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光焰不熄:胡适思想与现代中国》评胡适的提倡科学与整理国故

2012年08月17日 16:17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周质平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科学与自然

胡适对科学的另一种阐释,是强调科学与自然的对立性,他常将科学解释为人类用来控制自然的一种力量。他在《中国哲学史大纲卷上》中,说到荀子的哲学,特别引了《荀子•天论》“大天而思之,孰与物畜而制裁之?从天而颂之,孰与制天命而用之?望时而待之,孰与应时而使之?……”这一段话,许之为“要人征服天行以为人用”,并说“这竟是倍根(Francis Bacon,1561—1626)的“戡天主义”(Conquest of Nature)了。 胡适常以这种“戡天”的思想来解释近世的科学。如他在《我们对于近代西洋文明的态度》中说:“近世文明仗着科学的武器,开辟了许多新世界,发现了无数新真理,征服了自然界的无数势力,叫电气赶车,叫‘乙太’送信,真个做出种种动地掀天的大事业来。”在同一篇文章中,他极其肯定地指出,由于科学在各方面的成就,“这个两双手一个大脑的动物——人——已成了世界的主人翁”。

这样突出科学与自然的对立,多少给人一种“科学是人为的”,“科学是不自然的”,甚至于是“反自然”的暗示。以这样的观点来阐释科学,对几千年来沉浸涵泳在老庄哲学中,强调与自然取得协调的中国人来说,是比较不容易接受的。多少让人觉得:要科学,就必须与“自然”决裂,这是许多中国人所不愿为的。

冯友兰在这一点上,为科学做了一个更圆融的解释:

科学的目的,或其目的之一,亦是欲发现宇宙间底许多道理而使人遵照之而行。人若遵照这些道理而行,他可以得到许多利益。我们常说:科学能战胜自然,就一方面说,它是能战胜自然;就又一方面说,它之所以能战胜自然,正因他能服从自然。

换言之,“科学’,并不在“自然”之外,而是在“自然”之中。“征服自然”固然有其价值,而“服从自然”也显出他的智慧。胡适在批评中国人“乐天”、“安命”、“知足”、“安贫”这些德性时,往往失之过苛,指为“懒惰”、“不长进”。 其实,若就“服从自然”这一观点言之,中国人的这些德性也并非一无可取。在那样的自然条件,与社会制度、经济制度之下,中国人的“乐天”、“安命’、“知足”与“安贫”正是高度的“服从自然”的科学态度与精神。

[责任编辑:吴毅恒] 标签:胡适 民国 周质平 光焰不熄 科学 国故 国学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