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特别活动]蒋勋论美:那个拈花的姑娘哪里去了

2011年10月19日 10:36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蒋勋

欢迎来到凤凰网读书会!2011年10月8日,凤凰网读书会特别活动在北京剧院举行——邀请的嘉台湾著名美学家蒋勋,其文笔清丽流畅,说理明白无碍,兼具感性与理性之美,在新书《美,看不见的竞争力》中,他从企业美学讲到生活美学,他认为美是一种生命力和竞争力,一种普世的大爱和大情怀,蕴大能量于无形之中,扬大“美”于功成之日。

本次活动我们在凤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http://t.ifeng.com/ifengdushuhui)及凤凰网读书频道官方微博(http://t.sina.com.cn/ifeng001)进行了预告和提前交流,欢迎加入和关注。

编者按:

 听蒋勋老师的演讲,不需要多么敏感的神经,无论思绪飘到哪,总会被吸引回来,而当你想要回味它的精妙时,思绪又不自觉地飘远了,生出无限幻想,可能是一朵娇艳的花,也可能是北京胡同里鸟儿的啼叫,就是有这种魔力,我似乎真的在历史现场感觉到了那个叫“美”的东西存在。

他不是巫师,也不生搬硬套,他只是在阐释,阐释“美是一种生命力”,阐释“美是回来做自己的笃定”,就在这布道似的阐释中,我看到蒋先生对历史细微之处的感怀,对乔布斯、香奈儿所创造的超时代之美的赞许,对中国本土创新之美的深切渴望。在他看来,一个真正的设计者设计的不只是产品,而是设计了我们的伦理,我们的情绪,我们的感官,如庄子所言“无用之用方为大用”,回归人类本原的基质,也许我们才能真的发现美,并将之化为“无用之竞争力”。

美,是什么?是那个伸手拈花的姑娘低眉之初,是一颗苹果上失踪的缺口……“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这是庄子告诉我们的,也是蒋勋告诉我们的。(编者:马培杰)

 

 

我给“美”的定义:做自己,不能被别人取代

主持人: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参加凤凰网读书会,我们希望通过这个活动可以和大家一起聆听一些真正可以净化人心的声音,同样也是一些可以让我们去体验身心灵交流的声音,因为这个社会充满了太多的物质、欲望。我们今天非常有幸请到了在海峡两岸都很受欢迎的蒋勋老师--美的布道者,我们有请蒋勋老师。

我们看蒋勋老师的著作,听蒋勋老师的演讲,心灵会觉得非常安静,会在一种美的感觉中沉思。这种美不是用来炫耀的,也不是奢侈的,就像庄子所说的“天地有大美”。蒋勋老师说到的美,是生活当中衣食住行的美,也是大自然中的美,非常浅显易懂。

我们今天请蒋勋老师谈的话题是“美,看不见的竞争力。”我们说到竞争力,会想到科技、人才等,比较少看到美,同样还强调“看不见”三个字,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蒋勋:今天这个题目我在台湾的企业界讲过很多次,其实如果在大学里我们讲“美”这个字,或者讲美学,不太会用到竞争力。可是我记得在离开大学以后,台湾有一些IC产业,他们很希望他们的员工能够在压力非常大的工作之余听一点课。最初的想法很简单,就是疏解一下,让他们崩紧的精神放松一下。所以我们开始就给他们上课,一年、两年……我发现他们很急切地希望我跟他们谈“竞争力”,因为产业是一个竞争力,这几天大家都在悼念乔布斯,他大概在十几年当中把一个产业,一个品牌发展到最强的竞争力,我相信所有的产业都羡慕他,所有的产业都想打败他,这是竞争力。可是我们平常看到美,我们会觉得美跟竞争力牵涉不到一起,

在美的课程里我常常会用花做例子,因为八千年前有一个米索不达米亚的女孩子,她看到地上有一朵落花,就把它拣起来,拿到鼻子下去闻,雕塑家觉得那个动作非常漂亮,就把她雕塑成一个画面,这便形成了八千年前的一幅画作。为什么她会拣起这朵花去闻它?因为她觉得它很美,所以我们在大学上课的时候不谈竞争力,我们就谈这朵花。

台湾中部有一个东海大学,校园很漂亮,很大,校园到处都是花,大概到四月的时候,从杜鹃到羊犄角,简直开到满眼撩乱,然后我在教室里讲美学,学生都看外面的花,因为外面的花开得非常灿烂,我刚开始当然有一点生气。可是后来我在想,我如果要讲美,我所有的语言加起来其实比不上那一朵花。一个春天的花季,恰好是那些二十几岁的年轻生命应该感觉到的,他应该在那里得到很大的振动,所以我就做出一个决定,我说:“好,你们既然没有办法专心听我讲课,我们就到外面上课,就坐在花的底下。”他们全部都欢呼。

那天我们就上了一课:“为什么你觉得花很美”?他们说:“因为花有颜色”,我们现在看到这里有一种红,带几个花瓣的,有人说形状很美,有人说色彩很美。接下来有学生说“有些花不一定有颜色,可是我也很喜欢它”,那我说:“好,举例”,他说“栀子花、百合花都是白的,形状很美,更重要是它有香味”,这时候,我们就开始把花的色彩,形状,香味全部加在一起,我们赫然发现,花是一种竞争力。为什么它要有这种颜色?因为所有的蜜蜂、蝴蝶的复眼没有办法准确找到一朵花,如果花没有高彩度的红或高名度的黄,它很可能没有办法被蝴蝶或蜜蜂找到。如果在三四天绽放的时候,花没有找到它,它没有机会授粉,它的雌蕊雄蕊没法交配,这个花就等于白开了。我不知道大家现在有没有开始觉得花的美其实是一个计谋,它要招蜂引蝶的。我们这个成语不太敢用在人的身上,可是我们会发现所有的生命背后隐藏着一个要扩大和延长的竞争力。

植物学家后来告诉我说“花很美,因为不美的都被淘汰了”。我就感觉其实花的美是上亿年的植物学的竞争,最后它形成这个花的存在。我们后来就说到香味,“为什么白色的花的香味如此浓郁”?你可以远远闻到含笑和百合的味道,因为它没有色彩去吸引蜜蜂和蝴蝶为它授粉,它们只有发展出另外一种竞争力,就是气味,嗅觉可以比视觉传到更远。我接着问我植物学的朋友说,如果含笑和百合的香味一样,他说:“那它会被淘汰,因为它没有找到自己存在的理由和价值。”所以我常常给“美”下一个定义,一,做自己;二,他人不能取代你。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我们在大学里讲的美好像不是谈竞争力,可是到科技和IC产业谈竞争力的时候,不一定是讲那朵花,因为他们的头脑里是市场我们可能要谈“看不见的竞争力”,我们就谈乔布斯吧。

往期精彩内容

[读书会第63期] 聂永真对话马世芳:台湾“七零后”的青春咏叹

[读书会第62期] 陆春祥对话何亮亮:“匕首投枪变形记”

[读书会第61期] 傅国涌解百年辛亥:大清朝如何脱轨

[读书会第60期] 萨苏对话李政亮:读日本,解中国

[读书会第59期] 王林对话西渡:回到民国学语文

[读书会第58期] 陈伟VS苏小和、钭江明:日本社会为何成熟得“令人发指”

[读书会第57期] 素黑对话曾子航:剖心自问:爱是什么?

[读书会第56期] 对话周国平:一个追问者的哲学生活札记

[读书会第55期] 朱德庸对话洪晃:活在一个“有病”的时代

[读书会第54期] 陈远对话章立凡:追问中国100年来的历史往复

[读书会第53期] 对话于晓丹:“掀起”你的内衣来

[读书会第52期] 梁文道对话骆以军:“穷”是肯定的

[读书会第51期] 对话小V:一个金领文艺女青年的幸福生活

[读书会第50期] 对话严歌苓:我的写作生涯之痛与情  

[读书会第49期] 欧阳应霁对话智海:漫画“不死”的宣言

[责任编辑:孙玉昆] 标签:读书会 蒋勋 竞争力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