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99期]张亚东读书会:初见即别离

2012年09月07日 14:46
来源:凤凰网读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张亚东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张亚东:不要有太多分别心
 
  凤凰网读书会:那有问题的就示意,然后我们把话筒传过去。
 
  现场读者:你好,我想问一下您生活中是一个比较情绪化的人吗?会想起什么暗自落泪那种吗?
 
  张亚东:落泪这件事情基本上已经不可怕了,我觉得我是特别情绪化的,我觉得所有东西都是表象的,希望大家理解。比如说有人会说东哥你看起来是一个非常安静的人。对不起,我一点都不是,我非常暴躁,我觉得所有的表象都是因为我做不到,比如说我喜欢古典音乐,那是因为我没有做成古典音乐。通常很多时候我表现出一个安静的样子,只是我也希望自己是这个样子而已。现在生活里让我流泪的事情不是特别多,有些个别的时候会,比如说在录音棚里我听我妹唱歌,我就流过泪,很简单,就是录音这个工作变成厨师炒菜一样,我每天都在做我不大可能会流泪的事,突然有一天,有位歌手唱某首歌的时候,你突然觉得在录音棚又是一个美好的事情,你又被打动了,你真哭了,有时候会这样。
 
  那还有一些事情是看电影,或者看某一本书。比如说我特别喜欢张爱玲的《对照记》,有一天晚上看那本书,有一段话大概是写她看着她爷爷奶奶的照片,她说:"我没赶上看见他们,所以跟他们的关系仅只是属于彼此,一种沉默的无条件的支持,看似无用,无效,却是我最需要的。他们只静静地躺在我的血液里,等我死的时候再死一次"。我就感动了,我觉得太棒了。我觉得好像这种时刻会有,但你要说特别常有,那是不可能的,就是基本上不可能或者是以为自己不会。我觉得说生活对每个人来说,是有非常公平的一面,就是你所遭受也有人遭受,你所唾弃的,或者你所不愿意遭受的总有一天你也会遇到,所以我觉得就是努力的使自己成为自己想要的那个自己,能够变成的再好那么一点点,我觉得这是我努力的,谢谢你。
 
  现场读者:谢谢你。
 
  现场读者:老师,你好,第一个问题是我自己想问的,我想问一下你的信仰,你信一些什么教或者说别什么的吗?然后另外就是帮我朋友问的,想问一下你现在还是像以前一样神魂颠倒吗?还有你现在参加一些锻炼吗?他说之前好像有个访谈上面有谈到过这样的事情。
 
  张亚东:谢谢。说实话,我是有信仰的,我非常信佛教,非常信,但是我的信仰,我承认自己有非常特别傻帽的时候,就是危难时候赶紧求一求,遇到事了赶紧去烧香。越来越大我觉得可能越来越不同,多少我是觉得我对很多事情是有怀疑的,但是我只能说我是一个特别矛盾的人。比如说我是怀疑转世轮回的,我并不知道前世我是谁,他做的事跟我没关系,这个不应该由我来承担。比如说我们去的孤儿院的那些孩子,他哪知道他前世是另外一个人,你为什么要让这个人来承受什么东西呢?总之,我觉得就是我自己不太理解,那类似的比如说什么下油锅这种,我都死了,还下油锅,你馋呗,就特别奇怪,我自己不是太理解,你明白吗?
 
  那我只能说,我并不了解,但是我非常相信一定有一个我叫她观音菩萨什么的,你叫他上帝什么的神。但是同时我特别相信真正的信仰不要来自于,怎么说呢,就是非常偏薄的那一个面。譬如说天地无情,我刚才已经说了,不说今天地震了,这一个楼里全是坏人吗?我只是想全是坏人吗?大水冲过来的时候全是坏人吗?死的全是坏人吗?不是,天地无情,是因为需要我们有感情才行,你不能期待什么其他的东西,那个谁说的,我记不住人名,反正就是太阳光照下来,流氓也照,小偷也照,好人也照,坏人也照,在太阳看来,他们没有分别。
 
  所以说,如果你有太多的分别心,觉得这样不好,那样不对,那可能我觉得你不会到达一个真正特别接近完美的状态。事实上我自己多少还是有抵触的,我也遇到过一些事情,我自己的信仰也是存在那种来回的变化之中,但我还是愿意相信这个世界一定有一个类似在我画画的时候,泰戈尔说他有一个小诗写得特别好,大概意思就是说在他好好看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上帝就在那。好,我完全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什么形象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就是感觉,那好吧,我觉得有,我有信仰,我并不认为他是一定叫一个什么名字,你刚才说另外一个问题是什么?
 
  现场读者:锻炼。
 
  张亚东:我肯定是什么都不锻炼,我到现在为止不吃任何保健品,不锻炼,抽烟、熬夜,完了以后基本上所有对身体健康没好处的事情我都做,但是我并不觉得自己有多老,如果按我的年纪来说的话。很多人可能说你是不是打什么针或者什么的,我都说了,我不耍赖,就只能那个什么撒欢不许耍赖,不耍赖,我没必要,老了我也接受我自己老了,就没关系,就是这个不重要,我也从不锻炼,什么健身什么的,体育活动几乎没有我喜欢的,就是这样。但是,我认为自己还是比较善意,哪怕是对我特别没利的事情,或者是我不理解的事情,我也不太介意。跟朋友相处也是喜欢那种骂我的人,如果有一个人见面就说你怎么怎么样,我特别爱跟这样的人交朋友,至少觉得这样的人很真实,他让你知道你是干嘛的。旅行也是,谁知道你是做音乐的还是干嘛的,他们不管你是做什么的,你就是一个观光客,就是来来走走随便一个人。没了,还有吗?还有谁?
 
[责任编辑:谢生金] 标签:凤凰网读书会 读书会 张亚东 初见即别离 旅行 摄影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