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27期】闫肖锋、蒋方舟、东东枪:想象的彼岸与真实的对岸

2013年04月09日 11:47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蒋方舟:台湾作家清贫,作品却更纯粹
 
  蒋方舟:其实台湾文学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大陆会有层出不穷的题材去写,因为我当时去台湾是采访台湾的文学杂志《印刻》的主编,他说台湾文学面临的困境就是越写越琐碎,越写越多所谓的内心,越写越多的意识流,或者玩弄一些笔法的东西,而在题材上并没有什么大的题材,就像当时的保钓,没有那样宏大叙事的题材,他觉得这也是台湾文学面临的问题。
 
  当时我问他台湾作家和大陆作家差别最大的地方是什么,他说大陆作家过的实在太好了,因为台湾作家非常清贫的。在座很多女生可能会知道,台湾有名的两姐妹,一个叫朱天文,一个叫朱天心,朱天心的丈夫也是非常著名的文学评论家。他们在台湾或者大陆已经是非常有名的文学家,但是他们写作的话,必须到咖啡厅去,并不是因为更好的写作环境或者为了玩什么样的情调,而是因为他们家实在太小了,没有足够的空间让那么多人同时写作,所以必须去咖啡厅。相比而言,大陆的作家可能有别墅、有豪宅,或者在很多地方都有房产,顺便再写几个电视剧。
 
  这样对台湾文学有利有弊,有弊的地方在于,愿意写作的人越来越少,但是有利的地方在于,反而因为没有那么多诱惑,所以更可以直接跟文字本身对话。在大陆作家可以折腾的东西太多了,没钱就折腾个电视剧,有钱又想要名,可以折腾到一个地方的作协主席或者是副主席、文联主席,有太多可以玩的东西。但是对台湾作家来说,他们的市场也小,看书的人也很少,也没有这样的荣誉,所以他们更多的只能跟文学本身去对话,去恪守一个非常本份的写字人的工作。
 
  台湾有一个我很喜欢的作家叫王文兴,是跟白先勇一个时期的,他每天只写七个字,我觉得特别神奇,当然这可能稍微有一点点矫枉过正,但是他为了保证整个文字的质量,每天只写七个字。
 
  东东枪:我有时候也觉得台湾这些创作者是值得同情的。我第一次有这个感触是大概2005年,台湾有一个很重要的舞台剧的创作团体叫相声瓦社,核心创作人员是冯一刚老师,2005年他们来北京做过一次交流,那次有机会跟他们聊了挺长时间。当时谈到一个问题,因为冯一刚老师是赖声川老师的学生,赖声川早期的作品冯一刚都有参与。当时我说大陆舞台剧创作有很多限制,可是台湾也没有好多少,你们的戏里面,赖声川以前的戏,不是也经常有因为说了讽刺政治人物的话而被断水断电的情况,冯一刚老师冲我笑了笑说,都是瞎编的,做戏嘛,实际上怎么有断水断电的情况呢!我当时想你们太可怜了,这种事都要瞎编。
 
  我那次去台湾,在工作之余干了两个比较大的闲事,一个是去林语堂故居,还有一个是突发奇想买陈升跨年演唱会的票,我脑子里想起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12月29日晚上了,我突然想,他每年有跨年演唱会,我干嘛不看,可是我是1月1日早上飞机走,我想那也要去看。我在网上搜了一下,演唱会有两场,30日和31日,30日有三四张空票,我就买了票第二天去看。在演唱会现场发生一个跟刚才说的话题有点关系的人,有一位上台的嘉宾,由于担心自己的言论带来不好的后果而支支吾吾,这件事让我意识到这个情况还是有的,可惜那个嘉宾是一个大陆人,是左小诅咒老师。
[责任编辑:邓欢娜] 标签:凤凰网读书 读书会 蒋方舟 闫肖锋 东东枪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