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99期]张亚东读书会:初见即别离

2012年09月07日 14:46
来源:凤凰网读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张亚东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张亚东:音乐是另一个世界的语言
 
  现场读者:张亚东,你好,谢谢你今天特别真诚的跟我们分享一下你内心的东西,还有对于生活的感悟。我就想问一下做音乐,包括写歌,玩了这么久,你自己也说35年了,这么久对创作来说可能是一件特别需要灵感的事情,你平时都是怎么去搜集灵感的,有没有灵感枯竭想要死的时候?还有一个问题还是关于做音乐的,你是觉得做音乐让自己曾经独孤,平时像刺猬一样缩在一起,那你通过做音乐是让自己的心打开了呢,还是反而觉得更像刺猬一样缩得更紧了?
 
  张亚东:我觉得灵感是这样的,比如灵感是个人,他永远不会一直在那等你,对我来说是这样。如果我要写一首歌的话,我刚上来写的那个东西一定和最后写的相差十万八千里,但我如果不走这一步我就不会找到最后的那个东西,而且越来越难。生活里会有灵感,就是突然特别打动你的一刻,但是基本上生活还是挺无聊的,你不会每天都有那一刻,所以你需要要去找他。
 
  你可能写了一个东西,觉得好像不对,又去找找找找,终于在一个地方找到了,但是现在的问题是,譬如说,张亚东你做一张专辑,半个月交工,这就非常可怕。这导致特别多我们常说的作品都是假高潮,没什么意义,就是你根本写到那还没找到,时间已经到了,我要出版了,我只能交给你这样一个东西,这是我无能为力的。大家现在不是都要时间嘛,其实我以前也说过,像一个人写慢板,写那么棒一个句子,题记仅仅是说献给我的神,人家就写了一圈,但是变成那么伟大的一个东西。
 
  现在我的灵感就非常非常难找到,事实上灵感怎么来的呢?灵感也不需要找,主要是得有那闲工夫,譬如说我今天弹琴,如果我并不去思考我要弹什么风格,我任意的去做一定是我的兴趣所致,它一定会出来非常棒的东西,但是现在我们都像计算机一样。你们可能不了解,比如说听流行歌,对于歌迷来说,他会说我听到这歌好感动,但我不会,我为什么不感动呢?你们一定要理解,因为我真没是个歌迷,无数歌长的几乎一样,它是一个模式、一个模板,时间久了你就很反感那个东西。谁都愿意自己的东西是充满灵性、充满不同的,但并不是那么容易。一方面是自己也会被束缚,就像我刚才说那个格子,把我也框进去了,我已经忘了我还会那么做;另一方面,当一个真的灵感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通常会把你吓怕,你也许并不会买单,这也是件可怕的事情。
 
  和那些伟大的艺术家比起来,我觉得自己完全是个大俗人。我是觉得流行音乐这件事情基本上就那么着了,它就是一个很快速的一个东西。我并不反感流行音乐,因为我也时常被流行音乐打动,其实没有好或不好,但是说实话灵感那个东西已经变得非常难了。你第二个问题是什么?
 
  现场读者:第二个问题是做音乐这么多年,你说音乐是让自己打开了,还是像刺猬一样缩的更紧了?
 
  张亚东:我觉得基本上还是缩回去,音乐的确像我说它是超越语言的,因为说话真的很累很累,就是互相不理解。譬如说我觉得我并不认为我们真的了解,因为大家都是以我为中心,每一个人事实上还会觉得怎么样怎么样。我觉得音乐会让你觉得那个世界是安全的,譬如我不爱看现场。比如我喜欢videohead,看现场的时候我觉得videohead都在讨好别人,我觉得就不那么纯粹了,就是我一定要买一张唱片,买回家我觉得他是在为我唱,就是一种心理。
 
  我过去有唱片是跪着听的,我就不说哪张唱片了,就是关了灯、戴耳机,跪着听完一张唱片,就很感动,你明白那种感觉吗?那个时候是不需要说话的,我说什么,我听完一张唱片以后出来再跟朋友见面,我突然觉得自己太牛了,觉得自己与众不同,浑身都很有魅力的感觉。但是其他时候我很难获得那种感觉,事实上就是说很难沟通到那种感觉,所以我觉得音乐事实上不会打开的。
 
  举例来说,比如Michael,我书里也写,他写一个歌叫《过去我说我和我,现在我们说我们和我们》,你们都听过一首歌叫天下一家,没有,不会一家的。音乐在面对很现实的东西的时候是无能为力的,愿望属于愿望,你根本不能解决那些事情,所以我觉得音乐是另一个世界,是另一个世界的语言,不仅流行音乐是这样,其他音乐也是。
 
  比如你听听萧邦,这是我非常非常喜欢的,如果你在那个世界里习惯了的话,你出来就会不适应,所以我觉得自己是非常非常拧的。我们公司的同事都知道我只有两个时候会非常傻帽,一个是看球的时候,另一个是开车的时候。一开车我就变成另外一个人,就是因为你忍受不了那个,我不太想说那些事,就说我突然变回一个人,像一个战士一样,我不能容忍这种人,我才不管你是什么车,我必须要怎么样怎么样,比如忽然看见一些那种车的时候,就突然想去别它一下。但是基本上我觉得音乐还是非常好,如果真的能在乐里找到东西也许你会独孤一点点,你得到了总要付出一些什么,你不可能让所有人都理解你同时你又获得很多。我还是希望大家多听音乐,至少每天听一段音乐,我认为我的药箱就是一个唱片,我觉得自己病了的时候我可以拿出来听一听。譬如像弥撒的音乐非常非常棒,如果我特别不爽,比如说我在哪看见一堆人在骂我,我特别不爽,为什么要骂我,你们不理解我,然后我就去听,听完以后觉得特别棒,也许信仰也能达到这个,但是我的音乐就已经可以治我这病了,那我就觉得还挺好,谢谢。
 
  现场读者:张亚东,您好,我听流行乐比较容易感动,特别是它的高音部分。我从小就开始听这种歌,没有听过古典音乐的。人们经常强调古典音乐的价值所在,然后我就去尝试过,去古典音乐的网站听。我就觉得我的脑筋和那音乐不合,那音乐让我觉得特别漫长,我脑子好像不记得前面那半部分了,后边这部分我也记得挺不好,它就没有办法打动我,我想知道特别小的时候,是什么歌第一次让你觉得音乐特别美好?
 
   张亚东:流行乐和古典乐没有高下之分
 
  张亚东:我小时候听半头砖的东西,当时我有一个古典音乐的带子,类似古堡、天鹅之死的曲子都有了,它是类似轻音乐的带子,我特别特别喜欢。我因为从小练大提琴,类似巴赫、舒伯特这样的我接触得比较早,所以比较喜欢,事实上我对古典音乐也挺烦,说心里话,有些时刻是非常烦。
 
  譬如说看演出的时候,你也不知道哪该鼓掌,因为我也没听过,但你哪该拍就拍呗,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不需要它那个居高临下的感觉。我只能说,听古典音乐的确需要一点点素养,的确需要更多一点的了解,比如对作曲家,对他们时代。什么音乐都能打动,流行歌曲我听了也很感动,但是古典音乐给我的最主要感觉还是它没有刻意讨好的部分。很多流行歌给我的感觉是你要干嘛你知道吗。古典音乐不是,它是非常冷静的,它需要你去跟它做一些更加微的互动,那个是需要一些忍耐性。我们那天还聊,时间的感觉也不同了。比如说过去一个作家巴尔扎克写《高老头》,两天两夜写一部小说,你认为现在谁两天两夜能写一部小说,就是说过去的时间是很缓慢的,大家可以写一封信等两月,等一封信再回来四个月过去了,现在人憋死了已经,他们对时间观念跟我们略有不同,现在我们可能每天耗费在无用的时间,人家却能写《高老头》。我们可能总是抱怨时间不够,回家洗洗,上上微博,这会儿没了,都浪费了。
 
  那可能事实上还是看你自己的状况,对我来说流行音乐非常棒,我并不认为流行音乐不好,只是说在一个规矩里也不差,比如Adele,我非常、非常喜欢,只要是她的歌我,总能被打动,这个不用特别刻意,如果你觉得不好就不好。
 
  其实我书里有写过,有一个人去看画展,他说我担心自己进到画展以后,我要是看不懂怎么办?艺术家说看不懂,你就说不懂,这有什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果你不喜欢听古典音乐那就不听,没关系,不会少什么的,我觉得坚持你自己觉得能感动你的就是好的,还是从你自己喜欢的出发,谢谢。
 
[责任编辑:谢生金] 标签:凤凰网读书会 读书会 张亚东 初见即别离 旅行 摄影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