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63期]聂永真对话马世芳:台湾“七零后”的青春咏叹调

2011年09月27日 14:58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聂永真 马世芳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马世芳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马世芳:我们是尴尬的“70后”

马世芳:我是70后的最前面的人,我们这一辈人现在回想起来都蛮尴尬的,我们甚至会联想到“青春与启蒙的二三事”这个主题。你们看过《海角七号》吧?里面有一个水蛙,他叫夹子小应,是我小学的同班同学,可是他看起来像我小学老师,我刚刚为什么要提到他?

因为我们这一辈人确实有我们的尴尬,比如我大学毕业后进军队当兵,那时候已经有电脑了,我开始学电脑的开机纽在哪里,如何打出中文字,我记得当时我已经24岁了,我才生平第一次上网,发现BBS,然后发现有一群听摇滚乐的人集结在荧幕上,大家在聊我一直以为没有人跟我一样会喜欢的东西,我们看60后或50后,他们碰到了台湾经济起飞,政治松动,整个社会财富重分配的阶段,之前整个社会气氛松动,产业结构调整,在整个社会变化的过程中会牺牲掉一部分人的利益,但是会创造出更多的空间,你在那样的环境里懂得去寻找机会,你付出就会得到相应的收获,最好的例子就是我们的父母辈,只要他们有一个认真的工作,他们一定买得起房子,到我们这辈人已经没有这样的条件了。

聂永真:你们?

马世芳:对,我们老有这种感觉,他们下不来,我们也上不去,世代交替的速度很慢。

聂永真:他们老了你们就可以上去了。

马世芳:但是,当70后终于有机会被放到那个位子上时,80后、90后已经准备革命夺权了,我们其实根本还来不及做太多的事情,现在看,大部分年轻的朋友,像在座的各位,你们可能有记忆以来,网络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或者更年轻的一代,科技武器的运用是最本能的,我看年轻人都比我们漂亮,比我们健康,比我们聪明,比我们勇猛,拥有高科技的武器,而且知识丰富,胆识强大,让我们这些人马上感觉到自己的衰老跟无能,所以我觉得我们这辈人有一种集体的尴尬和无奈,加上台湾现在少子化,台湾现在生育率是全地球倒数第一名。

聂永真:大家都不想生。

马世芳:有的不想生,有的不敢生,有的生不出来,我们在青壮年的时候,要奉养我们的长辈,到我们老的时候却没有人奉养我们,我们还得自己想办法,这是我所说的尴尬。

聂永真:我觉得尴尬应该是一代接一代的,像现在我们这一代人的尴尬主要存在于大学毕业之后,25岁到35岁之间是最迷茫和困惑的时候,现在人们都说我们下一代是草莓族,但是我相信当我们还在读大学时,我们被上一代讲成我们是怎么样的族类。我觉得整个社会的主体结构就是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的人们,我觉得一代代的不断更替下去是历史规律,即便我们现在觉得下一代会怎么样,但是到下一代上场的时候,他们就会有自己的生存法则,所以我觉得它是一个现时的焦虑,而且以后的发展是一个必然的走向,无所谓好或坏。

马世芳:对,这种焦虑也是社会净化的能源,我觉得还蛮重要的,我从来都不相信什么一代不如一代的话,那样人类应该倒退到石器时代,但有些事情,比如科技一定会持续进步,但创作文化领域是不是可以用进步形容,那真不一定。我觉得文化领域,就我自己的经验来说,我觉得它是不停的进两步退三步,左转碰壁再后退,它是一个不断曲折而且乱七八糟的过程,有时候会有岔路,有时候会撞墙,有时候会有退步,但是它必须不停的变化,像永真和我的工作都和文化底蕴有很密切的关系,我们每天在乎的事情,其实都是去凭空创造出一些东西,这些东西的价值是没有办法用具体的数值来衡量的。

虽然创作是个人的事情,各中得失存乎于心,但是,人也是社会动物,东西做完不能只有自己觉得好或不好,而必须要面对众多同行的考验。我们都曾经在成长的过程里接受过一些前辈或者启蒙者的刺激,让我们知道某些高度在哪里,现在我们慢慢达到某一阶段后,我们反过来还可以攻击众多的耳朵跟眼睛什么东西呢?我想这也是跟今天我们想谈的这个题目蛮重要的一个根源吧。

[责任编辑:孙玉昆] 标签:读书会 聂永真 马世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