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29期】田涛对话吴春波:华为管理哲学的“道”与“术”

2013年04月25日 10:45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吴春波:对人讲灰度,对事讲流程

赵向阳:我最后问一个问题。刚才田涛老师提到任正非的灰度哲学,我看的时候非常兴奋。我们最近在做一些研究,也碰到西方管理学的弊端,西方管理学更多的是一分为二,而中国的哲学更多的强调阴阳、强调辩证、强调一分为三,或者换一个词,就是任正非的这个“灰度”。我有一个问题,乔布斯和任正非都很成功,但是乔布斯就是典型的一个非黑即白的,你要么是天才,你要么是白痴,整个就是一个完美主义。而任正非是信奉灰度哲学,信奉合而为一。这是不是提示我们,通往成功的道路事实上是条条大路通罗马,是一个不同的管理方法,是不是应该适合它的不同文化的行径?

吴春波:不管是从国内还是国外,关于“灰度”的研究,好像没有一个成熟的理论体系,但有这个词。

赵向阳:在过去的十年里,西方的管理学也意识到,他们也运用到辩证的这种思维方式,但是“灰度”这个词,在中文里边,或者是在西方文献里面的确是没有的,任正非这是首创。

吴春波:“灰度”既不是中庸,也不是中间,也不是一种所谓的阴阳界限。我引用华为基本法的一句话:“我们尊重人才,但我们绝不迁就有功但落后的员工。”我觉得这就包含了一个灰度。你看我们很多企业在强调“我们尊重人才”,走到了一个极端;另外一个就是“不能懒惰”。我们在看一些珠三角、长三角那些恶老板经常看到的那种血汗工厂,把工资压低低的。基本法里面,到处充满了这种灰度,这个灰度不是开放式,它是闭合的,在这里面,我们要这样,但是我有一个限定。

总结来说,任总的灰度主要是对人,不是对事。我们书里也写了那句话,就是对人讲灰度,对事讲流程。比如说我们在决策的时候,是民主决策,但是我们在执行和管理上,就是权威。这里面就充满了灰度。从文化上来讲,中国人喜欢中庸,其实中国人是最不中庸的一个民族。要不然就是两肋插刀,要不就是仇敌。我们看人也是这样,永远是两端。尤其是经过文革这么多年,其实我们一直在走极端,或者倒向这个,或者倒向那个。

赵向阳:但是问题是,任何文化事实上都是一个文化理想的价值观,和文化的实践相对背离。你越缺乏这方面,所以就越强调这方面,我们现实中非左即右,但事实上,我们认为中庸是黄金定律,是理想之道。我们现在让牛文文先生讲两句,然后再提问。

牛文文:不好意思,抱歉晚了。我每次都是打酱油来,打什么酱油呢?第一个,我本人做了很多年企业报道工作,华为是我心目中的偶像和珠穆朗玛峰。我在《中国企业家》杂志做主编做了十多年,我梦寐以求的是什么时候能采访到任正非任总,把他写在《中国企业家》杂志的封面上,就一直没有机会,但是这个田总和吴教授这本书实际上等于让我们这样的人,能够了解到任正非的创业史和创业思想史、企业思想史。不知道大家看了没有,这本书实际上跟着《邓小平时代》对着看,非常有意思。

赵向阳:我太同意了。有人问我,因为这本书是12月,他们开年会的时候,我强烈推荐的。刚才有人问我说,最近有没有什么新的书可以值得推的,我说你们一定要去香港,买香港版的《邓小平时代》。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