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77期]对话九把刀: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2012年01月16日 15:55
来源:凤凰网读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刘春荣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

她们不只带给我痛苦,还有很多快乐

苏紫紫:咱们再看下一段。

人真的不能太高估自己的天分,这只会让“努力”这两个字失去应有的光彩。

九把刀:这个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感想,我会努力的记得我们当年要追求的梦想,当然要有斗志,但是天分跟努力两者都很重要,我一直觉得有那种从开始都不会写作但是透过自我的训练有可能会忽然开窍,就会懂得某些残忍的关键。但反过来讲我们也很容易被天才给挫折,我当初很喜欢画画想要当一个漫画家的时候,本来以为努力可以填补所有的空缺。我有一个朋友是漫画的天才,看到他怎么画画之后我完全被打击。我发现有一些差距是我这辈子都无法接近的,所以说遇到天才是一种幸运,让我们知道原来自己并不是这一方面的佼佼者。

苏紫紫:觉得自己不适合就应该马上要换掉自己的梦想吗?

九把刀:有些时候成功和失败真的很难去计较,比如说我们看《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这一部电影,如果这个电影票房很差,或者不要讲票房差,根本拍出来就是一个烂片。那我在这边跟大家讲梦想,可能比较没有力气,但是其实我不会后悔,因为我就是的的确确去认真做了这一件事情。我做了有可能是一个反证,反证我自己原来没有当导演的才华,我不会矫情的以为我努力但是却没有实践它,无论如何就是去尝试,让所有人告诉你答案。

读者:我们想知道选演员,为什么你把沈佳仪的老公选得那么老呢?

九把刀:各位发现为什么把她老公选得那么老,因为沈佳仪的老公大我们八岁,他本人就比较年长一点,但是这个演员不是随便选的,他在台湾是一个非常有名的广告喜剧演员,他一出场,在台湾的电影院是集体爆笑的。他有喜感,在台湾非常的受欢迎,喜剧的感觉没有办法在台湾之外的其他地方出现是比较遗憾的一点。我不是因为不喜欢她老公所以特别找一个老的人,就是因为喜剧人很受欢迎,所以才会找他来演她的老公。

读者:我想问《猎命师》什么时候会出来?既然你说没办法一直写一个题材的话,那我就只有继续等待,另外想知道他让读者又爱又恨,你对他有什么看法,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在这个角色把自己带入进去?

九把刀:我先简单讲猎命师的问题,猎命师,神不让我回答。刚刚在来这边之前我在旁边的面包店写的小说是《上课不要看小说》、《哈棒传奇》。我一直在写东西,只是不是写到大家刚好要看的那个小说而已,所以基本上我是勤劳的,这一点希望大家认同。所以对于《猎命师传奇》我更要认真的呼吁,我这么没有耐心的人居然可以把一个小说写这么久没有写完,我也不会因为这个故事已经拖得很长就想要把它随便给结束,不会因为读者催稿、逼我、害我、骂我,就随便把一个故事写完,《猎命师49》我预计一个月之后开始写,不是很固定这个系列,会有一个惊喜给大家,大家会感动到眼泪都爆炸。相信我,我虽然常常说谎但是有时候我们讲出那句话的时候心意是很真诚的。

读者:您的小说里面沈佳仪和所有的男生一起唱的一首歌好像在电影里面没有,不知道我们还有没有机会听到这首歌。

九把刀:我在小说里面写到的一首歌是为沈佳仪写的,曾经全班在毕业旅行的时候合唱。那首歌我觉得很好听,到现在我都觉得很好听。我把那个副歌的部分哼出来,因为我觉得唱歌的事情真的很恶心。

(现场哼唱副歌部分,引发热烈掌声……)

九把刀:大家如果仔细看电影会发现“九把刀”这三个字并没有出现在电影情节里面,因为我希望让这个故事永远可以让所有人都可以投入。同时也是避免让讨厌我的人不喜欢这部电影,我希望把他们对电影的讨厌程度降低一点。

读者:之所以沈佳仪在你初恋记忆当中那么深刻,有没有一个原因是你从来都没有追到过沈佳仪?第二个问题你有没有想象过当年你和沈佳仪在一起了,那后来你们会怎样?

九把刀:我很快乐,后来我写了一本书,在一起后被抛弃,抛弃我的那个女孩子也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所以我有一点,或者大部分时间都很幼稚,但我是真的很重视在我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人,不管分手的时候有多痛苦,我都永远记得你不只带给我痛苦,其实你也带给我很多的快乐。那我的爱情里面其实到最后都不会有恨,我跟她还是有联络,她现在也是幸福快乐。其实当很多人都以为我在消费我喜欢的女孩子的时候,其实你都没有问过她们的想法。如果你是电影里面的沈佳仪,我真的好希望你看到电影的时候是感动的,或者你的心意是被理解的。

读者:你打算下次什么时候来大陆,还有猎命在大陆的版本只到六就没有了,那么请问什么时候才可以在大陆出版?

九把刀:我在六年前的时候曾经为了宣传《楼下的房客》第一次来到大陆,后来没有来的原因很简单,我跟出版社说有很多宣传需要我,我都可以来大陆宣传,但出版社都没有邀过我,因为他们觉得我的小说卖得很烂,没有宣传的必要。我不可能厚着脸皮说拜托我要来大陆。书都卖得很烂还眼巴巴的想要来,感觉很厚脸皮,如果我自己说出机票钱出饭店钱要来,感觉又很神经病。所以我很被动的等待出版社来邀请我,今天我出现在这边也是谢谢电影卖得好,出版社觉得这应该是比较有机会。我当然希望《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可以卖得好一点,让我其他的小说有重新出版,或者是接下来新写的小说有被更好出版的一个机会,让我来得比较有脸皮一点。

读者:青春的岁月里少不了苦涩参半,想必您的创作之路也是有坎坷的,想问您这个创作之路当中有没有遇到一些困难您是如何解决的?同时支持您的力量是什么?谢谢。

九把刀:我其实在创作的路上遇到过最大的不快乐,也不过就是书有时候卖的不好而已,我小说前面五年都卖得很差,但是你说卖得很差它毕竟还是有出版。所以我一直都觉得自己非常的幸运。怎么解决?就是继续写。我是真的觉得一个创作的人最快乐的时候是在创作的过程本身,我每次在写小说写到最后一个章节的时候我都会特别的慎重。那一天晚上我不会考虑其他的事情,会选最好的音乐一个人在房间里面专注的把最后的章节写完。写完几乎每一次都会哭,除了写《哈棒传奇》不会哭之外,每个章节最后一个章节都会流眼泪。我会把它当做一个非常重要的仪式。我的毛病是自大,老是觉得自己的小说写得很好看,这样一个自大的个性帮我渡过很多的难关。小说卖不好或者别人告诉我小说写得很难看的时候,我都觉得小说写得还是很好看。当我小说卖得很烂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支持我,大家都很喜欢鼓励我说“不要灰心,你会被这个世界认识的,你书会买得更好的”。就好象刚刚朋友在咖啡店遇到我的时候,鼓励我要来大陆,告诉我大陆可以有发展的,不要灰心。很多读者对我的期待,也都会鼓励我。但是等到我小说非常畅销的时候,明明我做的事情是一样的,明明我的个性甚至比以前还要谦虚一点点,但讨厌我的会变得非常的多。我从来没有习惯过这件事情,因为我觉得我没有变,但是一个人的成功会让很多人不快乐是让我始料未及的。我以为大家都会很开心看到我完成自己的梦想,很开心看到我拍摄的电影,很开心看到我来到大陆,但是有很多人会持相反的态度,我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件事情。我知道写小说、拍电影会让我很快乐,但会有人群里面忽然之间骂我说“九把刀你这个台巴子滚回去”,很少有读者会专门因为想要骂我一句到签书会的现场,所以大部分我在现场感觉到的力量都是很支持,所以我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幸运跟幸福的人。我觉得自己可以被很多人理解已经是非常珍贵的事情。

[责任编辑:孙玉昆] 标签:读书会 九把刀 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