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99期]张亚东读书会:初见即别离

2012年09月07日 14:46
来源:凤凰网读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张亚东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张亚东:我是音乐的信徒
 
  张亚东:我是比较喜欢听音乐,从小喜欢听音乐,这是我自己的感觉,看那个小孩他听音乐。我听音乐的时候,整个大街都变成我音乐的陪衬,都是一个大MV,所有的东西都不见了,什么冲突都没有,就只是音乐。在那个时候,说得傲慢一点,就是对一切都有怜悯心,就觉得自己特别的不同,觉得自己站在一个高度不同的地方,开始怜悯所有的事情。我觉得特别棒,好的音乐可能多少能给你带来一些欢乐。我列举了一些我在旅行时常听的音乐,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在座的这些人,可能看起来我们都不认识,但是也许你听过谁的音乐,也许我们俩看过同一本书,对同一个地方我们曾经感动过,事实上我们有很多共同的地方,只是我们看起来陌生,仅仅是这样,事实上我觉得共同读过一本书,或者共同听过某一段音乐,就是同情过,我觉得至少在某一个隐秘的通道里,我们曾经感受过那样的世界。两个人实在没话说的时候,突然说你听过谁谁谁吗,立马就可以有很多东西可说,我觉得我们有很多共同的地方。
 
  像这些眼神都不是特别友好的,他们对我是充满敌意的,觉得你为什么拍我呢。这个可能按镜头的角度算大概有7米,这个大概2米。可事实上有一些距离跟米数是没关系的,它不是可以衡量的,有的人可以特别近,但是距离遥不可及。我拍了很多眼神,他在看你的时候有不友好的东西,也有一些非常棒,眼神非常棒。我在他的眼睛里有一个影子,就是有一个小影,所以我说我站在他的眼睛里,我们俩一起看着你的眼睛。
 
  每到秋天找大衣的时候都觉得,嗨,我还买过这么一件衣服啊,我都忘了,或者说我那会儿品位怎么这么差。特别像有时候突然想要找某个朋友,因为有事才想起来,情况就是这样的,就是我们总是把一些人忘掉,一些人比较容易被我们忘掉,用得着的时候再想起来,我也一样。这个其实还挺逗的,看见老头满脸褶子,我说一看就知道你是个爱笑的人,他就是哮喘。我有个初中同学,跟我特别要好的一男孩,要好的程度和你们的同学都一样,我13岁离开家之后再没见过他,因为他游泳时被淹死了。他当时好像是全国武术第几名,非常厉害,他就从小练武,后来游泳淹死了。这么多年我经常梦见他,而且几乎每次梦见他都说我曾经说过要找个做法的超度一下他,但我一直没做,他在那也一直没怎么样。特别奇怪的是,只要看见有水的地方,我还是经常想到他。可能多少有一种心理上的感觉,觉得我跟你是同学,你看我现在活得多好,好像自己有点不务正业的感觉。但是我也不会游泳,我也不会冲下去。我说好吧,你等着我,有一天我会把自己送到水里,有一天我也得走你一样的路,也许我们还能再见,但是多少还是非常想那个同学。
 
  那这个,有一位老太太自己坐在那,我拍她得有半个小时,她连理都没理我,就一眼都没瞟我,就是一直在那,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我只是看见她戴了一枚结婚戒指。她孤单单的只有一人,我不敢猜究竟是什么情况让她有那样的一个状况,我不敢猜。所以我写了一句话,"每次摸脸的时候才发现手凉",就是从没想到这件事,但是等要想到的时候发现已经不可挽救了,或者我无能为力了。事实上在观察别人的时候我也在看自己,觉得自己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我忘记是谁,说城市就像一个集中营,我们既是看守,也是犯人。我觉得大家都在一个格子里生活,每天都做相同的事情,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说实话,我是小地方长大的人,我没那么爱城市,但是我现在已经离不开这个城市,我已经被同化了,或者说已经被驯服了。但是我对城市的态度或者说我的生活态度是不稀罕,表明我其实是一个很冷漠的人,就是你也不用给我说好听的,不稀罕,也别吓唬我,不搭理你。说俗一点就是滚刀肉,就是谁也甭跟我唱高调,跟我说一大堆什么你点不亮我,我没有希望。谁也别跟我说说我是黑暗的,或者你来我这边我也不去,我有我自己的一个小小的世界,我有我自己的一个医药箱,那里头可能放了一些唱片,放了一些书,放了什么东西,我自己活得很好,就是那么一种感觉。事实上我还是挺怀疑这些的,类似这些,不想说话,我是音乐的信徒。有的时候特别希望所有的缓和,字都失去意义,我觉得你总是能发现一些。也许是我太聪明了,我总是能看出一些东西,让我特别不开心,我只有在音乐里才可能获得快乐。我说这个并不意味着我能做多好的音乐,就像我刚才做那节目一样,我并没有生在奥地利,我也没在浪漫主义时期,对不起,我不可能是一个什么什么,但是我至少有审美能力,我至少可以欣赏,对我不能过的生活我至少可以向往,仅此而已。就是说我有向往的权利。
 
  张亚东:每一天都是陈旧的
 
  张亚东:黎明的时候,我常常一个人。我30年来几乎都是天亮睡觉,我夜里不睡觉,夜里太安静了,我不舍得睡,我觉得夜晚哪怕耗着我也不想睡,就觉得特别美好。每天到黎明的时候,就是那一刻非常安静,当然有很美好的感觉,也有特别绝望的感觉。譬如说每天一到那点我就饿了,给自己热点饭,因为太安静了,只能听见自己嚼饭的声音,就突然一下觉得死了算了,就是突然有一种好厌倦的感觉。所以我说"冷却之后的城市没有掌声,没有乘客,失落的野心不甘心地睡去,还给这城市夜晚一片寂静"。我每天谈到太多的利益,说实话,真的,在我们现下生活的环境,我每天的工作一多半都在讲利益,所以真的多少让自己有点不舒服。
 
  刚才还要跟大家说的就是房子,在欧洲的好多房子比人的命长,一个房子好几千年还在那待着,一波一波地换人,一波一波的故事,但是还是在那。所以他们有人说你不要拍我房子,说拍不好会怎么样,我才不管,我觉得没事,因为房子不管这事你知道吗。还有就是房间类似旅行,只有这一个段落,这些人是我的朋友帮我扮演的。每一个房间都是我自己住过的房间,但是房间里并没这些人,这些人是我后来拍的给搭上去的,有时候我躺在酒店的房间,我发誓我觉得房间里还有一个人,我绝对感觉到他了,但是我不害怕,我不觉得是一个需要害怕的事情。有的时候又感觉不到,有的时候我努力想是否有一个人,有的时候我没想就感觉到了。
 
  反正就是你来我往,我很喜欢安静。很多安静的时刻,我听见自己打呼噜,或者突然发现自己被忘了,记得我的都是工作,拍来一个个电话问,哪呢,怎么还不来,好吧我来了。记住我的总是一些那样的事情,反正是一些好事情都把我忘了。这个是黎明,我写了"黎明从黏湿之地开始穿过幽暗的水谷之路,混合一股牙膏味,慢慢的清新起来"。可能每个人都觉得每一天是新的一天,但对我来说每一天都是陈旧的,每一天是一如既往的按点天亮,它不管你每一个人状况是什么,每一天都有新生的孩子,每一天对某些人来说都是末日。我们只能强迫自己,好吧,起来以后吃一肚子饭,水谷之路,完了以后用牙膏把自己搞的好像还挺清新的,仅仅是这样,我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新的一天,说实话我还是挺悲观的,只是我不太愿意把我的悲观带给大家。尽管悲观,但是我很快乐,悲观不是件很苦的事情。
 
  这是我去科隆的教堂,我特别喜欢哥特式的音乐,哥特式的诗歌我也很喜欢。大家都知道科隆大教堂是个非常有名的建筑,这个建筑非常美。那去到这个建筑里面参观了一圈以后,我就大失所望,因为突然发现它是一个旅游景点。你知道吗?就是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没有了,我回来以后自己拿笔画了一个科隆教堂,其实这一页不是照片,是我自己画的。我说画一座教堂神会住在里面吗?我只是想说,神不会听我的话吧。我至少认为,不会我们给建一座教堂,他就住进去了,我们盖一个庙,他就那么听话就坐在那儿,不会的。我觉得神无所不在,无论你信仰的是什么,他都随时在,但是不会那么听话,你家里供一个什么东西,人家就在那儿等着你,不会的。
 
  我特别喜欢夜里画画,并不是因为我想当画家,而是因为画画的时候,只有那个笔和纸在那摩擦的声音,我特别喜欢那种感觉,然后过一会儿你纸上出来一个型,你觉得这个感觉非常非常棒,我只是喜欢享受那个时光,和其它的没关系。我有很多画画的朋友,我曾经问他们画画的时候最喜欢干嘛,好多人都说是听音乐,画画的时候听音乐,我一听,好吧,我画画就是为了躲开音乐,那还是让我安静一会吧。
 
[责任编辑:谢生金] 标签:凤凰网读书会 读书会 张亚东 初见即别离 旅行 摄影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