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特别活动]蒋勋论美:那个拈花的姑娘哪里去了

2011年10月19日 10:36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蒋勋

“美”是回来做自己

主持人:谢谢蒋老师的解答,或者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三岁的小孩,只要把它唤醒,也解答了对于去标签化的问题。

读者:美,看不见的竞争力,美最大的作用是一种创造力,已经超越了精神上的提升,而是一种开拓,请问怎么分辨有创造力的美和没有创造力的美?

蒋勋:老子说“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很抽象,可是我们提到所有创造的不同的品牌,比如希腊的柱子,中国的宋瓷,法国的香奈儿,其实它们都是创造。而山寨版就在跟风,但是永远没有办法取代,因为他也在用他所跟风的品牌,他也离不开这个品牌,基本上我们看到创造的意义就是第一个,所以“美”这个字大概只有第一,没有第二。我在台湾讲美讲多了,某天有人忽然打电话给我说“我们决定今年要办某某城市小姐的选举,要我做评委,我第一次接到这样的邀请,我问:“你们为什么会找到我?”因为我真的有一点惊讶,他说“你不是整天讲美吗”,三天以后,我打电话回复他们说“我不能接受,我的美是没有第一名的”,如果你让我做评委,最后没有第一名,可是你一定要第一名、第二名或第三名。如果有第一名,其他就是不美,这个我不能接受,因为我刚才提到了,美就是回来做自己,所以我特别要讲到创意的美跟模仿的美真的不一样。

梵谷画的一个昏暗油灯底下,一天只吃一个马铃薯的又丑又老的女人,那是生命力。我想这样的画面大家都能看得到。我的意思是说,我可以看到用很多方法化妆出来的女性,我也可以看到陕北窑洞的老农民,当这个老农民看到我说“你是我第一个碰到的从台湾跑来的”他要好好招待我,可是他家里什么都没有,就是大蒜,他就把我的行李厢塞满了蒜,我一直记得那张脸。还有一次,在天安门广场前,当我走过长安街,看到乡下来的一个妇人,身体很粗壮,一定是夏天工作才会有那样的骨骼。她喂孩子吃奶,没有地方可以遮蔽,她很自然。我忽然觉得那身体好动人,孩子吃饱了,奶汁滴在长安街上,忽然觉得她跟那个土地在一起,我会觉得这样的美比走秀台上的美更让我记忆的长久,更打动我,我觉得她的生命力这么顽强。

所以今天我围绕这个问题谈了很多,其实我想所有的朋友心里开始有一些问题,也会有一些疑惑。我只是说其实不容易,因为我们在对抗消费社会塑造的美的符号,贴着标签的符号,可是很危险。我们一定要从那里扩大出来,看到所有生命存活的艰难性。唐朝人很喜欢画牡丹花,美的不得了,而日本皇宫里的牡丹,全部用草围着,一点点风吹雨打就调零。宋朝以后发现这样的美好像不是生命里完全的竞争力,他们最后就画梅花。冬天下这么大的雪,冷到皮肤都要裂开了,可是梅花释放着这么强的生命力,这是竞争力的不同。牡丹是一种美,可是宋朝创造的梅花也是一种美,我们这个时代如果用花作为生命的象征,我们大概会找到什么,我没有答案。我只是觉得这个就是创造力,你必须找到一个自己的风格,你把所有的东西借来,都不一定是你自己。

我写过一篇文章“上海世博会的中国馆”,中国馆用的符号都是汉朝的,可是我看了很辛酸,因为我看到强大的背后,它曾经几乎要被世界列强瓜分干净,所以记忆里有很大的屈辱跟辛酸,所以它的强是一定要撑出来的。可是我看到英国馆,轻轻松松就做出一个好漂亮的东西,那个时候我觉得真的是大国崛起,必须有最笃定的自信,不去做场面上的东西,回到最小的事情慢慢去做,所以不急,不这么快,所有的事情都从容缓和。大唐盛世的时候是可以悠游自在的,现在觉得这个强有一点用力,我害怕它会变成烟火,那么绚烂华丽,可是一下没有了,所以有时候会希望它能够更长一点。

主持人:再次感谢各位,我想光有蒋勋老师作为布道者是不够的,各位都是美的种子,希望你们在以后的人生中能够把美的精神继续播种下去,再次感谢蒋勋老师,谢谢你们。

 

 蒋勋 著 中信出版社 2011年10月 出版(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责任编辑:孙玉昆] 标签:读书会 蒋勋 竞争力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