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63期]聂永真对话马世芳:台湾“七零后”的青春咏叹调

2011年09月27日 14:58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聂永真 马世芳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聂永真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马世芳:我没有一直被启蒙,但时时学习着

读者:马芳老师,你好,今天的主题是“关于青春启蒙的二三事”,您在《昨日书》和其他的文章里谈到很多在您妈妈的客厅里跟那些音乐人或文化人的邂逅与交往,他们现在有没有给你带来一些类似于启蒙或触动的感觉,在这个部分,您有什么故事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马世芳:我现在会尽量躲避像“启蒙”、“时代”这些词,就我自己的状态来说,我觉得人生的某个阶段会特别,看什么事情都好奇,吸收的特别快,学习动力特别强,但那个曲线不是持续上扬的,它会趋于平缓甚至会下降,人的记性会越来越差,我的记性本来就很差,现在更是每况愈下,然后对事情的好奇心也会慢慢下降,很多事情看透了就会麻痹或世故,这个好像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你为这个事情必须付出一些代价,付出这个代价后,换来什么呢?可能就是某些经验、某些判断、某些直觉换来一些新的东西,所以我不能说我持续不断地在被启蒙,但是我必须说我时时都有新的学习。

比如我的工作,写文章就是不断地把自己的东西掏出来,必须有进有出嘛,那进的东西是什么呢?可能是阅读,可能是跟人的接触,可能是上网看各种有趣的东西,另外就是做广播,做广播可以让我接触到很多不一样的音乐人,这对我来说非常珍贵,不见得他们的每一张唱片,他们唱的每一首歌我都那么喜欢,但是这里面总有可以让我好奇的事情。我每次遇到一个本来没有那么认识的人,他告诉我,就更认识他一点,这是一直让我很有收获,我很感激我能够有广播这个通道。

比如林生祥就教会我很多我以前不知道的东西,他告诉我,他这些年音乐进化的学习历程,他是如何发现节奏这件事的,他让我知道,原来歌的基础未必只是旋律和歌词,它的基础可能是某一种节奏的样态,而汉人的传统文化里的节奏可能是比较单调的,而我们也许可以从异文化的节奏中寻找到一些灵感,而当我们把这些东西划进来的时候,歌会唱出不一样的感觉,所以他就会示范给我看,什么是二,什么是三,节奏怎样互相呼应的时候,我马上就懂了,然后我在听音乐的时候多了好多的乐趣。

不久之前访问陈明章,他在节目里面告诉我一个我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就是他早年那些感动我们的作品是自由拍,他的动机不是节奏而是乐句,所以他一段一段的旋律就是一个一个的乐句,乐句中间可以脱移,可以即兴,不用在拍子的点上,所以独奏的时候没有这个问题,跟乐手在一起的时候,乐手就要能够跟着他走,乐手不知道什么时候陈老师要挪移,他们就必须要培养默契,所以从那之后我再听音乐,又多了一些发现跟乐趣。

[责任编辑:孙玉昆] 标签:读书会 聂永真 马世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