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63期]聂永真对话马世芳:台湾“七零后”的青春咏叹调

2011年09月27日 14:58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聂永真 马世芳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马世芳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马世芳:后解严时代--集体的亢奋与焦虑

马世芳:我现在回忆起那段时间,大约从1987年国民党宣布解除戒严令开始,到1998年陈水扁竞选台北市长连任失败这十多年,我觉得我们都在一种集体的亢奋和焦虑跟未知跟惶恐之中,就像你看不到对岸,但是你必须拼命游泳前进,在这个过程之中,你会碰到很多飘浮水面上的东西,好像可以抓住它并攀上去,最后你发现你抓住它,它便跟着你一起沉下去,那个过程是充满未知的。那时候的台湾在经济上也经过几次起落,几年的时间,股市从一千多点涨到一万多点,然后又跌到三千多点。

聂永真:那是多久以前的?

马世芳:90年前后,台湾股市开始狂涨,非理性地狂涨。当时我还在台大,很多大学生和大学老师也被卷进了这股潮流,当时网络还不普遍,想知道今天的股价涨还是跌,就得听收音机,持续地听,所以有的老师上课的时候心不在焉,一只耳朵挂着耳机在偷听股票的指数。因为对这些教员来说,他们一辈子没有什么翻身的机会,终于碰到了台湾财富重新分配的一次千载难逢的良机,所以他们想尽办法要从这里面赚钱。

你可以想象,当股市从一两千点涨到一万三千点的时候,多少人因此发财,台湾当时开始流行XO,忽然之间,台湾变成全世界XO销售量最高的地方之一,他们开始买宾士车,最贵的那种,买劳力士钻表,去瑞士观光,所以那段时间,真的有这样的投机风气,可是从一万三千点跌到三千点也就不到一年的时间,所以有的人后来真的就跳楼了,然后很多人悟到,以后再也不碰这种事了。

聂永真:我记得那时候我好像在读高中,那一两年间的新闻全部都是股票被套牢等等。

马世芳:对,那时候不只是股票被套牢,而且台湾出现很多投机性的金融事件,包括地下投资集团。什么是地下投资集团呢?就是没有经过公证的单位,它会告诉你说“你只要钱给我,我帮你去投资,你就可以赚很多钱回来,而且保证不会赔”,那时候,大家看到他真的赚很多钱,而且身边朋友也真的赚了钱,大家就拼命的把钱拿给这个投资集团,最后一次倒账,倒了不知道多少钱,很多人的身家性命,老公的私房钱,儿女的教育费全部丢进去,然后就只好上吊了,有的连房子也没有了,这就是那个时候台湾社会的气氛。

我那时第一次听到一个名词叫黑金,什么是黑金?就是地方的黑道势力和金钱势力互相挂钩,就是生意人和黑道互相挂钩而影响到政治。之前因为是戒严时代,所以它是经过严密控制的,但是后解严时代就失控了,忽然发现到处都有黑枪,有人在垃圾筒里会捡到枪。以前的社会案件,犯罪的工具都还是电钻或刀,后来枪击案越来越多,我们在那样的气氛里成长,有很多事情我们会兴奋,会期待,但我们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

[责任编辑:孙玉昆] 标签:读书会 聂永真 马世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