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光焰不熄:胡适思想与现代中国》胡适与赵元任

2012年08月17日 16:08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周质平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光焰不熄:胡适思想与现代中国》/周质平著/九州出版社2012-6

凤凰网读书频道独家授权连载内容,如无授权,请勿转载。

胡适笔下的赵元任

胡适(189l—1962)一生之中,真可以说是交游遍天下,从王公到走卒都是胡适的“我的朋友”。在这无数的朋友之中,定交最早,相知最深,交情超过半个世纪的是江苏常州的赵元任(1892—1982)。

在中国近代史上,胡适与赵元任都是曾开风气的人物。在此,“开风气”这三个字,指的不仅是他们为中国的许多学术领域开辟了新天地,同时也意味着他们在社会风俗的改革上,为当时的中国做过一番除旧布新的工作。

胡适年长赵元任不到一岁,但却整整早死20年,他们都死在2月24日。

这两个新时代的新人物,在他们一生之中,有许多极相似的际遇。他们同在1910年考取庚款留美,同船赴美,同进康奈尔大学,又同在1913年被举为Phi Beta Kappa的会员。胡适在赴美的船上,就注意到赵元任是个“小学者”,对他怀着“恭敬”。到康奈尔的第一年,他们交往并不多,到1912年胡适由农科转入文科以后,他们的交往才渐渐频繁起来。

赵元任在出国之前,想学电机工程,但后来受了胡敦复(1909康奈尔毕业)的影响,兴趣转向“纯粹科学”,到了康奈尔以后,将精力集中在数学和物理上。

胡适由农科改习文科的事是大家都知道的,但赵元任在他1977年由加州大学出版的英文口述自传访问中,对这件事却有一个新解:当年康奈尔的新生和二年级的学生都住在校园南边,他们得走差不多一哩的路才能到农学院,在当时课与课之间的休息只有7分钟,而不是10分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赶着去上课是很麻烦的事(too much of a job),胡适想省点麻烦,就放弃了农学而改念了哲学。

这或许是玩笑之词,是否真实,只有胡适自己知道。历史上的偶然与必然真不易说。

他们早年的交往在《胡适留学日记》中还依稀可寻:1913年12月23日,赵元任及中国留学生数人在胡适住处开了一个茶会,他们“烹龙井,备糕饼数事”,在“寂寞无可聊赖”的学生假期生活中,颇增添了一些乐趣。

1914年5月12日日记载:赵元任与其他三个中国学生获选为Sigma Xi荣誉学会之会员,胡适说他们“成绩之优,诚足为吾国学生界光宠也”。

同年5月22日又记:“赵君元任谱笛调一曲,以西乐谐声和之,大学琴师亟称之,为奏于大风琴之上,余往听之,犹清越似笛声也。” 这是胡适领略赵元任有音乐天才的开始。

在《胡适留学日记》中,有许多条记赵元任辨今音与古音之精审,他们也偶尔讨论这方面的问题。胡适自叹不如说:“元任辨音最精细,吾万不能及也。”

在与胡适同时留美的中国学生之中,他最佩服赵元任。 1916年1月26日,有一整条的札记,推许赵元任:

每与人评论留美人物,辄推常州赵君元任为第一。此君……治哲学、物理、算学皆精。以其余力旁及语学、音乐,皆有所成就。其人好学深思,心细密而行笃实,和蔼可亲。以学以行,两无其俦,他日所成,未可限量也。

胡适对赵元任在审音、辨音方面的天才,真是推崇备至。在《赵元任国语留声片序》中,胡适说:

如果我们要用留声机片来教学国音,全中国没有一个人比赵元任先生更配做这件事的了。

在同一篇序中,胡适说赵元任是个“天生的方言学者”、“天生的音乐家”和“科学的言语学者”。

在五十年的交往中,胡适对赵元任几乎只有赞叹欣赏,而少有批评。1939年9月22日的日记是少有的例外:

元任是稀有的奇才,只因兴致太杂,用力太分,其成就不如当年朋友的期望。

这也许是胡适“责备贤者”的用心。说赵元任“兴致太杂用力太分”这是不错的。他的兴趣包括数学、物理、哲学、音乐、语目字,甚至于天文、摄影。看他早年在《科学》杂志上所发表的文章,我们简直无法与日后以音乐和语言学名世的赵元任联想任一起。譬如在1915年,他写过《心理学与物质科学之区别》、《永流电》、《永动机》、《海王星之发现》等文章;1916年,他又写了《飞行机黑夜落地法》、《大陵星变》等文;1917年,他的兴趣显然转移到了医学和卫生,发表了《睡眠之卫生》、《瞳孔翕张之试验》、《催眠术解惑》、《生物界物质与能力代谢之比较》等文。 诚如海斯(Mary R.Haas)教授在《赵元任口述自传》序中所说:“我还不知道有第二个人(能像赵元任这样)游刃有余的纵横在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之间。”

上引胡适的那段日记是1939年写的。在往后40年之中,赵元任在学术上已经没有早年的驳杂。他渐渐把自己的精力都集中在语言学上了。而许多重要的著作都是在他50岁以后才发表的。如《国语入门》是1948年出版的,《中国话的语法》迟至1968年——胡适死后6年——才问世。这一点与胡适的情形颇不同,胡适的重要著作基本上都是在他50岁以前完成的。而研究赵元任在中国语言学界的贡献,他50岁以后的著作是不能忽略的。

[责任编辑:吴毅恒] 标签:胡适 赵元任 民国 周质平 思想 光焰不熄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