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29期】田涛对话吴春波:华为管理哲学的“道”与“术”

2013年04月25日 10:45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田涛:任正非是思想集成者而非创新者

读者:我问田总一个问题。两天前我才知道有这么一种书,当时特别吸引我的这个书的名字《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可惜我只看了20多页。因为我不知道后面是什么内容,这本书当时起这个名字,是不是也有预示要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华为将来有可能倒下,它是因为什么原因倒下的?其实我特别想知道这样一个答案。因为我觉得当时的华为或者现在的华为,它是靠它的这种军队的文化,或者是我们看到的,像任正非这种教父级的文化,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如果把今天的华为搬到美国,还会不会这样发展下去?在将来一个更加崇尚民主自由、以及自我的时代,华为这样的文化会不会是将来发展的一个大挑战?这是我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我想基于田总跟任总的关系,我想问田总一个问题,你面对69岁的任正非,你对他的余生,如果你要给他一个建议,你会给他什么样的建议?

田涛:第一个问题太大,第二个问题是太复杂。华为当然面临着很重大的外部和内部的挑战。其实这一点任正非认识的很清楚。外部商业环境的挑战,你们各位也从媒体上看到了一些,比如说美国对华为的打压。我认为这个目前其实不是非常重要的方面,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西方国家很难在对付华为问题上,形成所谓统一的大西洋阵线,原因就是各自国家和各自国家的企业都有自身的诉求。所以华为在美国遇到了问题,但是华为在欧洲、在其他国家多数国家的情况是好的,甚至比过去还要好。比如说美英两国之间在全球大多数的问题方面,永远是英国跟着美国走,但是在华为这件事情上,英国就持有自身的立场。去年任正非见英国首相的时候,华为已经定了在英国投资10亿美金,主要是投资英国一些研究所。华为在每年从英国拿到的合同大概是10多亿英镑,所以没有受太大的影响。

但是这个行业其实最大的外部挑战是IT行业,信息技术这个行业没有资源的约束性,不像其他太多的行业有土地的约束、资本的约束等等。IT行业就是人的大脑和一个所谓的无限资源的结合,两个都是无约束性的。所以这个过去三十多年才有大批的巨无霸的企业垮掉,然后有大学没毕业的学生在教室里头,或者是自己的宿舍里头,创立一个先进企业,最后十年、二十年,也成为一个伟大企业,像facebook、雅虎等等都如此。但是起得快,垮得也快。这是我认为对华为来说是最根本的挑战,华为如果哪一天整个队伍它的激情消失了,它的员工堕怠了,当大脑的想象力不愿意去充分发挥,或者说不愿意沿着华为这一个管道去发挥的时候,那时候华为必死无疑。这个挑战其实是随时都会存在的,当然还有一个行业本身的挑战。

比如说华为过去主要在运营商这个领域里获得了成功。这个领域现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接近天花板了,大概在运营商这个领域,可能在十年之内,很可能就只剩下最后两个企业,这两个企业更多的都是在干什么呢?更多以提供服务为主,而不是以提供设备为主。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华为在25年来只干一件事的基础上,又朝着相关的行业,比如说企业网和终端这两个行业再去扩散。但是很大的一个挑战就是企业这个行业更多的是个人英雄的成功。像思科就是个人英雄的成功。如果是思科的单个员工一定比华为的员工能力强、素质高,但是思科的企业曾经想做运营商,没有成功。华为是唯一一个进入运营商市场,同时又作为企业市场,同时又做终端市场的企业。华为打掉个人英雄文化,发展到后来的集体团队英雄,全体英雄这样的文化,使得华为引领市场,我觉得是巨大的成功。但是这种文化的企业网市场一定会遇到挑战,这其实也是今天华为企业网面临一个艰难的文化组织的选择、挑战。但是这一关,我相信华为能过得去,原因很简单。华为文化其实除了我们讲的核心价值观这个东西以外,其他的东西都是随着不断变化的环境在变化。

反过来讲,运营商这个市场在十多年前,实际上就是今天代销模式,不是直销模式,是华为的出现,把全球这个行业的销售模式打破了,变成一个直销模式了。会不会把企业网这个模式最后也从代销变为直销,或者华为自身的文化发生改变,或者形成两种不同的文化,我相信这个东西总是在变化中能找到它的平衡点,但是根本东西不能变。如果华为出问题,我看最核心的地方是出在文化、出在人。但是你要把任正非定义为“教父”,任正非肯定不会同意的,我也认为是错的。任正非可以说是一个依靠集体智慧创立企业思想、企业哲学的那么一个叫做思想集成者。你说华为的文化,任正非的企业哲学有什么创新,我认为没有任何创新。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为本,长期坚持艰苦奋斗,不是创新的东西。东方人有,西方人也有。关键在于什么呢?他把它集成了,另外同时把它坚持下去了。

所以,说到第二个问题,如果给任正非做一个评论,我觉得现在过早了。现在来论定任正非、柳传志,都早了。成功与失败,他们所创立的这一系列的组织模式、文化模式也都仅仅经过了20多年,用20多年来对一个人、一个企业现在做一个论定为时过早。而且这个历史还在延续,这个故事还在发生阶段,所以别着急,我总有一天会有一个结论出来的。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