在1991年,我电脑打字刚刚开始用,93年到95年之间,我在当兵,退伍之后,铺天盖地全都用电脑在做设计,可以做好多花样的东西。

聂永真:我当时在学校办了一个小小的独立报,因为我不会照相打字,我就把那些word的东西印出来,不是很小的字跟很大的字全部拼在一起,订了一张很像报纸的东西,拿去给人家读,这主要受当时一本叫《岛屿边缘》杂志的影响,报上都是一些全裸的照片等,有点像地下色情报,因为那时候,学校旁边一个商场卖很多日本AV女优的写真,那时候还没有光碟,我和班上同学做报纸是在讲关于身体权利和解放的东西,但是里面放了很多A图。

马世芳:其实《岛屿边缘》在台湾曾经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小众杂志,它是由一群学历极高,极聪明的年轻学者一起合力编辑的杂志,但它完全不像学报,它里面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专题,比如妇科、酷儿文化、民众音乐等。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的时候,台湾在一个所谓的后解严时代,知识圈、文化圈的人都有一种集体的焦虑,就是要想办法去寻找到新的方法来解释我们身处的那个时代,因为旧时代的那一套思维已经完全不合用了,而新的结构还没有建立起来,然后事情发生的快得来不及解释,所以大家就非常依赖杂志、报纸、地下刊物等,引介新的东西,包括设计、视觉、音乐、电影等,而那时候台湾整个消费文化比较景气,我们可以找到很多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文化商品,因为整个社会上新的文化消费习惯还在摸索和培养的过程,还没有形成套式。我相信我跟永真有一点点年纪的差距,可是我们都对那个时代的气息记忆犹新。

[责任编辑:孙玉昆] 标签:读书会 聂永真 马世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